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一颗酒心巧克力糖 在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甜甜的糖和咸咸的泪,混合在口中化,化成了涩涩的梦。----题记

“听话,再哭,就没糖吃了。”他递过来一颗糖,我的嚎啕大哭转为小声啜泣,伸手接了。是酒心巧克力,五颜六色的糖纸。将糖纸剥开,是一粒圆润的棕黑色糖果,又细心地将糖纸收好,把糖果塞入口中。

咬一口,抿着里面的液汁,酒心混合着大量的砂糖,流入喉咙。在以前,它是我心心念念的,现在依旧心心念念,可无迹可寻。并不是它味道有多好,说实话很甜,很腻,又齁又廉价。其实,也并不是让我难以下咽,而是让我看见它就要流泪。

与思念的人相关,它仿佛被施了魔法。仅仅是想起它,便会怀念起一个人来,这酒心巧克力,无疑对我来说就是这样。

在睡不着的夜晚,我总会剥开酒心巧克力,含在口中,让它慢慢融化,等待着酒心流进喉咙。一抹浅浅的泪,便从我的眼角滑落,滴进我的梦。我也会在午夜时分,突然梦醒,泪水早已湿润了我的睫毛,使它们粘连在一起,眼皮沉沉的想回到梦境中去。可是泪水染得冰凉的枕巾,又在提醒着我,我睁开眼,看着寂静的一切,望向熟睡的外婆,只是少了那道熟悉的呼噜声。

我的童年,应该算很幸福,父母因我体弱多病,将我交给了外公外婆。乡村的环境,还是要比城镇好一些。我每天就在田野间撒欢奔跑,也没生过什么大病。外公外婆总是会把好东西留给我,尽管那时物质贫乏,可是他们还是让我的童年生活,充满了甜蜜色彩。

外公是个泥瓦匠,他如果要去街上做工,便会带回来一大袋糖果,大部分都是硬质的水果糖。也许是因为酒心巧克力,在它们之中那么与众不同,才让我记忆深刻。那时候孩子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攒糖纸了。我攒的全是酒心巧克力的,颜色柔和的糖纸上,印着金色的花边。

因为我从小就是外公外婆照顾的,父母在我过往的记忆里甚少。哪怕是我的生日,他们也只是给我送来一个蛋糕就走了。可是,我很想很想他们为我唱生日歌,和我一起分享着生日的甜蜜。我见到他们最久的一次,应该是在我五岁的时候,他们要离婚了。父亲深夜将母亲带到外婆家,我看着父亲殴打母亲,母亲撕扯着父亲,最后以父亲写了保证书而告终。我不知事情的起因,也不敢想事情的经过。可对于孩童的我,这无疑是一场噩梦,哪怕它醒了,依旧在我心上,刻下了无法抹去的伤痕。

在读幼儿园的最后一天,外婆将我的东西全部打包交给老师,放学的时候老师留住了我,说母亲要来接我。我等了很久很久,和园长、老师们一起用过晚餐之后,母亲还是没来。她们安慰着我,一遍又一遍地给我母亲打着电话。后来我才知道,她在打麻将。

被母亲接走后,我见外公外婆的次数屈指可数了。我对他们是依赖,他们对我来说,是那样的温柔,是那样的疼爱。

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母亲说要带我去父亲工作的城市。那时候所有人,都在说大城市是多么多么的好,可在我心里,只有外公外婆对我最好。

大城市,真的很繁华,有很多我没见过的东西。学习的课本,也和我以往学过的不一样。我跟不上速度,每天写作业会写到很晚。在以往无论写的多晚,都会有外公外婆陪在我身旁,现在有的只是男女混合双打。我想家了,在外面的这些年,我没有回过一次家,原来我在这么小的年纪,也会有了乡愁。那个小的人抱着电话,絮絮叨叨的场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可是我有好多说不完的话,好多做不完的梦。我和外公说,要带着他去环游世界。我教他学英语,他笨拙地学着,在电话那一头发出咯咯的笑声,却永远不知我在电话的这一头偷偷哭泣。

有段时间,外公外婆很久没有来过电话了。让我最痛苦,最难过的那一天,还是到来了。在那个炎热的深夜,母亲的电话声在空气中突然炸开,我从睡眼朦胧中醒来,便看见父亲收拾完行李准备回家了。母亲和我说:“外公去世了。”我的耳边,仿佛突然响起一道炸雷,那个孩子的世界,就这么一点一点崩塌了。房间里安静的可怕,我和母亲彼此心照不宣,我们都不敢哭出声,两个要强的人就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伤口被撕扯开来,活生生的暴露在空气中。泪水如同裂开伤口的血,止不住的流淌,那种疼痛,痛彻心扉。我一夜无眠,母亲醒来后,和我说外公是因为肺癌去世的。我想起以前为外公点燃的烟,为外公斟满的酒,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帮凶,我充满了罪恶感,我恨我自己。

在六年级的时候,我和母亲说,我想回家了,我已经失去了外公,我不能再失去一个最疼爱我和我最爱的人了。我想外婆这么孤独,我要陪着她。那个小的人,就在那一夜之间,突然长大了。外婆后来和我说起外公,她说外公在病重的时候,还挂念着我,说我这么久没见过他了,我会不会很想他。他说他的身子不中用,不能撑到我长大了。我在旁边听着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外婆可以这么的平静说着这些话,直到在《请回答1988》中看见德善外婆去世后才明白。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大人们只是在忍着,只是在忙着大人的事情,只是在用故作坚强承担年龄上的重担。

外婆说着外公如何治疗,如何与病魔对抗,我都不敢去想象,你忍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啊。我多想在那个时候可以陪在你的身边,在你皱眉的时候,递给你一颗糖,替你抚平所有的伤。你会不会在我熟睡的时候,悄悄来到我身旁,给我擦去所有的泪。

 眼泪和糖纸,在灯光下发出亮晶晶的光芒。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递给你一颗糖。

作者:侯嘉莉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sanwen/66/661653.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