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写景散文】初雪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写景散文】初雪

  “哇,下雪啦!外面下雪啦!”忽然听到隔壁实验室的同学大声喊道。
  
  下雪了?我一惊,哗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朝窗口跑去,推开窗子一看,哇,真的下雪了!鹅毛般的雪花从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大朵大朵的簌簌落下,密密麻麻,几乎要隔断了远处的风景。雪花飘落下来,落到柳树上,落到河水里,然后就消失不见了。此时的天空是灰白的,此时的柳树河水是碧绿的,洁白的雪花在灰白与碧绿之间浩浩汤汤地坠下,仿佛天破了个洞一样,无穷无尽的雪花再也止不住地掉下来,形成一条倒悬的雪花瀑布,相比瀑布“银河落九天”的雄壮凌厉之美,此时的落雪多了几分娴静柔雅之美,如果倾盆大雨可以用“瀑布”来形容的话,那么今日的落雪就是当之无愧的“瀑纱”。我被眼前的美景深深震撼了,站在窗台前久久不愿离去。
  
  雪从下午一直下到晚上,地上已经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我本来想冒着雪回宿舍的,但是雪下得太大,还是撑起了伞。一脚踩下去,才发现地面上层是雪,下层是雪水,南方的温度毕竟高啊,雪落下来很快就融化了。路旁有人在堆雪人,有人在打雪仗,一场雪又把我们带回了童年时代,平添了许多欢乐。我忽然想到了小城,想和他牵着手一起在雪里漫步,走着走着,一不小心我们就白了头。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我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路上的所见所闻,我一口气说了好多话,最后感觉自己终于表达尽兴了,末了问了一句,你能想象出来我描述的画面吗?
  
  “不能。”电话里传来小城淡淡的声音。
  
  我一听瞬间感到一盆冷水浇下来,我热情洋溢地描述了这么久,你怎么能想象不出来呢?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喜悦没有人能够分享,顿时心里好失落,我十分不满地抱怨道:“说了这么久你都不懂,怎么感觉像对牛弹琴呢?”
  
  小城听出来我生气了,笑道:“我怎么能想象不出来呢,逗你呢,傻瓜!”
  
  “你才是傻瓜!”差点把我惹毛了,还敢说我傻瓜,“以后不许说我傻!”
  
  这是我来到杭州的第二个冬季,终于盼来了一场雪,晚上睡觉梦里都是笑着的。
  
  第二天早早就起来了,想着要去校园里看看雪景。一出宿舍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雪水,果然是南方啊!晚上飘雪,早起只能看水,我疑惑着还能不能看到雪景,抱着一丝丝希望,我朝启真湖畔走去。
  
  远远地望见湖边的高大挺拔的竹子都被大雪压倒了,完全挡住了湖边的小路。走近了才发现,小路上积了很厚的雪水,雪还没有完全化完,小路另一边草地上的积雪没有融化,白茫茫的一片。为了躲过倒下的竹子,我绕到草地上走,没想到草地上的积雪也是上面薄薄的一层,下面的早已开始融化,一脚踩下去就掉进了雪水里。我在心中暗暗惊叹,原来南方的雪景是这样子的。
  
  抬头看见一株不知名的参天大树,看样子像是长了好多年了,大树长势很好,满树密密麻麻的叶子,像一丛一丛金黄色的羽毛,感觉用力抖一下就能漫天飞花。树叶在雪地上落了厚厚一层,形成一个金黄色的圆。放眼望去,天空是白色的,雪地也是白色的,在无限的白色之中兀立着一株金黄色的古树,古树下面的一圈金黄好像是古树投下的影子,树与影相生相伴,有些寂寥,又有些苍凉,仿佛它们就这样在茫茫宇宙中站立了千年万年。落叶归根,大树四周苍白的空无一物,树与叶就这样相伴无言。
  
  这时耳边传来了几声鹅鸣,清脆而遥远。循声望去,我看见几只大白鹅在启真湖里自由自在地嬉戏。“春江水暖鸭先知”,忽然有一种“冬天去了,春天来了”的错觉。转眼又看见湖边的枫叶正红,叶子上的一点残雪映得枫叶火红火红的,“霜叶红于二月花”这分明是秋天的景象啊。你再看那旁边的月季花,叶子翠绿欲滴,花朵明艳动人,又是一幅夏花灿烂的景致。极目远眺,情人坡上无边无际的草地白雪皑皑,一片苍茫,无不宣示着冬天的存在。
  
  呵,神奇的紫金港啊!真是一步一景致,一眼一季节,今天我可是大饱眼福,一日历尽四季繁华!紫金港初雪,秋冬相映,春夏交织,四季糅杂在一起,我爱死了这种季节撩人、光阴错乱的时空!
  
  顺着启真湖畔的石板路继续往前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南华园。南华园三面环水,水外又有夹竹桃包围,与外界隔绝起来,另一面是一条极窄的小路与外界连通。小路的两边种满了遮天蔽日的竹子,现在竹子被积雪压弯了,小路显得又窄又低,竹子上的雪呀水呀不停地落下来,在雪水的冲洗下,竹子显得更加青翠了,此刻这里完全没有雪后的银装素裹,反而是一片盛夏的碧色倾城。我撑起伞穿过湿漉漉的小道,穿过湿漉漉的翠色时光,踏进南华园古老的月洞门,仿佛穿越回了千年前的旧时光。
  
  院子里的积雪已经化完了,只有房顶上残留着薄薄的一层。房顶上的雪在不断地融化,雪水顺着房檐流下来,像一串断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地敲在青石板上,声音悦耳动听,像一首宁静悠远的曲子。我抬步走上曲折的长廊,坐在廊下的长椅上,眺望对面的池塘。这是一片天然的沼泽湿地,里面山丘起伏、杂树丛生,还保留着最初的面貌。远处光秃秃的树枝上停留着几只寒鸦,它们像被我惊奇的目光吓到一样拍拍翅膀飞走了。树下有一片翠色的浮萍,浮萍上还有点点没有融化的残雪,像青草地上飘落的朵朵梨花。近处矗立着几株干枯的残荷,有的荷叶耷拉下来,有的只剩下光秃秃的杆子,显示出一副宁折不弯的傲岸风骨。园子里的积水通过壁洞流到池塘里,哗哗的流水像山涧清悦的小溪,完全没有“留得残荷听雨声”的落寞。
  
  我在园子里待了片刻,便起身朝实验室走去。通往实验室的小路两旁种满了柚子树,黄澄澄的大柚子挂在枝头,给人一种丰收的喜悦。树下的雪地上几个小孩子在打雪仗,爸爸妈妈陪在旁边,大人小孩都玩得不亦乐乎,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这时我想到了远在家乡的父母,不知道家里是否也下雪了。
  
  到实验室楼下时,送水的工人在搬水,听说送一桶水一块五毛钱,送水工恨不得天天都上班。我的父母也在家乡做着类似的体力活,突然我想工作了,没有多高尚的情怀,只是希望父母可以在下雪的时候停下来看一看雪景。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