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请你在岁月里慢一点老去 染爱成婚老公慢一点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我从没觉得离开家会有什么让我难以割舍,但当我真正背起行囊离开家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我曾想要逃离的这座牢笼,竟然让我如此的魂牵梦萦。

我十六岁那年身上除了具有学生的身份以外,还多了一层“游子”的身份,我从没想过这样的身份转变会为我的母亲带来心灵上的打击。我是独生子女,当父母忍痛把我送到外地一所高校的时候,母亲已经再也不能接受我即将离开她的事实,趴在父亲的肩头哭的不能自抑。我明白一个母亲的眼泪里除了对于女儿生活的担忧外,还有一种浓浓的不舍和依恋,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另一头牵线的母亲突然变得没有了安全感,仿佛心头上失去了生活里的精神寄托,从此变得敏感而脆弱。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子女永远是一个弱势群体,一个在他们眼中永远长不大孩子。每当我离开家的时候母亲总会亲自把我送上车,然后再目送我离开,即使我已经能够独立的生活,可母亲仍然对我有太多的担心,担心我像一个失去重心的浮萍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渐渐被雨水淹没。然而我的每一次回家除了能够带给父母短暂的喜悦外,剩下的便是无尽的孤独与失落,因为每一次的短暂相聚代表着更久的分离。

当我的母亲再次送我离开家的时候,是我十九岁那年去外地上大学。而这一次我的母亲却表现的很平静,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我的离去,我明白我的离开是对于母亲情感上的一种伤害,而我却对于这样的伤害很无奈,我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将这样的伤害降到最低。我理解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离去,眼睛里带有无尽的痛苦,这样的痛苦无疑又是一次剧痛的分娩,不同的是这次的痛苦之后还会有阵痛的折磨;母亲慷慨的将自己多年来唯一的感情寄托和生活希望无私的捐赠给这个世界的同时,自己的内心又是如此的不安和痛苦;从此我便无意识的被她移交给世界,而不在从属于她一个人。

而我每一次回家总是看到母亲日渐衰老的身影,不是发丝里隐匿的白发就是那双日渐枯萎的瞳眸,再也觉察不到记忆里所散发出的青春与活力,不可否认岁月真是一把锋利的刻刀,它总是在人的脸上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我每天都会给母亲打个电话,只是这样短暂的交流除了能够慰藉心灵上的缺失,并不会产生任何切实的意义,而除此以外我们像两个毫无交集的陌生人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保持着神密而又亲切的关系。我总是在心底这样安慰自己,只要我们都好好的生活,就不枉负生命里的奇迹,而我们总会在日子里看到一些生活里的痕迹。但当祖母去世的消息传来时,我在悲伤痛苦过后,突然意识到死亡原来已经深入到我们的生活里,它像一个幽灵一般无时无刻不在摧毁着生命,摧残着我们脆弱的神经。我第一次开始真正的面对生命,坦诚的考虑死亡的问题,我像一个正在被老师训斥的小孩,怀着敬畏的心态去正视生命的意义,只是这样的我胆怯而又叛逆的认为这一切不过是死亡的恶作剧。我从未像此时一样觉得死亡原来离我们这么近,只是这样近的距离让我触目惊心。

我忽然联想到我日渐苍老的母亲,原来她是离我这样远又是这样的近,近到我可以随时触摸到那双枯黄的双手,远到她已经和死亡离得这样近,而我却无能为力。我突然觉得岁月的流逝让我感到可怕,怕我半夜醒来就再也无法触及到那双粗糙而温暖的双手,怕我再也不能承受生命里不可失去的痛,那是我心底里最柔软的寄托,是我感情世界里温柔的港湾。我开始变得患得患失,一旦有些风吹草动就刺激着我的神经,这样的我像极了活着等待死亡的绝症患者,在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里抗拒。我简直无法想象,空白人生里没有家的凄凉,虽然我们此时天各一方,但我的耳膜时刻因为母亲的召唤而感到震撼。就像巢居的鸟儿总会飞回巢穴一样,我想我终有一天会再次回到母亲的怀抱。

我突然变得很恐慌,看着在生活里日渐老去的母亲,我不知道离与母亲重逢的日子还有多远,我还能不能等来那一天。我只知道每一次我回到家,不管多晚母亲的房里总有一盏灯在为我照亮。记得我曾经为了赶稿而忙到凌晨,当我准备洗漱睡觉时,我看到母亲的房间里还亮着灯,我轻轻地打开房门看到母亲努力撑着疲倦的双眼望着我,那一刻我仿佛洞悉了母亲每晚的落寞,明白了一个母亲生活的所有依托。对于一个日渐衰老的母亲来说,儿女就是她的全部生活。

母亲越老在感情上就越发的脆弱,她害怕离别却又渴望能在离开的时候再多看一眼自己的孩子。怀着这种矛盾的心情她一直都要坚持送我离开,哪怕是一个转身的背影母亲都要不舍得望上一眼。我多想不顾一切的跑回去再拥抱她一次,哪怕是片刻的逗留都让我觉得仿佛抱着我的全世界,很多时候我多想一直待在母亲的怀里,或者再也不要离开。可我不能,我只能潇洒的转身,然后留给母亲一个决绝的背影。独在异乡我总是想起,母亲望着远去的公车一个人失落的模样,我想残忍的我留给母亲的必定是一种苦涩的味道吧?

我一次次风尘仆仆的走来,又一次次的转身离开,我的母亲依旧在等待,等待我的归来目送着我的离开。这个善良而可怜的女人已被生活折磨的疲惫不堪,她已经在风霜雨雪中日渐老去,再也经不起岁月的考验,再也等不起日子的磨练。每一次离别都像在凌迟她的心,可哪怕千疮百孔她依旧在等待。我不知道上苍究竟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心确乎已经越发的惶恐起来,我不知道我还要我的母亲等我多久,也不知道我还有多少的日子可以逗留,而现在我只想好好的陪在母亲身边,这个无辜的女人已经等了我太久。

母亲,我不能想象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样的活,我只知道,没有了你我的灵魂将无处皈依,故乡也就再也毫无意义,请你在岁月里慢一点老去,在时光的沉淀里等等我,等我回到你的身边。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