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精美散文】麦浪,金黄的麦浪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你,见过麦浪吗?就是金黄金黄的那种?

芒种刚过,热辣辣的太阳就像一支从太阳的漆桶里蘸饱了颜料的毛刷,只那样用力一抹,也就几个晌午头儿的工夫,翠生生的麦田里就滚起了金黄金黄的麦浪……

如果说,南方是位俊眉修眼的小姐,那么北方就是个铁胳膊红脸膛的汉子;如果说小桥流水是南方在仙乐声声中用红绫花轿迎娶的淑德娇妻,那么在烈日下翻滚的麦浪就是北方在夜黑风高的晚上持刀抢来的压寨夫人——扈三娘一样的女人。麦浪是独属于北方的——像北方的人,像北方的河岳,永远展现着热烈与奔放。

站在辣辣的日头下,迎着热热的风,记忆的浪潮扑打过来:金灿灿的麦穗在相互碰撞着,它们已经被晒酥了,“沙沙、沙沙”;长长的麦芒在风中摇着、晃着,在心头刺刺的挠着……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个热热闹闹的世界。

熟透的麦子是用镰刀一把一把割下来的,然后再用草绳扎紧,一捆一捆整齐地码在麦茬地上。明晃晃的镰刀是爸妈在拂晓时分磨好的,那时,月亮还没有落下,天空仍旧蒙着一层深沉的蓝。磨刀石上的镰刀来回的徘徊:丁丁、丁丁。声音停下,父亲向着刀口洒一层清水,一道道浑浊的铁锈便沿着磨刀石流淌下来。“丁丁、丁丁”——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来了,年复一年地响起……

我醒了,从用麦捆儿搭成的“小屋”里探出头来,看看午后的日头,看看用毛巾蒙头的父母祖父母。他们弓着身子,手里的镰刀不停地挥舞着,脚步急急地向前赶——麦子是要抢收的,错过了那几个时日,粮食粒儿就会落到土里。他们是不管我的,一是因为没工夫,二是因为我很乖。的确,我一直都是个很懂事的孩子,醒来也不哭,从不耽误大人干活儿。看到家人在不远处之后,我就安安静静地打开“屋门口”的布兜。布兜里面有水,也可能有西红柿、黄杏儿,苹果确乎是没有了,但有时我也会惊喜地掏出一个面包、一根火腿,抑或是一瓶娃哈哈。吃饱喝足后,我或许会到大人身边溜一圈儿,但听到妈妈喊我“别在这儿碍事儿”时,我就又会噘着小嘴儿到远处的树荫下抠蚂蚁窝了。

太阳偏西的时候,父亲赶来了牛车装麦捆儿。老牛很听话,只要主人不下命令,她就老实巴交儿地在那儿站着,时不时的侧过脸来瞅我一眼,目光里满是温顺与驯服,那般的温柔……父亲用木杈往车上扔麦捆儿,母亲在车上熟练地踩踏,以让麦车更加结实。随着日影的推移,车厢里的麦垛越来越高,依旧在扔卖捆儿的父亲嘴里不时发出“嘿”的一声,母亲却依旧从容不迫的踩着、踏着。气力与从容,像风中的麦浪,演绎的是北方人的形象。

父亲摇着鞭子赶着车,我和母亲坐在堆得高高的垛上,一颤一颤,不久就到达了场院。祖母已经回家做饭了,祖父也已把场院打扫干净,此刻他正坐在一个空旷地儿上吸烟。他的烟都是自己卷的——在旧月份牌的纸里包上烟丝,再用洋火点着。暮色里,老人家正悠闲地抽着,用烟火驱赶着一天的疲惫;烟头一红一红,像一颗遥远的星……

卸完车,大大的铡刀也便抬过来了,就像抬来了包龙图的虎头铡。把麦捆儿往其中一搁,只听“咔嚓”一声,一个麦捆儿便分到了两处,一如包公斩杀了一个犯人。那些麦秸杆儿一般会被堆到水沟岸上晾晒,邻家的小姑姑会拿它教我编蚂蚱、编小楼儿。曾经有没有学会我已不能记得,但现在是真的不会了。这倒是后话。

第二天中午,场院的麦子经过了几番翻晒,正是碾压的好时候。那时压场是用碌碡的。几户人家在一起使场,谁家的碌碡好用,谁家的牲口听话,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些许人在一起忙乎着压场的事情,也留下几个人哄孩子。刚过门的花婶子教我们吹树叶儿,姑姑姐姐把用牵牛花编的花环扣到我头上。哥哥们早已跑没了踪影,说不准是去游泳了还是去摸鱼……

夕阳落山的时候,大人们开始扬场了,用推耙推,用扬锨扬,天地间彰显着一道道生命的活力——一条条健壮的胳膊,一条条飘飞的麦带……

干完了一天的活儿,大家聚在一起歇息。因为我是众孩童中最小的一个,又很乖,大人们常常拿我找乐子。

“梦苑儿、梦苑儿!”邻家大伯在喊我,“妹妹你坐船头哦……”“哥哥你岸上走!”我对得不紧不慢。“哎哎哎哎,纤绳荡悠悠……”我们合唱。引起周围一片爽朗的笑声。

当时我买了一双粉红色的打着天蓝色蝴蝶结的新凉鞋,惹得无数女孩子眼馋。“梦苑儿,”一位慈眉善目的奶奶看看她孙女儿的脚又看看我的鞋,一本正经的开口了,“这鞋你穿起来大呀!”“大”字拖得老长。我朝着她眨眨眼睛,之后的回答却很果断了:“大也穿!”大家将目光投向这个听话的我,先是一怔,接着那如潮的笑声就又扩散开去……十几年过去了,曾经一起使过场的他们偶尔还会逗我:“大也穿!”听着那奶声奶气的声音,我只是笑:有点甜,有点苦。

芒种又过,远离家乡的我却连一根麦子都见不到了。其实,见到又如何?在麦海里吞烟吐雾的联合收割机只需几个来回,所有的麦粒就都进了口袋。烈烈的太阳底下,已不见了男人们黝黑厚实的脊背、女人们淋漓闪烁的汗珠,众乡亲劳累后的相聚也不再出现……

记忆中的麦浪,留不住的过往……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