冠华居

【经典散文】鸽子情缘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那一天,读了张曼娟的散文《心碎的白鸟》,让我想起许多年前与一只灰色的鸽子结下的情缘。

那是我十二、三岁的事吧?在某一个星期日的早晨,当母亲打开木门的时候,见到一只灰色的鸽子在我们的门前"咕噜"、"咕噜"的叫。母亲站在铁门内,"嘘嘘"的作声,想把鸽子赶走,然而它却只是在门口度来度去,毫无惧怕。我听见母亲的"赶骂"声,好奇的走过去探个究竟。一看之下,年幼的心就起了一阵兴奋,要母亲将鸽子捉来给我玩。

于是母亲就小心翼翼的打开铁门,走过去,怕把它惊吓而飞走。哪知它根本就没有逃离的意愿,只是和母亲玩起了追逐游戏。极其兴奋的我,也踏出门口与母亲一起挡住它的去路。我们就像赶鸡一样,边叫边捉,边追边喊。那个景象,只差了一只狗,不然就真的是"鸡"飞狗跳了。好不容易,我们终于把它捉住了。看着它在母亲手里极力挣扎,我心有不忍,就要母亲把它放了,让它回家去。

母亲仔细的检查它的身体,告诉我它一定是受伤了,所以才飞不起来。可是,我们察看了每一处,就是找不到任何伤口。于是,母亲和我就把它带到到楼下的空地,欲将它放逐。只见母亲将它捧在手里,向空中一抛,鸽子展开双翼,挥了几下,就在空中盘旋。我兴奋的在那里呐喊着。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鸽子在空中环绕了数圈,就又飞入我们的厨房窗口。由于我们住在二楼,我三步做两步的奔回家,打开门一看,鸽子在厨房里悠哉闲哉的站立在窗口。我嘘声张势的欲将它赶走,它却胆大包天的跳入厨房,在地上开始又度来度去,真的被它搞得啼笑皆非。父亲看了,在一旁微微的笑,要我别去理它,说道它过后自然会离开。

就这样,我们任由它在一旁自得其乐的东逛逛,西走走。过了一会儿,好奇的我又跑去看它到底在做什么,却发现它将我们的厨房当做是大自然的家,到处拉屎!我赶紧把全家人叫来,三言两语的叙述了我的所见。姐姐捂着鼻子,不敢靠近那只鸽子;弟弟还年幼,一头雾水的望着我们;母亲却在那儿念念碎;而父亲看见满地的鸟屎,拿起扫帚想把鸽子赶走。于是,又一部“人赶鸟逃”的喜剧上演。

最奇怪的是,只要我们想捉住它,它就会四处乱跑,偏偏又不肯飞出窗外。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它就会不可一世的站在那里,望着我们,似乎在说:看你们拿我怎么办?!

厨房毕竟是个小小的地方,再加上我和父母,双手抵不过四拳,它终于还是被我们围困了。父亲见它不肯离去,要母亲拿条绳索将它的脚绑住,然后到附近买了一只很大的鸟笼,把它关了起来。它一入鸟笼,就像是被打入地狱一般,狂拍双翼,想要逃脱。我和姐姐见它可怜,就要父亲将它放了。无奈之下,我们又把它“放生”了。岂知这只不知好歹的“笨”鸟却仍是不肯离去。

于是,我们的家就这样多了一个成员,不止要包住,还要包食,包洗澡,甚至包清洗整间房子的鸟屎!而这些任务就很自然的落在我的身上了。

渐渐地,它不再推拒我们了,更成为了我的好朋友。我每天都会喂它吃早、午、晚餐。每日放学,我都会匆匆的赶回家,只为了帮它清理所有的鸟屎。它总是随意的乱拉屎。不论在餐桌上、沙发上、神台上、炉灶上,甚至是床上,总之它停在哪里,就会顺便的留下它的"屎"迹,把我搞得有时真的不知如何教它。

我很喜欢它停在我的手臂上,让我轻轻的抚摸它柔滑的羽毛,听着它喉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虽然不如清晨的鸟语,却对我来说甚是悦耳。可是,它还是放纵的在我手上拉屎!当时,我还第一次了解到"屎",原来是温的,呵呵!总是在为它洗完澡后,就会带它到楼下的空地晒晒太阳。它喜欢在草地上漫步,一步一步,不疾不徐,悠哉闲哉的毫无方向的散步。偶尔,它会展开双翅,在空中盘旋几回,然后停靠在我的肩膀,或是直接飞入我家的厨房,告诉我它要回家了。

每到夜晚,我都会在临睡前向它道声晚安,然后钻入我的温暖棉被,进入梦乡。我也不怕它会飞走,仿佛这里真的就是它的家园。当我半夜醒来上厕所时,都会去望它一眼。只见它缩起头来,似乎整个头都不见了,静静的不动,不怕寒风袭体,不怕被人捉去,安详的睡觉。

可是,我错了。这里本就不是它的家。

三个月后的一个早晨,我睡眼惺忪的醒来,走入厨房,看见它正停靠在窗口。透窗而入的阳光,照在它那深浅参杂的灰色羽毛,心底里涌上一股感动。从来没有想过要养宠物的我,竟然会和一只鸽子不期而遇,成了至交。我静静的望着它而入神,没想到那却是我见到它的最后一次了。

它似乎知道我正无言的对它凝望,回过头来,望了我一眼,然后双腿一蹬,展开羽翼,就此飞离我的世界,从此不再见面了。那一瞬间的回眸,我仿佛感觉到它的恋恋不舍。若是鸽子会流泪,我想我也许会看到它的眼角已在闪着泪光。

现在回想起来,这真的是一份很莫明其妙的缘份。一只鸟,一个人,就这样在冥冥中撞在一起,成了好友。年幼的我,也不曾想过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意,只知道有一天,一只鸽子无缘无故的闯入我的世界,然后又有一天,它似乎厌倦了那种生活,决定寻找另一方净土,离开了我。当时的我,没有悲伤,没有哀愁,只有一股淡淡的离愁填满心头。毕竟那时年纪还小,不懂得悲欢离合,很快的就将那股离愁抹掉,只是偶尔的会把它记起。

今天,若是有那么一只鸽子飞入我的世界,我一定会把这份机缘当做是上天派来给我的天使,陪伴着我,守候在我身边,与我一起度过漫漫长夜。也许,那只灰色的鸽子真的是上天派来保护我的灵物,也许它曾为我挡了一些灾难。总而言之,它曾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足迹,直到今日,仍是让我回味无穷。

到底,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否就像我和鸽子的缘分一样?当时刻到的时候,该走的还是要走,该来的始终会来,无须强求,一切随缘!

作于2011年,12月4日。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