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拾忆含羞草 问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自认为草芥一族的我总抹不去那涩涩的回忆。

情窦初开的年纪,思想禁锢的年代,都偏偏让我这个农家子弟赶上了。

偌大的教室容不下两个年轻人放飞的思绪。他想当翻译,我想做科学家,一张两斗书桌上划着“楚河汉界”,除了做作业时胳膊肘偶尔抵触外,老死不相往来。

不知怎么,彼时的我遇着女生总有点害羞,没敢正视过她。似乎她也害羞,因为从没发现她正视过我。

“校长决定,今后每个班每周要办期黑板报,咱班老师点名这三位同学负责办板报!”我在教室的讲台上一一点了三位同学的名字,其中就包括同桌的她。

那时,我是学校团总支部书记,学生会的负责人,还是班里的班长。许多老师交代的事情要我来落实。

她英语学的好,音标读得很准确,字写得阳刚,带着男子汉的豪气。在接下来全校十个高中部的板报评比中,我们班总是前三名。因为版面编排、美术字、插图都搞得很活泼。实际上,其他人不知道,这里有个秘密:因为她有本《黑板报美术设计》,这是后来我见到的市文化局新印制的美术册子。

只记得那时有部台湾的电视连续剧《含羞草》热映,40集的片子我没拉下一个晚上。主人公尔刚和纪璇相爱,却因家慧介入而分手,后来子豪追求纪璇。几经波折后,纪璇与尔刚终成眷属。彼时的班上大家总是不时的哼唱着影片的主题歌:

小小一株含羞草 ,自开自落自清高, 她不是存心骄傲, 只为了,只为了, 美丽情操 。

小小一株含羞草, 自怜自爱自烦恼 。她只愁真情太少, 不知道,不知道 ,青春会老。

含羞草, 日日夜夜在祈祷。快放寂寞去逃跑 ,莫叫孤独来打扰, 等到那真情来拥抱, 再不要,再不要 ,羞弯了她的腰。

富有喜剧性的是,不知谁恶作剧给我和她贴上了“尓豪、纪旋”的标签,笑料之余竟使我俩破罐子破摔起来。她大方不拘地问我作业题,纠正我英语的发音。我竟也斗胆问她借那本《黑板报美术设计》,下决心练手漂亮的钢笔字。她很大方给了我,说:“字无百日之工,你一定能成功”!

那是包着灰色封皮的厚厚的32开本书,扉页之间散发着淡淡的女孩子脂香,封皮上工整地写着她的名字,蓝色墨印亮闪着她深邃的“秋水”幽思。

有次下午放学,她主动邀我同行。因为她二姨家与我是一个村子。路上我俩畅谈了许多。理想,工作,她还向我倾诉她的无奈。她是她大姨的养女,因为她大姨膝下无子女,要她过来找个上门女婿传宗接代。她还问我家庭的情况。我告诉她本人是爷奶的长孙,沐恩厚爱,被老人家提了个娃娃亲。她惊讶之余抿嘴笑了好大一阵儿。

要毕业了。她送我一本红色塑料皮笔记本,工整写着两行字:“珍重,你永远是我的老师!”我回赠笔记本,写下屈原《离骚》只句:“路漫漫而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后来,我到市直机关工作,听说她做了小学教师。再后来,作为领导干部我到她所在乡镇检查工作,问及她,人说她去年得抑郁症“走”了。为此我暗自抹泪,恨只恨自己羞迂的性格,悔不当初,唏嘘人生无常!

书房里的含羞草自怜自爱、葱郁娉婷。好多年了,它一直陪伴着我。我再次把《黑板报美术设计》恭恭敬敬地拿出来置于书案上,“她”就在我身边,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微微抿着嘴笑,耳畔响着翁倩玉的歌,小小一株含羞草······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sanwen/66/661680.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