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生活感悟】磨砺生活 磨刀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磨——剪——子——来——,戕——菜——刀——!”在我们居住的小区里吆喝声不绝于耳!不停的吆喝声穿透街道小巷,汇成一曲朴素的音乐,简短却抑扬的声调中传达出的是对生活的热爱抑或是无奈。这不过是前些年我举家刚迁移到宜昌这座城市时,所看到的一道别样的风景。

一声声底气十足的吆喝,一把把锈钝的剪子和菜刀带着人间烟火的气息等待他的打磨。卸下简单的工具连同心中的期待,他以固定姿势把自己定格在了一隅,布满裂纹的双手,握着锃亮的菜刀把柄,倾着身子,霍霍霍霍……

几道小工序下来,最后以手试试刀锋,一把菜刀比先前更加好用。持刀人笑眯眯地继续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可是磨刀人的吆喝声却在社会的飞速发展中渐渐地转移了阵地、缩小了阵地。或许,到了最后就成了凝固的记忆,留在我们的回忆中,成了书中一帧发黄的相片滑落。

但也有例外,有的来我们小区后并不吆喝。在我居住的小区,每隔十天半月,总有一磨刀人来为居民磨刀。他,六十开外,削瘦的脸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额头上有刀刻一般的皱纹。大概是年龄关系,磨刀人很少么喝,每到一处就将凳子一搁,坐下来点燃支烟,静静地等候顾客的到来。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磨刀人又来了。不知啥原因,这天生意很清淡,快临近中午,才做了两笔生意,正打算“打道回府”,从大楼里急匆匆奔出来一年轻女子,边跑边嚷:“磨剪刀,磨剪刀。”那女子跑到磨刀人跟前说:“快帮我磨,家里等着用。”磨刀人接过一看,是把裁缝剪刀。于是,就对那女子说:“过十五分钟来取,包给你磨得又快又好。”

磨刀人想这家人大概是靠裁缝持生计,剪刀对她来说,那真是太重要了。于是,他不敢怠慢,十分认真地干了起来,用了粗刀石磨,再用细刀石磨,磨推削敲,不一会儿,原先钝锈的剪刀变得明亮锋利,拿过一块旧布,轻轻一剪,残片就落了下来。磨刀人抬腕看了看表,正好十五分钟。他很满意,没有耽误人家的事情。

过了十五分钟,磨刀人一支烟抽完了,那女子还没来取,兴许家中事情多,等会儿吧。

又过了十五分钟,磨刀人有点纳闷了,来时催得急,磨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来取。

再过了十五分钟,磨刀人急了,她家会不会出什么事吗?不行,我得找她去。他顾不得收拾工具,拿起剪刀,朝大楼走去。

磨刀人不知那女子住那户,只能一层层爬着扶梯,挨家挨户敲门:“有谁磨剪刀了没有?”在一扇镶着虎头的豪华防盗门前,摁响门铃,好长时间才听到有人来开门。门一打开,正是那女子。磨刀人递过剪刀,那女子“啊哟”一声:“打麻将把这事给忘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十元钱,磨刀人看了看,说:

“太多了,2元就够子。”

“多下来给你买包烟抽。”那女子说。

“我只抽自己买的烟。”磨刀人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零钱,凑了8元给那女子,就下楼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被他的认真负责的行为所折服。

于是,我乘电梯上楼来到家里,把那把多年没用的菜刀操在手里,然后再乘电梯下楼奔出大厅,追赶上那位老人,对他说 “请您帮我磨把菜刀。”

“咋不好使?”

“一个刀,还有多少不好使,不快了,磨磨。”

“那可不一定。趁不趁手,压不压刀,利不利货,有讲究。刀快不利,切下的东西都沾在刀上也不行。”

“磨刀还能磨出花样儿来。”

“那当然,什么都有门道。”

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给磨刀人递了一根烟,说:“这刀以前没磨过。”

“二五眼用刀,不摸门道,能切就行。明白人就明白。”

“我只要一个快。天天切土豆白菜,讲究顶啥用。”

“那也得好家什。你这刀是张家庄老张家的。”

“要不是呢?”

“不是你砍了我。我管给你把刀磨快,砍起来利索。张家庄两家做刀的,东头老秦家,西头老张家。秦家刀压手,利货。张家的钢火好,不利货。”

“你干多少年了?”

“从记事儿就跟我爹跑,磨石用了半座山。”

“家传手艺。”

“哪不是吹,经我手的刀,天下没二。还有一绝,不伤人,伤不动,不信你问,凡我磨过的刀千百辈儿没伤过人。刀切到指头上,崩了刃,指头没事。”他把瓶子里的水往磨石上倒了一点,神秘地说:“秘密全在这里头。”

我把那个水瓶子拿过来仔细看,这是个有容量刻度的塑料瓶子,瓶口用塑料绳儿做了一个提手,瓶盖儿当然也是塑料的。他拧开盖儿,往里看看,又闻闻,水无色,也无味。

“这手艺,也该传传。”

“没人学,嫌丢人。我儿子都这么想,别人也一样,到我这儿,绝了。”

“你儿子干啥?”

“高中毕业,上了个大专,也毕业了,找不着事儿,天天在家里睡觉。”

“那还不跟着你出来,好歹能挣点钱。”

“不出来,嫌累。”

“你就挣钱供他睡觉,他倒也睡得着。”

“一个大专生,干这个,也屈。慢慢找事儿吧,找不上就在家睡觉,我也能养活他。好歹大专毕业,祖祖辈辈就到他这儿冒了一股青烟,算是出个文化人,给祖上沾了光了,你说是不是?”

一块脏兮兮的布把磨好的刀擦了一下,那刀闪出奇异的光。

他把刀递给我:“十块钱,嫌多,最少给两快就行。”

“两块钱,值不得领你这个情。”

我付了钱,提着刀依旧折回大厅,步子比来时要快得多。走出好远,听见后面喊:“管三个月好使唤!”

……

虽然这是多年前的事了,但现在又重新来回味,总感觉其味儿很有嚼头,磨刀这个行当终究会被时代的浪潮席卷而去。然而,我们的生活却需要自己去磨砺。

【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高家堰镇中心学校】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