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写景散文】[丝路行记3]仰望敦煌 敦煌丝路怡苑大酒店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文/张堆民

敦煌是古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城市,它是沙漠中多种文明的交汇之处。绿洲、戈壁、沙漠形成了景致别样的天然融合。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老师为敦煌题词“丝路祥龙,敦煌点睛”,阐述了敦煌在丝绸之路上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

莫高窟是敦煌的精髓,它的形成起源于公元366年,传说有一位法名叫乐尊的高僧行游到敦煌。一天,他看到鸣沙山上金光万道,好象有千万个佛在闪耀,乐尊认为这是圣地。于是,就在崖壁上开凿了第一个佛窟,在此圆寂。此后,经过历代修建,洞窟不断增多,到唐朝时,莫高窟已有一千多个佛洞,因此,莫高窟又被称为“千佛洞”。岁月沧桑,莫高窟现存735个洞窟,壁画4.5万平米,泥质彩塑2415尊,藏经洞发现5万多件文物。莫高窟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圣地,被誉为20世纪最有价值的文化发现。

莫高窟是古建筑、壁画和佛像为一体的艺术殿堂。佛像千姿百态、神态各异,从雄伟高达33米的佛像到2厘米的小菩萨,从立佛倒卧佛,从圆塑到影塑、浮塑,手法各异,形成了有窟就有佛的壮观景象。从十六国、魏晋南北朝、隋唐、宋、西夏到元明清,不断修建和保护,才使得这些宝贵的遗产流传至今。

壁画是莫高窟最珍贵的文化遗产,现存4.5万平米,成为研究莫高窟的宝贵资料。莫高窟壁画年代久远,从脱落的壁画残迹,我们可以推断敦煌壁画大多都是叠层绘制而成,历朝历代在前朝壁画的上面再绘制新的壁画。环顾四周,壁画布满了石窟的墙壁和窟顶,壁画内容丰富,有帝王出行、农耕渔猎、冶铁酿酒、商旅往来、使者交会、弹琴奏乐、歌舞百戏等等,也有各民族的神话故事,其中最吸引人的当属飞天,一想起敦煌,就会想到飞天。飞天是佛教中的香音之神,能奏乐、善飞舞,飞天也是民族艺术的图腾,她身材轻盈,飘带飞舞,遨游苍穹,代表了当时人们渴望一冲飞天,探索未知空间的强烈愿望,飞天为敦煌增添了无穷的神话色彩。形象逼真的壁画反映了历朝历代的精神信仰和社会变迁,从现存的壁画可以看出,唐代经济繁荣,社会安定,绘画艺术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到了清代,绘画的色彩鲜艳,以大红大绿居多,工艺粗糙简单,保存价值较低。因此,壁画也凸显了一个时代的绘画艺术水准。

仰望敦煌,总有让人说不出的圣神。它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它是沙漠、绿洲、戈壁、蓝天等多种景色融合荟萃的地方;它是青藏高原文化、古印度文化、西域文化、中亚文化、中原文化、蒙古草原文化交相辉映的结合处;它是佛教圣灵栖息之地,它是梵音萦绕的净土。多样文明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落地生根,绽放异彩。

回味敦煌,总有让人说不出的沉重。看着一天天脱落的壁画,望着石窟前干枯的河流,听着导游“不知道敦煌最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在什么时间消失。“的沉重言语,内心无比痛楚。敦煌在哭泣,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方式避免动荡年代的无知和损坏,又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保护即将消失的文明?

体验敦煌,总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崇敬。7月24日“丝绸之路万里行”媒体团到达敦煌,我们有幸近距离见到了敦煌研究院樊锦诗院长,她从北京大学毕业后来到边远的西部小镇,从事敦煌研究50余年,用生命守护敦煌,用科技保护文明,用文化传承精神,被称为“敦煌女儿”。我们也有幸参观了尚未对外开放的敦煌数字展示中心,该中心第一放映室用全景式电影讲述了张骞穿越沙漠,凿空丝路的感人故事。第二放映室的球幕电影采用高科技,带领观众身临其境般地体验了仿真的莫高窟。走出数字中心,方然释怀。数字敦煌,不仅仅是现代科技的简单时尚,它凝结着樊先生和敦煌人保护敦煌的良苦用心。在莫高窟,我们随处都可以看到怀揣崇敬之情、身肩传承文化责任的讲解员,他们大多是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二三十年的老工作者。

晚风吹拂,绿树摇曳,夕阳中的敦煌山庄,气宇轩昂。穿越长长的庭院来到“后花园“的广场,沙漠、远山尽收眼底,彷佛人在画中。前方落日悬空,余晖映照,青山若黛。左侧沙漠浩瀚,金光灿灿,远方回荡的声声驼铃,似乎在诉说着古丝绸之路上的艰辛和苍茫。

敦煌,沙漠中绽放的绿洲,因为鸣沙山和月牙泉而分外妖娆。因为梵音萦绕而吸引人们顶礼膜拜。

敦煌,沙漠中顽强的精神,我们相信您永放光芒。

2014-7-24

于敦煌飞天大酒店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