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旅行与疗愈 旅行疗愈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乘务员,火车上有没有药啊?我的肚子要疼死了。”我便捂着肚子便表情痛苦地向列车服务员寻求帮助。“哦,火车上没有药品,再说万一吃出问题了,我们也负不起那个责任啊。”乘务员带着同情的神情说道。后来我又在忍不住的情况下询问其他的乘务员,然而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案。以前火车上都会备一些应急药品,以备乘客的不时之需的。现在因为害怕出现意外承担责任,因而干脆就不备药了。

这时火车刚刚过了西安,离我的目的地西宁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而这时的我却也无心欣赏窗外的风景了,只能趴在餐车的桌子上捂着肚子忍受着一阵阵袭来的疼痛。

不知过去了几个小时,餐车里陆续有旅客过来吃饭,火车上的乘警以及乘务员没有惊动我,直到有一位旅客坐在我对面开始点菜的时候,餐车乘务员才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叫我坐到他们工作的那张桌子前。我又趴了好一会,渐渐的,我感觉肚子的疼痛缓解了很多。于是我便离开了餐车回到我的座位上,喝了些热水,我感觉好多了,抬头看看窗外,哇,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春光美好!

四月底的春风格外的温柔,四月底的阳光也格外温暖。这温柔的春风与温暖的阳光织就了祖国大地这片斑斓的春景。火车飞速穿梭在这幅美丽的图画中,这画中有金黄色的油菜花,碧绿的麦子,还有那淡紫轻粉的梧桐花,更有那高低起伏,绵延万里的高山矮岭,以及山窝窝里零星的人家,山坡上层层的梯田。打小就对山特别着迷的我虽然在走过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之后看过了很多山,现在仍然对窗外的那些山峰、黄土高坡等异常喜欢,我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不愿意忽略沿途的一沟一壑、一山一丘、一草一木!这些虽不是人们眼中的景点,但却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

下午4点50分左右,火车到了兰州站,本来打算去西宁的我临时决定在兰州下车,因为兰州似乎更有一些值得一看的人文自然景致。虽然我的旅行目的向来不在景致上,但是若能在行中思悟的同时也欣赏些美景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下车后,我四顾茫然,一时无法决定去哪里。不过要想了解一个有些底蕴的城市,必须要到其博物馆去看看,了解她的历史文明的发展轨迹、了解她的现状、了解她的风土人情、了解她的文化精神、了解与她有关的美丽传说。于是我便搭乘一辆公交车往甘肃省博物馆方向而去。果然是有名的省会城市,虽然身处山峦黄土高坡的缝隙间,却仍能发展得如此好。无数高楼林立,街市上车水马龙,一派繁华锦绣、欣欣向荣的气象。这一片城市中的繁华,完全让我忘却了刚才来的路上的那一片黄土高坡的寂寞与荒凉。

公交车在车流中缓慢的穿梭着,这让我有充足的时间欣赏车窗外的兰州城的一斑。突然甘肃省博物馆从视线中划过,然而博物馆附近却并没有可以落脚的适合的宾馆。于是我又坐过一站路方才下车。真是很巧,这里正是夜市所在之处,很多的小吃摊,很多的饭店,很多的小商品摊,当然还有拥挤却十分悠闲的人们。只是街道中间正在修路施工,被栅栏围了起来,所有的摊铺行人只能拥挤在两旁的窄窄的过道上,这样就显得更加的熙熙攘攘了。

因为我这一路饱受腹痛的折磨,一天没有进食,此刻是又饥又乏。只想尽快找个宾馆住下,然后再出来找点比较合适的饮食让自己恢复元气。我在人群中穿梭着,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住处,天又渐渐黑了下来,一股独自漂泊的孤独与落寞向心头袭来。心头充满了对儿子和老公的强烈思念,心想平时这个时候正是我们一家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可是此刻我却身在千里之外这个陌生的城市漂泊。我这是何苦呢?我神情落寞地站在街上,思绪乱飞!我在思考我旅行的意义!

此刻我想到了那个“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心理老师,以及关于她率性离职所引发的非常热烈的讨论。更想到了在我出来之前,我的一位朋友发给我的一篇《世界那么大,到哪都一样》的文章。我此行似乎有那么一点因素和这篇文章相关。当然我的此次旅行肯定不是因此而发,而是因为这伤心的春天里,父亲的祭日刚过,又要迎来母亲的祭日。我的心难以承受着春天里的伤感,于是便干脆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

《世界那么大,到哪都一样》这篇文章写得文辞优美而严谨,论述得也比较全面到位,分析得也深刻透彻、入情入理而显得无可辩驳。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读者在读了这篇文章之后都会同意作者的观点。单单从我的朋友圈就可以看出来,有好几位朋友在转发这篇文章,有的全篇转发,更如我的朋友特地将全文发送给我。还有的朋友是截取其中的一段话,可见其对这些话语中透露的思想观点的认同。我在读完这篇文章的第一反应也是大赞作者的文思清晰缜密,目光开阔,能纵观全盘而发出自己的独立的思考。对时下人们热衷的旅游做了一次理性的解剖。开始我的思维也跟着作者去了,几乎完全赞同了他的观点。然而随着我习惯性的思考,竟产生了一些对那位心理教师的“任性”之举以及旅行的不同的看法。不过此刻我却不能也没有条件将我的一些零星的看法形成一篇像样的文章。因为这是属于较高层次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要,而此刻的我亟需满足的是较低层次的生存需求——吃和住。

我把飞远了的思绪拉回来,放到我的身体所在的这个夜色笼罩下的陌生的城市的陌生的街市。当我把心放回到我的体内的时候,我立即感觉那些思念家人的伤感、旅行意义的纠结、漂泊异乡的孤独等等立即远离了我,感觉到整个人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了。我展眼四下里望去,周围的景象也显得柔和了很多,因为我揭去了蒙在其上的那层忧伤。而这股忧伤来自于心与当下的剥离,更来自于心对千里之外多年之前的人事物的执着纠缠。现在我将心从千里之外、多年之前的人事物中收了回来,放到了站立在兰州某个角落里的我的躯体里。让躯体感受到心的跳动,也让心感受到躯体庇护的温暖与安全。此时此刻,心中所感受的和身体所在的是同一个地方,同一片繁华景象。

我再次记起了自己当下的第一重要的任务——找宾馆住宿。就是那样的巧,夜市的旁边二楼上便有好几家宾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最后我选择了一家经济实惠又干净的宾馆住下了。

在宾馆中稍稍休息了一会、喝点热水并做了简单的盥洗后,我锁上房门上街去了。去解决自己当下的第二个燃眉之急——吃饭。这个比较容易,因为自己的腹痛的阴影还在,对于满街的美食我看都不看,只是找一家面馆吃上一碗温和的热汤面了事!

夜已很深了,而奔波了一天的我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内心冒出一股股寒气,似乎有一股冰冷的属于毁灭的气场将我包围住。我感到一阵阵的恐惧。我蜷缩在被窝里侧身躺着,这样似乎安全些。而此刻的心又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去了一个黑暗寒冷的令人感到无比恐惧的时空里去了?否则身在干净舒适的被窝里的我为何会感到寒冷与恐惧?是的,心又不在我的身体里了,这颗调皮而又贪玩的心啊!

耐不住这股深邃的寒冷与恐惧的感觉,我给我的一位心理学老师发了短信,告诉他我此刻的感受,希望得到他的一点指引。然而接下来我们的对话却成了一场方向与信仰之争。最后谁也没能说服得了谁,他似乎有些小小的不悦,但是我却感到情绪好了起来,因为我感受到了来自于他话语中的隐隐的挑战,这激起了我想证明自己的信仰以及方向的正确性与有用性的强烈勇气。而这股勇气曾一度严重受挫而渐渐消退。现在这股勇气和力量又回到了我的体内,因为老师的挑战,因为我的倔强。我不愿意盲从于任何所谓的权威,我更愿意跟随自己的潜意识的指引与独立的思考。我相信我能找到方法让自己不再感到寒冷与恐惧,也不再让自己有那种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漂泊感!对,就用我信仰的科学的心理学的方法来解决我自己的问题,即使目前我所了解到的心理学各种方法都已经失去了作用,我仍然相信自己能够找到一种更好的办法。这也许就是我此次旅行的一个重要的意义所在!

此时躺在床上的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感到寒冷与恐惧,身体感到温暖而舒适,心也非常的平静安泰,呼吸也非常的顺畅平稳,脸上含着隐隐的笑意。感觉一切都还好,一切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自己仍然有力量将这一切再次掌控到自己的手中,只要我自己愿意再次鼓起勇气,只要我再次行动起来不再退缩。我再次相信:最终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虽然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但是我仍然不觉得疲倦,反而思绪特别的活跃。我不禁想到了我的朋友发给我的那篇关于《世界那么大,到哪都一样》的文章中比较经典的一段:“世界那么大,到哪都一样。自己美好了,走下去就是脚踩莲花,步步生香;自己郁闷着,走到哪儿都是见山愁山,见水恨水。”这段话乍一看起来特别的好,精辟在理。说出了人们最普遍的一种心理机制——投射。自己心中有美好,那么看到的世界便是美好的,自己心中有邪恶,那么看到的世界是充满邪恶的。我们看到的世界未必就是那个客观存在的世界,而往往是被我们的主观情感扭曲了的世界,只是我们内心的一种镜映。也就是自己的心中有什么,我们看到的便会是什么。正如鲁迅先生评《红楼梦》时所说的那样:“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然而我却并不完全赞同因为《世界那么大,到哪都一样》中的这段话有一定的道理就完全否定旅行的一种重要的功能——对痛苦的疗愈的观点。我认为,如果我们对“投射”这种心理机制能有所觉察,并能适当的作一些处理的话,我们完全可以摆脱这种心理投射,从而能够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高天厚土、春花秋月、山峦丘壑,各有其形其色其状。那“说走就走的旅行”完全可以是一场很好的疗愈!

而如何才能让旅行成为一场疗愈的良药呢?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一文中提到的那个失恋的女孩子为何没有在旅行中疗愈失恋的伤痛呢?记得文中是这样写那个女孩的:“一个女孩失恋了,有钱、任性,辞了职,背着包,开始游历欧洲各国。但是走到哪儿,都是往湖边、塔顶、山间、广场一坐,大哭一场。游历一圈回来,接着给前男友打电话。”

现在我们就以这个失恋的女孩子为例,来探讨一下如何摆脱这种“看山愁山,见水恨水”的“心理投射”,并且看看如何才能将她的旅行变成一场很好的疗愈!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她为什么会“看山愁山,见水恨水”, “走到哪儿,都是往湖边、塔顶、山间、广场一坐,大哭一场。”?

从她的身上我们可以发现,旅行对她来说毫无意义,纯粹是在浪费金钱、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大千世界、亿万美景,抑或是摩梭人的走婚、色达的天葬,尼罗河的璀璨文明都不可能疗愈她那颗痛苦而哭泣的心。原因很简单,这一切本来具有疗愈力量的存在她都不可能真正的看见,因为她的心并没有跟随着她的身体一起去周游世界,去感受外在的一切。换句话说,她的身体虽然去周游世界了,但是却把她的心遗留在了她那间失恋的卧室里了。她的身心处于分离状态,那周游世界的只是一具没有心、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罢了。如此,外在的任何景物都无法对一具没有心的躯体产生影响。

那她没有心为何她会感到痛苦?为何会在塔顶广场哭泣?是的,痛苦的、哭泣的是她的心,是她那颗仍在那间失恋的小屋子里的心在哭泣。那颗心没有看到湖、塔、山、广场,以及异国他乡的一切美好的风景。那颗心看到的感受到的只是被男友抛弃的巨大痛苦,甚者还会有因身体离开它远游而感受到的一丝孤独、漂泊、无助与凄凉。心在疼痛哭泣,那她的身体又如何能怡然享受眼前的风景?身体无论走到天涯还是海角,都逃不出心的牵扯。这应该说是“世界那么大”如果不把心带上,那么身体“到哪都一样”。

而如何才能让旅行成为一场很好的疗愈呢?答案就是:把心带上。将心安放在体内,安放在身体所经历的此时此地。即使身体正在承受着痛苦与煎熬、心也不能因为害怕而逃避当下!

我们都知道,身心合一的境界会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体验。当身心一体时候、我们可以完全投入到一件事情当中去,完完全全地感受当下的一切,体验着来自于事件本身的喜怒哀乐,甚者产生一种忘我的体验,这种体验可以叫做神入,或者叫精神灌注!在这种状态下,我们会感到一种安心、一种宁静、一种应对事件本身的力量感。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在全然地经验着生命中的瞬间。这是有益于他生命的成长的!

然而心是非常懒惰且固执的,它往往并不愿意从它一贯所处的某个的情境中走出来,然后跟随者它的身体去旅行!就像那个失恋的女孩的心。

另外,我们的心灵非常的顽皮,非常的狡猾,喜欢玩逃跑游戏。它总是会敏锐地感知当下的痛苦和危险而悄悄逃走,从而让身体成了失心疯!

一个人之所以痛苦、焦虑,抑郁、分裂,究其原因,是身与心不在同一个时空纬度上造成的。要么身在现在,心在未来或者过去;要么身在家中,而心却一直在外面;要么身体到了外面,而心又回到了家中!等等!心无法安放于体内,那么心就是漂泊流浪的。而身体则如行尸走肉,过着痛苦而无效的生活!

而如何能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悄悄逃离了身体了呢?答案只有两个字——觉察!觉察什么?觉察当下的情绪,觉察自己是否有痛苦的感觉。痛苦是告诉我们心已经逃跑的信使。因为心如果逃离了身体、那么无论它逃到哪里、都会痛苦。只因逃离了身体的心虽然逃离了身体当下所遭遇的危险,但同时它也切断了身体对它的给养和保护的通道,变得脆弱敏感而没有安全感,更无法经受任何挫折!

知道了心逃跑之后,如何才能知道心逃到哪里去了呢?这个时候我们需要一些寻找心的线索。而最有效的线索就是情绪。顺着情绪线索,我们往往可以追溯到心的逃跑路径。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中我们可以知道,心最容易逃往的地方就是心理固着点。而这个心理固着点往往就是心病的症结所在!荣格称这个心理固着为情结。找到并解决这个情结,然后将心带回到体内。是我们实现身心合一的唯一途径。如果我们自己能够顺着情绪找到这个情结,但是却无力将情结打开从而把心释放出来。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个能熟悉解开情结、并将心带回到我们体内的专业人士给予帮助!

只有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才是心获得安全和愉悦的最好途径。身体是心灵最好的庇护之所。合在一处的身心会有超强大的抗击打能力。只要生活的挫折没有摧毁我们的身体,那么我们便可以坚强的面对一切。另外,也只有我们身心合一,我们才可以在挫折的缝隙里感受到生活中的一丝美好和快乐!

回到那个失恋的女孩的例子,我们想,如果她能够顺着自己的痛苦的情绪找到那颗仍然在失恋的小屋子里哭泣的心,并把它拉出小屋子,然后顺着她的身体所走的路径将心一步步拉倒她身体所在的湖边、塔顶、山间、广场,并且让心回到她的身体里。然后让她的心也跟随着她的身体去欣赏那湖光山色的五彩斑斓来汲取大自然的滋养,欣赏那渔舟唱晚的诗情画意来体味那一份深沉的宁静,欣赏那春江花月的永恒不变来感受人生的短促无常。然后再去感受那欧洲各国的风土人情、异域美食、历史文化等等。或者干脆再去色达看看天葬,感受一下生命在赤裸裸的死亡面前的脆弱与讽刺,感受一下人由一堆皮肉色相转眼变成一堆白骨所带来的心灵冲击与震撼。

这样身体带着心在大千世界行走一番,边行边思边悟。接受这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的滋养;接受大自然万千生命的能量馈赠;接受旅途中各种人群不同思想的碰撞。如此,说不定她在旅途中的什么地方,她的失恋的那点伤痛便得到了疗愈!也如此,她的此次任性的旅行便会成为一次真正的疗愈之旅,而不仅仅是换个地方舔舐她那失恋的伤口,倾洒她那失恋的清泪!

哦,不知不觉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的心跟着我的思绪飞得太远了,从而导致我这么晚了还辗转反侧、毫无睡意。此时此刻,我也该把自己的心找回来了。我很清楚我的心逃跑的路径和去向,轻轻地将它带回到兰州、我的体内。身心合一的我做了个深呼吸,感到一种彻底的放松和温暖。很快,我便带着甜甜的微笑酣香入梦了!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