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写人散文】【街头拾零】一个沉迷音乐老者的人 街头篮球防沉迷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文/风致嫣然

音乐是不分年龄,不分国界的,不分场地,让心情由指间缠绕,让音乐随意而非 ,聆听心的声音

----题记

街头、公园、广场、等热闹的地方总有一个老者的身影,看那老者消瘦的身躯,满脸的皱纹,鼻梁上架了一副老光眼镜、虽然已年逾古稀,却仍是鹤发童颜,神采奕奕。他穿着一身整洁的中山装,因那老者已经是太老太老。越发感觉老人孤寂。

他总是背上背个手风琴,肩上挎着收录机;还戴着耳麦。有时候手风琴伴唱;有时候收录机伴唱。一边唱歌。“红端端的太阳落呀么落了山……”“还有“六月里花儿香,六月里好阳光,六一儿童节歌儿到处唱……”以及那首伴随许多年的“我们新中国的儿童,新少年的先锋……”的少先队队歌,曾让他们一代快乐,让他骄傲,还有“让我们荡起双桨”“歌唱二小放牛郎”也让痴迷、感动、难忘……的一代,除了那首“杨梅酒香”之外,便是电影里留给我们的“一条大河波浪宽……”“九九那个艳阳天……”“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引来无数人的围观,虽然歌声不太美妙,也不专业,但是他对音乐态度让我肃敬。

当卡拉OK 和流行歌曲风靡起来,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明星、歌星,年轻人的歌渐渐成了乐坛主宰。校园里,歌厅里,磁带里,光盘里……民族的,美声的,流行的,原生态——音乐,多姿多彩,唱腔千奇百怪;有的如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有的无休止地表白,渐渐地只有一个字“爱”,爱得情意缠绵,爱得如痴如醉,爱得死去活来……一时间音乐仿佛只属于歌星,只属于流行,只属于情爱。港台歌星,流行的曲调确有它的魅力所在。除了“四大天王”之外,邓丽君、张雨生,蔡琴、任贤齐等“夜来香”“大海”;还有“外婆的澎湖湾”“无言的结局”“今宵多珍重”“心太软”……都曾风靡一时,也曾撞击过我们的心灵,可却又未能像那“星星索”、“山楂树”“三套车”“流浪者”还有那些中外经典名曲经久不衰。在一代人的记忆之中农村的田边地角那悠扬竹笛和清越二胡伴奏演唱或是社员村民的清唱;还有在工厂的职工礼堂“老大哥”们一身工装的小合唱,老工程师拍打着颤音的口琴独奏;激情昂扬的手风琴伴奏;也曾令人回味难忘。“社员都是向阳花”“ 咱们工人有力量”……音乐让我们振奋,歌声曾让我们自豪,引领我们奋发向上!也许我们和许多国人一样还欣赏不了莫扎特、贝多芬、施特劳斯,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也不会再去追星、捧星,盲目跟唱;没有响亮的歌喉,无须绚丽的服饰,灯光,更不用挥舞着鲜花、彩棒;喜爱音乐爱听心灵的歌,自由的歌!忘不了生命的旅途上那些动情的歌,甜美的歌,无论是恢宏浩荡,还是低吟浅唱,无论是进行曲,还是流行曲,只要从心坎上漫过,在心田里滋润过——记忆中的歌是一条河,不停地翻腾,流淌……

如今已伴随着流淌的歌,他已步入了老年岁月,酷爱音乐的老者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学的俄语,多半能用俄语唱《海港之夜》《小路》《三套车》还有了那首再熟悉不过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经典的老歌,难忘的红歌,抒情优美的民歌,诙谐动情的流行歌曲,沉醉、激荡,快乐、昂扬。有些歌曲乐曲那天籁之音永远让我们心驰神往……快乐的时候我们唱歌,忧伤的时候唱我们听,——记忆中的歌是一条河,滋润过你也滋润过我;夕阳下,心中还有今夜和明天的歌……

是的,音乐音响的感染力是一种强大的和原始的力量,但你不应让它在你的兴趣中占据不恰当的位置,美感阶段在音乐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但这并不是全部问题的所在。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