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梦回干gan沟(二) 一拖二梦回草原三步踩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梦回干gan沟(二)

作者 刘明

梦回干沟的梦虽醒,但情未变。就象纯粮酿造的陈年美酒:越久远,越浓香。

今天,战友发来一张干沟火车站的照片(见下图),虽然整体面积未变,但外檐漂亮许多。有朝一日我将乘坐火车在此下车进入我梦寐以求的军营,不知车站至军营的道路还是那样蜿蜒?两旁的小树是否早已参天?道路侧面的家属区是否依然热闹非凡?

假如我步入营区,将会用我年近六旬的步伐去丈量干沟的长和宽,仔细计算干沟的尺与寸。我会站在机关的楼顶上,用高倍望远镜眺望沟内的全景。不知道我是否会听到三连(车间)的加工机器还是那样轰鸣?不知道二连(车间)门前的篮球赛是否正在进行时?篮球框是否更新?不知道四连(四车间)的楼道内是否依然干净整洁?枝术员们是否仍在研制高端枝术?尤其是一连(车间)后面的锅炉房的烟囱上是否还冒着青烟?洗澡水是否已烧热?营房前种稙的青菜是否早已成熟?我所在的炊事班的饭菜是否还是色香味俱全?炊事班门前粮库里的大豆是否还能生出豆芽菜?车间里的马达声是否还震耳欲聋?机关电影院里是否还放映着<<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操场上是否还有新兵连在刻苦训练,他们稚嫩的动作是否早已成为军事动做的标兵?

我仿佛听到接线员女兵清脆的声音,我仿佛看到卫生员正在医治战友们的伤痛、仿佛战友们还吸着在军人服务社里购买的迎春牌、大生产牌平咀香烟。我知道,我这是白天在说梦话,但这些都是印在我脑海硬盘里的永久数据,不会因为内存已满而被挤掉。微信群里的战友们越来越多了,年龄越来越长了;岁月无情地摧残着我们的容颜,皱纹、白发都是我们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但我们的心智更加成熟,怀念干沟的情结会更加强烈。每每想起战友,每每战友相聚,都会使我兴奋不已,彻夜难眠。

岁月带走的只是我们曾经壮丽的青春,而火红的军营却给我们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

我时常祈祷:老战友,我的兄弟姐妹们;心里有你,永远难忘。冰冷的文字怎能冷却我们战友间的情怀,时光无时无刻不在扫描着我们的友谊。无论世界怎样改变,永远不变的是那份珍贵的战友情。

2016年6月22日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