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从比较诗学看古体诗这尤物 也不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古体诗之所以辉煌了华夏的记忆。

原因仿佛是抒情尤物般的平衡性。

从比较诗学来看,可能比较客观。

圣经诗篇第一首吴经熊博士译为:

长乐唯君子,为善百详集。

不偕无道行,耻与群小立。

避彼轻慢徒,不屑与同席。

优游圣道中,涵咏彻朝夕。

反观当代学者冯象的白话译作:

福哉!人若不依从恶人诡计

不踏足罪人的路

不和讥诮中伤的同席,

而把欢愉交给耶和华之法——

那法啊,他日夜诵习!

按译者冯象自己的分析,吴译

虽华丽大气,却囿于传统句法,

无力表现圣诗第一首的复杂句式,

只能精确而大化之,而译之。为

了凑韵,又不得不填入赘语。于

是一个“福”字变出两句不相干的

套话:“长乐唯君子,为善百祥集”,

这样一来反而比白话翻译还冗长。

原文短句递进转折的张力也不见了。

况“恶人”与“罪人” 脱去宗教意味,

化为“无道”与“群小”;“讥诮中伤”

误作“轻慢”;而希伯来经文的

核心概念之一“耶和华之法”则

成了含混不清的“圣道”。诗篇

第一首是全篇的序,或“锡安

之歌”的门。才进门,已是这

般窘相,古体诗与白话文,

表达虽始于理解,倘若古体

诗跟充满活力的口语脱节,

表达也可能导致误读、障蔽。

翻译的分析与细读比对如此,

不可不谓心灵共振。倘若意态

较为模糊,诗歌的词性逻辑不

适合清晰表述的,我觉得古体

诗有它的优势和特点。而总体

上,当代写古体诗是没有可能

接续伟大的传统的。悲夫大哉,

创造与死亡,迫使传统变在而

存在。古体诗于当今也不例外。

还有一个反证。庞德所译古体

诗,已转换为美国的意象诗,

而非传统意义上的格律诗了。

比较诗学的启示,大致如是。

2018年11月20日于永安约

:http://www.guanhuaju.com/guanhuaju/vyycskqf.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sanwen/64/646063.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