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路 我和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十几岁之前没出过远门,上学离学校很近,走一阵子就到了,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外婆家,那时候我们还不大,爸爸的摩托车前面带我弟弟后面带我和妈妈,后来我和弟弟长了个子,爸爸的摩托车再也驮不下都过百斤的三个人,爸爸先骑车带妈妈先走 ,剩下的我和弟弟两个人在后面走,爸爸带一段时间,然后丢下妈妈来自己走一阵子,又回去接后面步行的我和弟弟,接到我和弟弟之后,掉头去追在前面走的妈妈,我们四个人汇合后,又把我和弟弟放下去,带妈妈走前面。

那段路到现在还没有通公交车,出租车也不跑,一大半是山路,水泥路先是只修了一半,另外一半是好多年后补起来的,旧的一半已经压得不成样子,新的一半与旧的一半形成了对比,在水泥路没通之前是泥巴路,坐在爸爸的摩托车后面,不怕下雨因为有雨衣,也不担心会摔下来因为爸爸的技术很好弯弯曲曲的山路也是稳稳当当的,就担心前面遇到大水坑,摩托车一跃而过,裤腿上鞋子上全是泥巴。弟弟常常走不动,我常常骗他说前面有小店,到了小店给你买零食吃,弟弟就走得飞快,其实我也不知道前面到底有没有小店,山上有一种野果子,方言叫"泡儿",是一种野草莓,漫山遍野都是,枝上长满小刺,实在是找不到小店,就摘"泡儿"给弟弟吃。山上树多,冬天阴冷,走路比坐摩托车舒服,坐摩托车头发被吹得竖起来了,裹上厚厚的大衣,腿裹不住,被吹得刺痛,我们愿意多走走,走走路身上就暖和了。夏天的时候,走在树荫下也不觉得热,小河沟里冒出清泉,我们把的双手泡在山泉水里,瞬间沁凉。山顶上有一座庙

,香火旺盛,记事起那座庙就在上面,那一砖一瓦是怎么运上去的,大概靠的是人的勤奋和智慧。

外公外婆来我们家的时候,早上五点钟起床,走一上午就到了,年纪大早上睡不着,醒的早,他们年轻的时候去哪里都靠一双脚,脚力很好,到我家时刚好赶上吃中午饭,外公总是说不累不累,我们以前修水利走的路有比这更远的,背上还要扛着东西。去外公家的路是我童年里走过最远最崎岖的路。外公外婆走到了腿脚不利索了,爸爸妈妈走到了华发渐生,我和弟弟都走过了爸爸妈妈最初相识的年纪。

我们的小镇很小,交通闭塞,只有一班车去县城,时间是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要去武汉或者更远的地方,到了县城之后还要坐一班公交车去长途客运站或者火车站,去哪里都需要长途跋涉,上大学之前没有出过省,大部分时间都是学校,家里,爸爸的小毛驴就是我们家唯一的交通工具,还有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不会骑,上小学初中很近不需要骑,上高中太远,骑车太折腾,需要坐公交,中间还需要转一次,第一次去的时候是爸爸骑车送我,回来的时候让我自己坐车回来,我看到大巴车上面写的字,是去我想去的地方,上车后车子开了一阵儿,高中生放假大巴车上人往往很多,售票员从最前面开始买票,轮到我时车子已经开了很远,售票员阿姨告诉我坐反了,她让我一直坐着,到了终点车子会掉头,然后就能去你想去的地方,我老老实实的坐到了终点,车上的人走的精光,只有我一个人,车子掉头了,停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平时回家需要花两个小时,那次花了六个小时。

上大学,学校在郊区,出去一趟也很不方便,我喜静,不太喜欢热闹,出去的很少,偶尔和室友去市中心买衣服和雅惠鸭脖,我常常跟在他们后面,市中心新鲜的事物比较多,我喜欢东看看西看看,像刘姥姥进贾府一般,一不留神室友就不见了,我在人群里找了半天,她打电话告诉我在哪家店门口,我瞎找一阵子也找不到那家店,然后室友说你在哪里我来找你,我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等她来找我,为了安全起见她们让我走前面。

黄州到武汉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有一些高中同学在武汉上学,放假见见很方便,但是这一点距离对于我来说就是很远的距离,武汉的地铁不会坐,武汉的公交车更是东南西北分不清楚,要去也是和一些同学结伴去,那个时候大家的关系好的,可以说一宿的话都不困,我和朋友坐公交到客运站坐过站,客运站那一站的名字不叫客运站叫西湖中学,坐到了终点还没到客运站,又往回坐几站才到客运站,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们的学校离客运站也很远,公交车换了好几趟,又是两个小时,那时庆幸没有去大城市,说不定哪一天自己在那个角落丢了,走不回去,妈妈还要去警察局找孩子。还有一次和朋友们买的火车票去武汉,在鄂州坐车,鄂州到武汉火车一个半小时,人生中第一次做火车,文艺病犯了,兴奋的一晚上睡不着,坐火车是什么样子呢,空旷的空间,窗外的风景一点点掠过,咚咚咚的铁轨的声音,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距离一点一点的变近。火车站进站和出站人很多,朋友们走几步回头看看我,怕我又走失在人群中。

2014年,快毕业了,想着以后工作了没有多少自由时间玩,前两年做兼职攒了一些钱,只要一放假就和朋友们到处玩,去麻城看杜鹃,去九江看庐山瀑布,毕业那一年又去了心心念念的杭州。那一年我们六个人在西子湖畔骑行,我骑行技术稀烂,看到好看的风景我又喜欢停下来拍照,骑自行车的时候,常常精神紧绷,看车的时候就看不了路,看路的时候就看不了车,很惆怅,如果遇到走路慢或者迟钝的老人孩子,让我紧急刹车,车龙头不听使唤,车子歪七扭八,遇到人多或者过斑马街,要下来推着车走,不认识路,过马路紧张,至今也不敢考驾照。拥堵的人群中,他们让我骑在中间 ,后面一个人看着我,我下来推车,后面的人就慢些骑,我推过了马路,避开了人群,飞快的去追赶前面的人的时候最后面的那一个就加速骑,我被视为重点保护对象。

我的青少年时代就是这样,懵懵懂懂的过的,出生的小镇地方小,去的地方不多最远的就是外婆家,上大学的时候又有那么多的朋友保护着,相当于一个半残疾不敢一个人出门。毕业后,读了十几年的书想去的地方很多,不甘心,内心的风景在书里在脑海里,我攒足了22年的勇气,毕业杭州之行的第二年,一个人义无反顾的来到了杭州。

杭州站是老火车站,沿着指示牌就可以出站,出站就可以坐公交,第一次一个人出门很顺畅没有迷路。自从有了智能手机电子地图很方便,纸质版的看不懂,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电子版的地图输入起点和终点,会有很多种路线,公交路线,骑行路线,步行的路线,人走一点箭头会往前挪动一点,有时候手机反应不灵敏,明明往前走,箭头是往后挪动,等你掉头箭头没有往前反而是越来越远,反反复复好几次,有时候掉头或者转弯好几次才走对,索性不看箭头方向,抬头看马路上路牌,看路边的店的名字,我要去的方向就可以定了,比看手机地图箭头方便,手机地图箭头指向有时候会犯老年痴呆。

来到杭州,上下班都是同一趟公交,不需要记路,只需要记得在哪里坐公交在哪里下公交,周末是和室友一同出门,公司会组织培训,只告诉你一个地址自己去,2016年5月,营改增讲座,在浙江工业大学逸夫楼,公交车只能到学校的门口,学校之大让我稀里糊涂走了半个小时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同事发给我定位,很近,兜兜转转,转不进去,走着走着走进了树林里,又下着雨,手机屏幕花了,学校有学生要去上课,我跟着学生走,终于从死胡同里走了出来,九点钟讲座就开始了,我八点四十五分就下公交车了 在学校瞎兜了一圈,九点二十才从后门偷溜进教室。

有一次培训是在网易,从拱墅到滨江,需要坐公交,坐地铁,再转公交,下了公交,网易的办公场所是封闭性的,地铁上显示的地方就是在离自己100米的地方,园区都是高围墙围得死死的,找不到进去的门,看到后门有口子,准备钻进去,被保安拦住了,沿着围墙绕了一圈,看见一个地方很多树,很多杂草,如果我会翻墙,我想翻过去,我又怕我吊在上面上不去又下不来,放弃了这个不雅的念头。又往前走了好远,我又看见了阿里巴巴大楼,又想偷溜进阿里巴巴看看马爸爸上班的地方,又被轰出来了,我沿着这条路走了好远,穿梭在阿里巴巴和网易之间,高楼林立,瞬间觉得自己好渺小。路走完了转个弯就看到了门口摆着某某培训的牌子,报了自己的名字,给我发个牌子,未来的几天这个牌子就是我的通行证,保安看见了,就会让我进来。进去了,有的人是上班的,有的人是去培训的,我又找不到培训的那间教室,打电话给同事才找到。我路痴大半原因是没有见过世面。

2017年我参加二建考试地点是在下沙,上一次去浙江工业大学,找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我提前向老考生打听,学校的考场怎么找,一般的考生是随机分部在杭州的某一所大学的某一间教室,门口处会贴着,考场和对应的教室,我担心我考试的学校很大,有好几个门,又问他会不会在每个门都贴,他说你不放心你提前去看看,把你的考场找好,去一趟要差不多两个小时,我这样的路痴如果遇到了找不到教室肯定还没考就会担心自己过不了,学校离我住的地方有20公里,来回要四个小时,学校附近的房间早就订满了,又去网上查了学校,面积不大,我才放心。九点考试,我六点就出发了,八点过一点就到了,下沙是大学城,那一片全部是大学,坐在地铁上,地铁上全是拿着书临时抱佛脚的人,下了地铁跟着人潮走,准没错,到了学校门口,比我想象中小很多,校门进去就是教学楼,第一天上午和下午的考试是1号楼,第二天上午的考试在3号楼,学校只有我们高中那么大,后面就是操场 宿舍,一眼就望到了头,慌张的找不到教室是自己吓自己。

有些路,自己亲自走一遍才知道难不难走,去一个完全陌生地方,我会在晚上把手机充满电,备一点点零钱,戴上眼镜,如果赶时间,我会多准备一个小时,公交车来得慢,路上会遇到堵车 ,或者自己走反了方向,我很少打车,杭州打车起步价贵,在学校的时候十块钱可以跑很远的地方,在杭州起步价就是十一块,去远一点的地方,打车会花掉一天的饭钱甚至一天的工资。很近的地方我会步行,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就是共享单车,再远一点的就是公交和地铁,赶火车或者考试的时候时间最紧张,永远也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在不同的时间段,有多余的时间去应付突发事件才会万无一失。永远不要相信地图上显示的时间,早晨坐公交上班,车子常常走走停停,常常有人上有人下,需要一个小时,晚上加班九点钟下班,坐公交,只要二十分钟,车上没什么人,路上也没什么人,车子跑得飞快。

天天上班,运动的时间比较少,我努力的去记路,上班坐公交坐了好多遍,骑共享单车去一遍,然后走路去一遍,把不同的路线都走一遍,骑车和走路,成了我主要的运动方式。西湖已经去了好多遍,有朋友过来玩,我可以不看地图带着他们逛,到了周末我就骑着共享单车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市井里,一条路走第一遍的时候陌生,走第十遍的时候,已经不再陌生了。走过一些路,回头看,一切即变得简单,我已经敢一个人出门了,敢一个人去很远的地方,敢骑车过马路,在人多的地方控制好车速,可以巧妙的避开旁边的车子,一个很简单的生活技能,我迟迟才学会,庆幸学会了,不用再依附任何人。

前面的路,我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坎坷,我想我会一如既往的期待着前方的风景,没有急速神往的本领 ,或许会慢一点,但我总会抵达。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sanwen/66/661771.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