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小贵打工 老王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羑河纪实之一四七

小贵打工

文生

小贵在一个塑窗厂打工,做塑窗,按塑窗,虽然挣的不多,但好歹可以按时开工资,活儿多了还能多开一些。

小贵又年长了一岁,知道了生活的艰难,交际和吃喝也收敛了一些,因此不多的工钱中,还能存下一点钱,打算自己做生意当小老板。

虽然,小贵和老家的姑娘见了面没谈成女朋友,一度有点自弃,可也记下了她的话,工作中留了心,对塑钢门窗的制作安装过程有了大概了解,知道了其中的若干门道,但没有马上另开炉灶的想法。

老板的生意不小,有时能揽到包干几栋楼的塑钢门窗工程的大生意。小贵看到老板揽工程,为了要回工程钱来回跑的孙子样,以及为了购买材料而到处找钱的难处,产生了畏难情绪。没大生意时,老板也接零星小活,正是这些小活才让小贵学到了一些东西。

干大活时,小贵就象生产线上的一个板手,只能干挣螺丝钉的活,作不得别的。小贵的工作就是按尺寸切料,总不能一辈子只干切料吧?要是工作是终身制的,只会切料不是问题。但是现在,谁的工作,都不可能是终身的,必须学点别的东西。用专家的话就是,要一专多能,这个多能,就是不能专了后救自己的备胎。而干小活,小贵就得啥都干,这样人就全面起来。小贵现在明白,要有自己出来干的梦,不这样,就不会有姑娘愿意当自己的女朋友。

这一次,老板接到了一桩生意,就是做商场的门头。原来市里为了创建文明城市,要求商家统一制作门头,按标准样子在门头上标单位、做广告。以前市里各家商场的门头大小不一,花花绿绿的,很乱,让人看着不爽。这一次市里下了决心,要求各商家在规定时间内都要挂上标准制作的门头。

小贵他们先是把老板家的商店旧门头拆了,按新要求做好新门头装上,有了经验,就去外面干,无非是把旧门头拆下来,按要求换上新门头。新门头统一尺寸,统一底色,字体并不作统一要求,但原则上大小相似。有些商家心中不情愿,但挣不过官家的大腿,只好照办。

小贵听说,以前区里也搞过统一门面,有人捅上去了,舆论说是干扰市场行为,价钱又太贵,这事就不了了之。其实当时区里一是出于美观,二是出于安全。要想安全,料就得用实,价钱自然高一些。

这回,人们有意见,但细细一想,也接受了。原因是,现在商家换手太频繁,每换一次手,门头就重新做一次,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花俏,邻家商店不爽,有条件的也跟着换门头,没条件就暗自生闷气。如果统一了门头,换手时只把门头上的字换了就中。同时,各厂家为了揽生意,压低价格,价格底的后果是安全没有保障,一场大风就能把一些门头上广告牌吹倒。万一广告牌子砸了人,一家就赔的天地都塌了,故大多商家相当积极。

老板新招了几个做门头活的人,小贵还是切料,不过原来是切塑钢框,现在切空心钢管、角钢。以前是热焊塑料框,现在是热焊钢管、角钢。小贵看人家焊接,人家不让他看,说看这个伤眼睛,小贵也没有多想,事实上看电焊确实伤眼睛。

一个叫老王的民工对小贵说:人家是怕你看了就学会了,抢了他的饭碗呢。

小贵说:这有啥稀奇?一学就会。

老王说:是一学就会,可干好不容易呀。二把刀焊一般的料,坑坑洼洼的,半天都磨不平。 焊薄钢管,更不容易,一不小心钢管就烧穿了。没几年功夫练不出来。

小贵说:那他担心啥?现在没人愿意干这个,还得考证。没有证,正规单位不敢用。

老王说:遇上同行就不是这样了。俗语说,同行是冤家。

小贵说:早就有自动化焊接线了。

老王说:个别生产,还得靠人工。

中午休息时,老王和小贵闲聊。老王家在三省交界的山里,很早就出来了。老王、小贵喝着矿泉水。本来老王想喝啤酒,老王认为啤酒比矿泉水实在,有营养有酒还比瓶装水便宜,但下午还要干活,上梯下梯的,老板不许喝酒,啤酒也不行,嘴上有酒气的,立即走人。老王因此就和小贵一样,喝瓶装水。

小贵问:听说你们的工钱是当天结算?

老王说:是啊。你还是按月拿?

小贵说:按天算是有一天没一天的,不如按月拿。

老王问:按月拿有什么好处呢?

小贵说:大家都这样开工资的。

老王说:以前,俺在工地,还按年算呢。

小贵说:按年算好,象俺这样,有一个钱就花一个,存不下钱。

老王说:问题一是到时拿不回来钱,二是过年一回家就花光了,还是没钱。

小贵问:回家花在什么地方?

老王说:要是花在正规地方还中,都花在吃喝上、送礼上、麻将桌子上。

小贵说:过年不胡吃喝、不玩麻将中不中?

老王说:不中。你不请人胡吃海喝、不玩大钱就是看不起留在村里的人们,就是没面子。现在俺能不回家就不回。你回过年回家了么?

小贵说:回了,过年时每天抱着手机看。

老王问:没谈女朋友?

小贵说:见了,谈不起。

老王问:咱小贵这么好,她们是瞎了眼。

小贵说:也不能这样说人家,俺啥也没有。

老王问:想小姑娘么?

小贵说:想也没用。不想了。

老王说:都是手机把你们害了。

小贵说:不是。是房子、车子、票子、女人害的。

老王说:女人?

小贵说:多少男人其实在社会上是有地位的,在女人眼里即没有一点地位。多少男人在外风光,在家整天被老婆骂,窝襄了一辈子。连老板这样的人也常因钱紧被女人骂。这样的生活不是我要的。

老王说:可怕,小小年纪就看穿了社会。现在你们这些小年轻都不追姑娘了。俺没文化,也知道现在相敬如宾、齐眉举案是不可能的了。

小贵说:心累。回到家里,人们逼着呢。

老王说:盲目追姑娘花钱又伤心,还真不如在村里由媒人介绍,省时省心。

小贵说:你不想婶子么?

老王说:离了。

小贵说:对不起。

老王说:没事。

小贵说:你也不要过于伤心.在网上,隔壁老王名声响。

老王笑着说:你小子真坏。

小贵问:你为啥要求每天开工资?

老王说:还不是以前干民工拿不到钱闹的,还有家也不在了。

小贵说:俺也要象你那样。小贵仿佛看到了自己将来的生活。

老王说:你千万不要这样。你和俺不一样,你还年轻,好日子等着你。俺是啥都看开了。没钱了,就打几天工;有钱了,就混几天。你跟着老板好好干,他能按时开了工资,不错。你呀,干活时要多留点心,才能学到技术,才能掌握门道,以后出来自己干。

小贵问:唔,记住了。你现在住那里?

老王说:现在天不冷,就天当被、地当床吧。

小贵说:现在晚上相当冷了。

老王说:没事,过几天就找个能下夜的工作。找不下,就到农村租个房子住。

小贵说:这样不中,你应该好好过日子,然后再成家。

老王说:不想了。

小贵说:人得有想法才好。

老王问:你老家的情况啥样?

小贵说:刚出山区。村里有大铁路,现在只走煤车,票车得等到猴年马月;也有小铁路,原先有票车,早就停了,现在听说准备搞成城际铁路,也是不知啥年月的事。两条铁路在村里相交,不知道村子能不能发展起来。发展起来的话,老家的老房子就值钱了,说不定能拆迁。象俺这,要想有房子,只能靠拆迁了。俺不想回去,俺想可以变成钱,在城里付了首付。不,不,不能这样,俺爹娘还要在老家生活呢,不能打老家房子的主意。

老王说:你有孝心。俺也想起了娘,带的俺的姑娘,日子过的真是难。你的家乡会发展起来的,你看好多大城市就是火车拖过来的。

小贵说:也不一定。

老王说:梦想会成真的。你年轻,要有目标,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说不定那天回首时,会看到走着比自己当初想的还远。

小贵说:谢谢。

老王说:俺也谢谢你。以后好好工作,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要多挣钱,让俺娘和姑娘的日子过的好一点。来,干一杯。

小贵说:中。

于是两代民工就着矿泉水瓶干起杯来。然后和许多人一样,找来包装板,放在工地上,人就躺上去,很快进入梦乡。

梦中,他们也许回到学校,和同学们一起意气风发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羑河纪实系列均原创

2019年9月1日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sanwen/66/661677.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