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耻辱者诗记 耻辱者手记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一粟

不知该不该高兴

这个世界上

还有一群人叫“诗人”

——引子

1

我坐在一个角落

速写着一个灵魂的主题

生命就像夜色下闪烁的街灯

一直孤独地闪烁

我愿意我的思想也这样孤独地闪烁着

就像一只精灵

悄悄地在这座城市蹓跶

直到黎明来临

2.

自从尘封掉那些轻飘的诗稿后

我便再也没有回头

诗是生命里的曙光

只能留给清晨的雨露

一旦沾染红尘,就会被太阳暴晒成一把干粮

3

诗人要生活

诗人要爱情

诗人也要老婆、孩子,美酒与钞票

伸出手来一捞

却再也捞不到诗之精灵的尾巴了

在那个发狂的夜晚

他打碎了酒瓶

把爱情和生命

把追求和理想

把理智和情感

工工整整

一一刻进他的格律诗

他的笔是一把刻刀

刻进血肉

刻透意志

却怎么也刻不透“少年维特”的烦恼

4

有一位诗人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背起行装

匆匆离开城市

翻山越岭

踏进乡间泥泞的小道

他急切地寻找

寻找那份丢弃了很久的慈爱

年迈的娭毑

拄着竹杖

咚咚地走在村里的石板路上

当他极力想去读懂老人脸上那道道皱纹时

却发觉

那漠然的眼神

似一把生锈了的刀

冷冷地扎进自己的胸膛

月光下

一个人

他开始咀嚼那些风干了的民谣

咀嚼一段埋藏了很久的耻辱

把耻辱咀嚼成一种咸鱼的味道

5

当诗人还是诗人

他仍是山泉中那歌唱的精灵

当文人还是文人

他会是山野间那股自由的清风

当文人成为哲人

他将带着显微镜

一眼看穿那些虚伪的伟大和刻骨的渺小

当文人成为商人

他是那只能抓耗子的黑猫

当文人成为政客

他是那不再糊涂的郑板桥

当文人成为大款

他是那位戴着变色镜的大佬

当文人想拥有情人

他是那卖弄风骚的草包

当文人成为枪手

他就成了嫖客的保镖

当文人玩弄时尚

他就成了五彩的肥皂泡

一切都将过去

一切仍会继续

耻辱亦是一种时尚

那是诗人镶了花边的草帽

某年情人节速记,一粟于上海。

我的微信:.

我的公众号:yizhichuanmei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