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一曲惊梦 游园惊梦 昆曲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不知何时,爱上充满古韵的事物。总觉得那经过千年历史沉淀的东西,有别样的韵味---古朴、雅致,是他物所不可及。

初次听昆曲,看那台上的女子细眉绛唇,身披彩服,丹蔻涂的极艳。然便是这般,亦掩不住她眉目里透出的哀愁。

“是哪处曾相见,相看俨然。偶然间心似缱,在梅树边。似这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怨。”

昆曲的唱腔本细腻,她的一颦一笑,动作亦缓极。如此这般,竟是让那愁苦入骨三分。我不知,在这曲《游园惊梦》里,是她在演绎杜丽娘,还是杜丽娘还原了她。那画面,只一眼,便终生不可忘。

眉目婉转,长袖垂地,蓦然回首,只余满街灯火阑珊。心下黯然,启唇轻唱:“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那是历经沧桑的心,重归于平静的低叹;那是千疮百孔的灵魂,经修补后的呢喃。

一曲《游园惊梦》,道尽几何离殇往事!离人醉,空流泪。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昆曲。喜欢那女子温婉的细语,一张一弛,如行云流水;习惯于戏文里跌宕的情节,一起一伏,总含无尽蕴藉。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那一曲曲戏文,勾画出岁月的侧脸。细品其中,低眉清欢。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