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老师,我的好姐姐 她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1992年5月在北京作家班学习的时候认识了她,听她讲课,一晃就是20多年,每一次去到北京,我都想去看看她。可多年过去了,我还是没去。

她是一个我慕名已久的知名作家,准确说,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在1989年第一期<<人民文学>>杂志上看到她的名字、文章和一张照片。她站在海边,两眼瞧着大海,神情忧郁,甚至有一种肃寂和哀伤。从那时候开始,她就铭刻在我心中。很多年后,一直没和她交往,因我厂倒闭失业的我整天为生活奔波,直到2013年我退了休,儿子大学毕业又参加了工作,我才买了电脑,在网上看到了她的文章,在博客上加了她好友.每到节日,都要问候她一下。

她身体不好。患了胃病,听她讲因忙于写作,长期吃方便面所致.每一想起她,就有一种惋惜和担忧。我每次发微信叫她要保重身体。她就很果决地回复我说她没事,身体好得很!久而久之,我也觉得她说的是真话。有一段时间,我老去看她的朋友圈相册,看到她的头像,她两眼大而发亮,炯炯有神,那神情和表情,阳光、通透、无所畏惧,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梦想以及生命的滋味。内心里觉得,她是一个博大精深,而又平易近人,一个对文学有着自我感觉和认知又有社会责任感的大作家。

前年我与重庆美女作家相约去云南釆风,在宾馆收到她发朋友圈的一篇<<秋声赋>>我恍然醒悟她病已加重,我立即与她通话,可久久拨不通,我回到家后,第二天就乘飞机赶到了北京.打听到她已住进北京空军医院.

她一见我立即从病床上坐起來问:"你怎么來了?"我说"老师,我怕你病....."说到这儿.她吃吃一笑"沒事的.我已切除了,过几天就出院,"我问"谁照顾你?"她指着旁边一位姑娘说"女儿小姗.隔几天我离开北京,临走时,她赠送我她的散文集<<一叶知秋>>

直到现在,我反反复复阅读她的作品.每篇都写得异常好。她那些作品,比我们当下最优秀的散文作品还高一个层次,文章中承载着她的真情实感,无装腔作势与无病呻呤矫揉造作之感,而且文笔清丽.

今年全国散文中,她又获得金奖.在电视上看到她讲获奖感言.她还是那样子,神情阳光得风雨不透、有一种更超拔和自由的品质,以及灵魂的丰厚度在内。她是一个通透而富有个人能量的人,一个有着自觉要求与内心光亮的人。她因患病被丈夫抛去,而今一个人退休后坚持用心写作,女儿留学法国,好多人劝她找个老伴相互照料,可她却拒绝.我相信老师一定会处理好个人的事情,对于人生,我在她<<秋声赋>>中已经知道.她在生命道路上的星空与蓝天,所有美好与荣耀,世俗与灵魂那些东西,她是当仁不让坦然自若的。

今年5月有幸与她及京城文友相约海拔4962的折多山,康定,泸定大凉山及泸沽湖.我和她,她和我,一块在这高原之地,一个在偏远西南山区。好多时候,我总聁能与她在一起谈论文学,可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对于她,身患胃癌,还她那么乐观,对这个世界充满信心和力量,一切都不足为虑。人就是这样相忘于江湖,挂存于内心的。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总是隔空对话也显得高雅而富有精神意味,尤其对我这个无名作者的真诚帮助,在当今文坛很难找的.大多数人擅长的是锦上添花而不会雪里送炭.而她却总是与无名作者真心交往,有次我把家乡蒙山茶及天麻与她寄了五斤,她却再三不要,我说莫非你与我打回來么?在我再三说服之下,她只好收下,并与我汇来5000元。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才一次与她谋面的作者。让我感到悲哀,价值1000多元的东西换了她5000元。也觉得,师友之间或者人和人之间,能够在这世上相遇,是最美的事情。不管对方如何,文学上有名无名,只要认真刻苦的在文学这条道上的热心人,她都认定朋友,都弥足珍贵。多年来,我一直想去北京看看她,但一直没能成行。我只知道她很好,却不知道她的阳光与好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病痛。不知道一个成名已久的作家竟然有着如此撼人心扉的人生遭际。我记得她每一点的好,而且仅仅局限于她和我,不涉其他,这次一起采风才知,她不但扶持一批批文学新人,而且把她积攒多年的上百万稿费扶持于边远山区特困儿童上学费用。一个默默无闻的好心人,一个富有主见和独特颖悟力创造力的女人,她是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去对待自己,对待这个世界以及一个与她层次反差太大的文学新人却如此真心,对恋上文字而无钱就读的陌生穷苦儿童如此厚爱。

可回想有的文坛名家却想法设计打报告向财政索要几万甚至几十万搞文学大赛,评委与参赛者也是他们,每次特等奖与一等奖由他们互相评定,荣获上万奖金.无名作者作品再好,第一关初选就被刮掉.我想这类文坛"泰斗"如此举动,你要他掏自己腰包支助贫困,献爱心他会同意吗?

她还写过一篇文章,名叫《奉献在人生路上》。其中有一段写得特别好,她说:“在这儿,就是在这儿!需要停下来,看看这群满脸污黑,衣服烂褛的孩子们.是否与你生活密切相关?也许是这样的,我想。可此时此刻,我只希望那些作家的情感停在这儿在汽车火车奔驰着的边远穷小村庄的时候,你应睁眼看看,贫富有了根本的区别"。你会想到什么?从野蛮到文明的过度。我想在城市,高楼别墅住得太久了,久得对什么都做不出反应,你所写的文章能真切感人打动读者吗?。”

然而,她写的只是写了这一篇报告文学,她文中却没有提及她支助多少费用。她在这篇文字当中的一切表达,使讦多自驾游驴友,画家,作家,摄影家及各界人士络绎不绝,前來捐助.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这就是文学的力量,所以文学正如老师生前所说它的生命力在民间,在千千万万人民中间,这是文学之火永不熄灭,文学之树永远长青的根夲原因所在.而今老师,她从人群中消失了,我她再也看不到了,而她那个号码,再几年后,会被别人使用。这是一个多么美好而凄凉的事情?而在此刻,我能说的,除了以上,就只能深切地说:老师,我的好姐姐,一路走好,安息吧,我们一定会铭记你的教导"直面人生,开拓未來"写出利国益民的好作品来.

上一封 下一封« 返回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sanwen/66/661796.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