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大河》 我就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我曾经是谁

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每个我

都死在了

或是活在对昨天的记忆里

也许

我就应该像跨越冰冻河面的麋鹿那样

明知会有掉进冰河被淹死的危险

也照样要勇往直前

那并不是为了逃避

而是为了去面对

那么无论如何

我都能够跨过一条最难跨越的大河

那条河的名字就叫:恐惧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sanwen/65/657427.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