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酸甜苦辣拉板车 畲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酸甜苦辣拉板车

散文

赵华甫

1987年我高考落选,和寨上几个人跑到凯里去拉板车。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我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拉板车人的心是酸酸的,总觉得低人一等,最怕遇见熟人。记得我初来拉板车时,把车摆在大十字街旁的一棵法国梧桐树下,自己躲得远远的,整整一早上没有人来雇我。因为我有几个同学考上学校来到凯里读书了,还听说以前和我同桌的那个女孩子也参加工作来到凯里。我最怕遇见他们。其实我们拉板车是靠劳动挣钱,并不比别人低贱。可就有一些城市人或刚刚摆脱农村的准城市人,横竖就看我们这些农民不顺眼,吵架的时候还指着对方骂是“农民”。

最令我心酸的是看着那些同龄人背着书包去上学。如果家里有钱,我补习一年,也许我不会沦落到今天这步。然而学生时代的一切都远去了,我得学着拉板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找生活。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了我艰难的文学之路。我计划用三到四年的时间自学完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全部课程,然后发表作品。1991年我的第一篇散文在《贵州民族报》上发表了……

拉板车也有快乐的时候,比如负重行走的时候得到好心人伸手帮助,或者没活干的时候,拉板车的弟兄们挤在商店门前看电视里播放的武功片,自己坐在板车上看书,任凭车水马龙从身边流过,自己沉浸在书中,自得其乐。

有一次我帮242厂一个职工搬家,他看见我板车放着的书是大学课程,他问了我的情况,搬完东西后他给我八本书,有文学、艺术,也有地理、历史。我抱着这些书,心里甜滋滋的。多年过去了,这些书还放在我的桌上,我常常拿出来捧读。但愿给我送书的人生活过得好!

另外,偶尔挣钱多的时候也很快乐。记得有一次我从州医院替人把死人拉到四一八医院,路程不远,活又不重,一次就挣了70元。我用这些钱参加了《山花》文学刊授,每次收到编辑部寄来的资料和省内一些知名作家给我的亲笔信,鼓舞着我,激励着我,指点我走上文学之路。

拉板车的日子多半是苦和辣。每天天不亮就出门,只盼多找到点货拉。白天在大街小巷里奔波,晚上把板车摆在大十字旁边的梧桐树下,等待从贵阳开来的最晚一班客车进站,希望能得一点货拉,挣一两元钱,有时候一直等到天亮。

道不尽的是拉板车的辛苦。记得有一次我拉货上银盘坡,那时候正值寒冬腊月,我的脚后跟生了冻疮,在冻疮处又开了一个不小的裂口,拉货的时候隐隐着痛。那次拉的货很重,两趟下来裂口开得更深了,污血浸湿了我的解放鞋后部,得了10元钱。握着那张皱巴巴的拾元币,我来不及擦干脚上的血,有走街串巷找活路去了。

晚上回到住处,同去的寨上人都说我本来就不适合拉板车的,此后他们时常留心给我找一份新的活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拉了一年板车之后回到家乡代课。

临走时,一个拉板车的弟兄嘱咐我:“别忘记我们哟,有空写写我们拉板车的故事。”我怎么会忘记你们呢?我在凯里拉板车的日子里,是你们教会了我吃苦耐劳和自强不息。只是多年过去了,我这个自认为走上文学之路的人,并没有写出我们拉板车的故事。我对不住你们啊!我拉板车的弟兄们。

作者简介:赵华甫,男,畲族(东家人),贵州麻江人,乡村教师,黔东南州作协会员、麻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教学之余,喜欢文学和畲族文化研究,2018年出版散文集《畲乡情怀》。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sanwen/66/661668.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