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情感散文】追梦的人 追梦人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陌上花开,课缓缓归矣,晚风暂借,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而今日,我不再是过客,我只是个追梦人。

——题记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突然想起雨欣的这句话,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片段,岳麓山的自卑亭,湘江边的放飞的纸鸢,三月纷飞的柳絮,九月寒秋的红枫。登上的每一阶楼梯,经过的每一个花花绿绿的世界,以及那辆开了很多年听说要淘汰的公车。

从初三开始,父母调出去工作,于是我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生活,吃饭,生病,着装,成长。熟悉从教室到家的每一家商店,熟悉那一段路每天出现的人,熟悉那不大的小城,以及每天都会准时坐在老旧的公车上的人。而我是那辆公车上一个有着固定座位的人,因为城市不大,所以每天早上,遇见的人基本都是一样的。开车的司机大叔,第一排永远坐着他的小儿子,后面则是跟着准时去送小孩上学的一个奶奶,赶往工厂上班的抽烟大叔。以及第十一排坐着的我,而雨欣则是坐在我的左手边上的前四排那个背面贴纸的座位上。

我不熟悉她,我们很少打招呼,甚至一年下来,彼此能认出对方,然而说的话屈指可数。而那一年,正好是我们准备考试的时候,自然交往很是清淡。我们没有什么珍贵的回忆,我们的关系也很疏淡,每一次她都会恰巧在我的前面一个站下车。

因为我们总是一起出现,自然变成同学之间的下课谈资。每天同桌都会跟我说她怎样怎样,而我总是装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不时点头看着那个同桌的满足表情。后面听说我的同桌貌似因为谈论太多这样的事而早早的嫁了人。

初三,那时的我,自由快乐。当别人还需要每天按时回家的时候,我便开始了自己的夜生活,可以在家嗨到天明,也可以在网吧一呆一宿,我可以不顾及父母的催促,只要成绩过关,便不会有麻烦。比起很多个在初三要努力学习,按点睡觉,不能玩任何网游的孩子,真是幸福的代表。

还是那个同桌,有一天她说雨欣正在寻找房子住, 询问我有没有想法,帮帮忙之类的。为了满足她唯一的乐趣,我们登出了租房广告,发了给雨欣。第二天,雨欣带着一大叠CD,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我家的房客。照例她住三楼,而我则是住二楼和一楼。

家的三楼有个小房间,门上挂着一个生锈的锁,轻轻一拽便会发出喀嗤喀嗤的声音。那是家里用来放杂弃物的地方,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房间,我喜欢呆在那个小房间里。房间里放着各种各样的旧物。一只蓝色破旧大棕熊静静的躺在房间的角落,一边的耳朵还露出少许棉花。房间里有一个布满灰尘蓝色的小箱子,用一把锁锁着。小时候,我总幻想着它里面是不是放着马良的神笔又或者神灯,可是我却对那个锁没有一点办法,它可不想房间门上那把老旧的锁。老旧的九二式牌自行车,缺了腿的椅子和桌子……房间的窗户对着太阳落下的方向,每当太阳落下,阳关就会洒满整间房子。连最远的那张瘸腿的桌子也会被镀上一层金色。整个房间被投射成暗金色。

自从雨欣成了房客之后,我便不再方便上楼,进入我的那个小房间。终于有一天,我按捺不住内心,独自一人跑上三楼。轻轻的推开了房间,准备去那个小房间呆一会,房间偶遇的尴尬,我进去,却发现雨欣自己坐在房间的地上正在很认真的听着她带来的CD,摩挲着手里的老式录音机。“hi!房客你好。”她礼貌的回答了一句你好。接着便是一顿死寂的沉默。那个下午,我就那么静静地,相对着她坐着没有任何话语,就一同听着那音乐,直到夕阳从窗户照进来,一直延伸到屋里的每一寸地方。

以后的日子便是我每天都会上去呆上一会,而她每天也会带上CD从午后坐到日落。渐渐的,我开始同她交谈,她提出要好好整理一下这个房间,我欣然同意了。她把那个大棕熊拆拆洗洗,居然如同新的一样,耳朵的露出棉花变成了蝴蝶结,瘸腿的椅子被我们用扫帚部分补上,她甚至提出重修那辆不知道放了多久的九二牌自行车,为了个小小的零件跟老板讨价还价,她找来一把钥匙,递给我,让我打开想要打开好久的蓝色箱子,情理之中,箱子里没有马良的神笔和神灯,却有很多本不同颜色日志。我对着箱子叹了口气,而她却将箱子重新锁了起来,将钥匙丢得远远的。我很美国式的耸耸了肩,表示对她的不理解。

随着中考的越来越近,我们都越来越少呆在那个小房间,我们更多的是各种学校的补课,虽然一直在减负。我们每天顶着天黑出门,带着黑雨回家。但照旧每周都会去呆上一小会,她的CD越来越多,每个月她都会去买,我从一开始的不理解到最后死皮赖脸的问同桌要CD给她。她从来不挑,她最珍贵的CD是《织梦》,她每次都会放在手里看好久。她说这是她的梦想,收集很多张CD,有一天出自己的CD。她说,家里认为她的梦想很可笑,认为好好念书才是最重要的。她说,自己的哥哥曾经离家出走了,就因为她老爸在高考之后砸掉了哥哥的吉他,哥哥回来之后再也没有说过以前那样的话,她曾经一度崇拜哥哥那种漂泊四方的豪情,然而都在那一瞬间全部被无情熄灭。她说,有时候自己站在阳台上,会有纵身一跃下去的冲动,下面好像有一个巨大的充满诱惑的黑洞在吸引着自己。

后来,毕业的日子到了。我跟她说,我是不喜欢毕业的,毕业意味着放假,会有一大群小学生也混入网游的世界,我向她埋怨这一现象的时候她只是瞥了我一眼。然后用轻轻说了三个字母,我并没有听见,然而通过嘴型我还是拼出了(gun)滚这个字,显然她对我的理论不屑一顾。毕业,作为房东,我带着我这位房客出去吃宵夜,我点了最辣的菜,最醇的酒,而一贯对于我这种夜生活漠不关心的她那天喝得酩酊大醉,也记不得她说了什么,记得打呼要出专辑之类的。于她而言,毕业意味着又是一年秋天,教室里又坐满了人,可惜,不再是我们了,不再是那些一同追梦的人了。

梦想,这么近,又那么远。或许,我们会永远与它擦肩而过,可是我们已经能够挣扎那么多年,放弃是一种可惜。我的房客要走了,临走的那天,我没有去送她,她带走了很多CD,给我留下那张她最喜欢的《织梦》,同时也留下的一封信。我几乎是无比愤怒的读完的信。

“再见了我的房东!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老爸要带我去远方城市了。我很喜欢你租给我的房子,知道么,我也曾有过跟你一样的小房间,阳光洒满屋子,驱走所有的阴霾的小房间。织梦留给你,虽然我知道自己的梦想遥不可及,但是我就是这样子,固执顽固。我会在远方守望着这间房子。”

一晃四年,我的房客曾经给我寄过一些我喜欢的游戏资料,我也曾给她邮寄过一些老旧CD。然而我们再没见过,听说后来她由于家庭父母离异,早早辍学,然而却从未停止收集CD,还加入了一个文艺青年的小乐队。徒步行走四方,抱琴而走天涯。

我的房客,追梦的人, 陌上花开虽缓缓,然花开寒冬,花开不败。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