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瓜瓜君,久未谋面近来可好? 近来可好 英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最近读了张嘉佳的《给我的女儿梅茜,生日快乐》、颜茹玉的《小灰有一只毛毛虫》、大冰的《对不起》以及耀一的《再冷也冷不过人心》等几篇文章,被温暖的同时也被感动着,我也由此想到了瓜瓜君,这个喜动不喜静的女汉子。

1.

13年9月,开学在即,刚从外地回来在家才待了两三天就匆匆忙忙的赶来学校,坐上大巴挤上公交,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像一个小小的蚂蚁在不断迁徙,我想这迁徙的大道是通向幸福的,但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一个人上路,可我并不感到孤独。

杨小宇在九月之前就给我打了电话,说会提前去,作为室友的他,晒被子打扫卫生之类的活我也在那次电话里全权委托给了他,其实我并不觉得他能把卫生搞好,可谁知道他确实做的出色。来学校的当天,还没坐上车杨小宇就打来电话说让我赶紧的,卫生什么的已经搞好,地板锃亮锃亮的都是用嘴吹的,还说是有惊喜。我表示嗤之以鼻,这家伙能拿出什么惊喜,平时除了晒女友还是晒女友。

风尘仆仆一路厮杀终于到了寝室门口,郑州的交通我就不多说了。看着熟悉的门牌号心里有的是欣喜,虽然在这个城市是离家可到这里却有一种回家的感觉,门是锁着的,我直接拿出钥匙开了门,首入眼帘的是杨小宇这家伙坐在电脑旁,短裤拖鞋黑背心,我说,屌丝啊,你说的惊喜呢?

杨小宇愣了愣然后直接说我眼瞎,但我确实什么都没看到啊,他指了指地板,我这才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瞪着小眼神看着我,就好像在问我是谁,仔细瞅了它,我顿时乐了,这家活明明是条狗,可干嘛卧姿那么奇怪,小肚皮全部贴在地板上,后腿是伸直的,就像人四脚八叉趴在床上的姿势一般,表示没见过,简直奇葩啊。

再瞅了瞅这个小家伙,身长和我的鞋子差不多,茶色的毛发,短短的尾巴,小眼神满满的好奇,舌头是伸出来的,整体看起来肉肉的肥肥的,配上它那特别的卧姿,简直萌翻天。

我把旅行包放桌子上,就开始问这个萌翻天的家伙是从哪来的。杨小宇开始各种介绍,总结下来也就是在家花了一千多大洋买的,品种泰迪,才一个多月大。俯下身看着这小家伙,它开始耸拉着耳朵没一点反应,我打断了杨小宇絮絮叨叨的介绍,说他这狗是不是太安静了吧,谁知道他说我被狗骗了,顿时大怒,明摆着侮辱我智商。

2.

接下我想说我确实智商低被狗骗了,这个小家伙安静个毛线,根本就是一个欢得按不住的主。洗去一身尘土刚刚坐下来休息,谁知道这小家伙犹如狂犬病发作一般,站起来就开始疯跑,跑到门口又迅速跑到阳台上,来回折返。我问杨小宇,你这狗是不是神经病啊?杨小宇习以为常很淡定的说它就这样。

也不知道它跑了多少圈,我看的眼都花了,然后它不跑了,我以为是累了该歇会了,可恰恰相反,这萌货开始慢慢的走到我脚步,直接咬了一口我的鞋子迅速跑掉,见我没反应又慢吞吞的走过来,小脸很谨慎,准备要下口咬我鞋子,我心生“歹意”要下手捉住它的时候,它直接一溜烟逃之夭夭,简直比兔子还快,这死狗还真聪明。然后不断的试探开始了,它貌似对鞋子情有独钟,以至于在接下相处的日子里,我的鞋子从地上放到了椅子上然后桌子上,它一天天长大,我还真怕有一天我要把鞋子顶在头上。

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午就这样要过去了,另外两名室友也来了,刘星和申刚对这个外表萌翻天的小家伙都很喜欢,抱着又揉又捏的,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想到它下午咬鞋子时的张牙舞爪,我笑骂它活该。

就这样四个大老爷们和一条小萌狗的生活拉开了序幕。

3.

“我的鞋去哪了?”

“我的袜子呢?”

“我的拖鞋怎么只剩下一个了?”

“卧槽,我踩到地雷了。”

“这是谁干的?”

我们怒气冲冲叫醒了杨小宇,他却迷迷糊糊的说了句别烦我倒头又睡了,简直不能忍,我们怒瞪趴在桌子下面的死狗,人家睡眼惺忪看了我们一眼,一双小眼睛很无辜然后继续又睡了。我勒个去,还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小子,虽然生气但不至于和个小家伙一般见识,于是只能自认倒霉,找鞋的找鞋,找袜子的找袜子,打扫卫生的打扫卫生,等我们终于收拾好,桌子下面的小家伙慢吞吞的走出来,站在阳台门口,摆了个姿势,又尿了,简直拉仇恨,它也不免被蹂躏了一番。

我问杨小宇,这小家伙叫什么名字?杨小宇说还没想到合适的,暂且叫“逗比”吧,你确定叫“逗比”?这逗比逗比的叫也不像话啊,然后我给它起了一系列的名字,比如卡卡、塔塔、茶花女之类的名字,可惜没被大家认可,也因此这小家伙被叫了好久的“逗比”。

没过多久薄熙来的案件全国关注,爱看新闻的刘星每天都在关注,我们和“逗比”都不感兴趣,各玩各的。谁知道案件影响很大,晚上室友们也会有所讨论,腾讯新闻不断更新报道,然后薄瓜瓜浮出水面,当时听到这个名字被雷到了,他爹怎么可能给他起这样一个名字,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关于薄瓜瓜我们又有了新的讨论,说来说去,不知道谁多了一嘴把“瓜瓜”之名按到“逗比”头上了,“逗比”也正式更名为“瓜瓜”。

我:“瓜瓜,吃饭了。”

刘星:“瓜瓜,你给我过来。”

申刚:“瓜瓜,别咬我鞋子。”

杨小宇:“瓜瓜,叫声爹。”

我们仨听到杨小宇的话瞬间目瞪口呆,话说咱不坑狗行吗?

4.

坑狗的生活还在继续,在和瓜瓜的相处过程中,慢慢的也明白动物和人是一样的,一样的生长期,一样的对未知事物充满好奇。一个月大的瓜瓜就像一个好奇宝宝,对什么都感兴趣,起初是咬鞋子,然后是在屋子里乱窜,接着它就想出门跑跑了,一有机会就偷偷地溜走,让我们很担心,幸亏我们住四楼,而瓜瓜这个萌货当时只会上楼而不会下楼,因此我们又放心不少。可有一次还真以为它走丢了,结果却是我们被骗的可怜。

由于瓜瓜这个家伙生来可爱,和什么人都玩得开,即便是陌生人它都可以跟着人家走,所以刚开始我们常常把它关在房间里,就像一闺中小姐,十天半月不出门。记得那天是早上第一节有课,醒来的时候将近八点,我们都起来忙着收拾,瓜瓜当时还在睡着,当我们基本搞定准备去上课的时候瓜瓜突然不见,叫它的名字也没回应,然后我们几个翻箱倒柜的找了好几遍没找到,几个大老爷们又赶紧出门去找,从四楼到六楼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去问,累到气喘吁吁也没它的影子,我猜测难道是它会下楼了,于是又一遍好找,终究翻遍了一到六楼还是没找到,杨小宇当时咬牙切齿的说不找了,肯定被人抱走了。我们几个人沉默了,感觉真怂连条狗都看不住。

悲伤的情绪还没蔓延,隔壁宿舍的小福建在四楼大喊瓜瓜找到了,我们立刻转悲为喜,但心里不免有疑虑,瓜瓜这家伙藏哪了。立刻回到了寝室,小福建正抱着它,它睡眼惺忪疑惑的去看着我们,瞬间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然后我们开始胖揍瓜瓜,真是太不让人放心了。之后小福建说是在他的棉拖了找到的,那个厚厚的兔子棉拖它竟然钻里面去了,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罪该万死简直不能宽恕。

我一直相信我们每个人的心都是柔软的,哪怕表面上清冷到对任何事物毫不在意但里面都会是暖的。这次瓜瓜的假走丢让我深刻的认识到有些东西一旦在你的生命里有所停留,那它就会成为你的牵挂,让你自然而然的想念。在以后的日子里,瓜瓜还是在不停的出逃,就好像是在试探我们对它的关心,但每一次我们都找得到它,然后揍它一顿,看它憋屈的样子哈哈大笑。时至今日还觉得瓜瓜是幸运的,我们也是,它幸运的是没走丢,而我们幸运的是没有失去它。

5.

上面说了太多瓜瓜添的麻烦,我不知道它看到后会不会有种想一口咬死我的冲动,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我决定好好的夸奖一下它。

如果一个人的魅力是靠衣着、谈吐、气质、品德等方面来体现,那瓜瓜就可以把这些方面替代,萌货的杀伤力往往是不可估量的,尤其是对女性而言,可爱调皮的小家伙是最招人喜欢的。

有几次带它出门,我们几个无人问津的屌丝被各种搭讪。去吃饭,刚进门就被服务员拦下,非要抱抱它,然后亲昵的不成样子,待我们坐下瓜瓜还在人家怀里,它还挺享受不乐意下来,服务员妹子也不舍得松开,然后问东问西,最后还是因为店里太忙才不得不放下瓜瓜离开。去KTV如是,去超市亦如是。我不得不叹服,人比人得死,人比狗也得死。

写到这里,有件事让我不得不感谢瓜瓜,因为它才让我有了一次特别遛狗的经历,这里虽说是遛狗,但累的满头大汗的却另有其人。

还记得是和女神约好带瓜瓜出门的,当时我事先把这死狗洗的干干净净的,香水用了小半瓶,它当时可不乐意总打喷嚏,不管它什么反应我的心情是挺美的。和女神汇合后,就把瓜瓜给她抱,谁知道好久没出门的瓜瓜乐疯了,在女神怀里乱窜根本抱不住,迫于无奈只能拿出装备让女神牵着它,或许你看到这里脑海里会出现一幅和谐自然的画面,女神牵着瓜瓜,慢悠悠的走在大校园里,晚风吹起发丝,裙摆也随之舞动,美不胜收。但事实绝非如此,瓜瓜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直接用跑的,善良的女神(不是善良的死神)怕勒疼它不得不跟着一路小跑,累的气喘嘘嘘,所幸我们都乐在其中,不然瓜瓜回去肯定免不了被我一顿胖揍。最后的最后是瓜瓜跑累了,在水池边趴在女神的腿上睡着了,当时的我,抬头老天除了羡慕还是羡慕,人混的不如狗,就是这个事实。

6.

话说除了羡慕这条死狗以外,我不得不说我还挺佩服它的,它能在我们百般蹂躏下坚持活下来还整天那么欢乐实属不易,要是换做我,早就跳楼死了,但瓜瓜这家伙却是跳楼也死不了的存在。

瓜瓜曾习得刘星同学传授的一门绝技,俗称站军姿。由于我们上课总把瓜瓜关在房间里,它天性顽皮,怎么能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它倒弄垃圾桶,每次下课回去寝室都是乱七八糟的,而最乱的就是刘星的桌子下面,各种被翻出来的垃圾还会有瓜瓜的排泄物,每次刘星回去就疯了,打扫之后总会胖揍瓜瓜一顿,但瓜瓜这个家伙却是屡教不改,在几次胖揍之后,刘星想到了处罚瓜瓜的方法,把它放在我们上床的扶梯上,前腿扒着上一阶后腿蹬着下一阶,整个身体也就保持着直立的姿势,如此奇特的发明成了瓜瓜以后日日夜夜的噩梦,但也间接的救了它的命。它从刚开始只能站五分钟到最后站半个多小时都不在话下,它的后腿练就了惊人的弹力,就连放在椅子上的鞋子也被迫转移。最后我不得不说,瓜瓜你个二货还真不简单。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进入磨牙期的瓜瓜就像更年期的女人,三个字,惹不起。平常瓜瓜调皮捣蛋,刘星总会教训它,可有一次它直接在刘星手上抓了一道红印,让刘星恨的牙痒痒的,申刚也有这样的经历,更倒霉的莫过于杨小宇,被瓜瓜直接在手上咬了一口,打了几天的疫苗,花钱不说还遭罪,杨小宇对它也是又爱又恨,就这样瓜瓜成了被嫌弃的对象,没人敢给它洗澡了,平常它就怕水,谁要是给它洗澡被咬了一口怎么办,当然小福建却是个例外。

每天说瓜瓜傻货的是他,在我们都不给瓜瓜洗澡的时候给瓜瓜洗澡的是他,让瓜瓜咬牙切齿恨透了的也是他。小福建是隔壁寝室的,因为阳台是共用的,所以他总会来逗瓜瓜玩,特别是给瓜瓜洗过澡后又抱又亲的,更特别的是他总会吓瓜瓜,每次都会让瓜瓜站在阳台上的栏杆上,虽然他扶着,但瓜瓜的小心脏还是被吓的扑通扑通的,狗胆尽碎。虽然说小福建对待瓜瓜也挺好,但就是这种恐吓的方式让瓜瓜差点赔上一条狗命。

7.

要从何说起,事情大概是这样的,中午十二点,我上床午睡,当时瓜瓜被小福建捉去站栏杆,貌似杨小宇也在,过了一会只听见小福建喊了一句“瓜瓜掉下去了”,我也就笑笑,平常小福建也都是这样吓瓜瓜的,可事实就是瓜瓜确实从四楼掉下去了,就是嗖的一声下去的,他们当时都愣了,认为瓜瓜肯定活不成了,但小福建和杨小宇还是迅速下楼,从楼下抱回了瓜瓜,庆幸的是瓜瓜并没有死,只是后腿断了,我们一时感叹这是平常站军姿锻炼的效果。其实也不能说小福建太残忍,主要还是瓜瓜咬人咬出来的结果,当时小福建扶着瓜瓜站栏杆,杨小宇刚好回来,因为上次瓜瓜咬了他,他狠狠的揍了瓜瓜一顿,再看见瓜瓜后悔自己当时下手太重,不由得想去抚摸它,可谁知道瓜瓜被他打怕了,直接张开嘴,小福建怕被咬条件反射松了手,以至于瓜瓜来了一次跳楼,幸亏是有惊无险,瓜瓜还真是福大命大。

这件事结束后紧跟是放寒假,瓜瓜就这样不知不觉陪了我们一个学期,杨小宇最后还是决定把瓜瓜弄回家养,毕竟一个宿舍被弄的乱七八糟,当时我还觉得挺好,至少以后宿舍可以干净些,现在想起不由得觉得自己当时的想法可笑。

放假后我们各自回家,由于当时那一段时间心情很差,最后的最后也没有和瓜瓜来个告别直接离开了学校。过年的时候给杨小宇打电话,问到瓜瓜,他说瓜瓜整天吃肉都吃腻了,我看它还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时间继续,新的学期到来,我们几个开始了没有瓜瓜的生活,宿舍里虽然欢乐,但偶尔还是会觉得毫无生机。这样的一学期我在努力考证,但闲下来的时候还会想起它,我从小没养过宠物,所以不知不觉中对瓜瓜这个萌货有了感情,它让我有了点牵挂,可它这条死狗也不知道给老子打个电话。

我时常问杨小宇瓜瓜怎么样了,他说瓜瓜在跟着爷爷生活,每天跟在爷爷后面,小日子过的很舒坦。今年五月一杨小宇回家,我拜托他给瓜瓜拍几张照片给我,可很不巧瓜瓜被他老表抱走了几天,而就这个暑假来之前我还在给杨小宇说,暑假回家给瓜瓜拍照片发给我,可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时至今日还没有发瓜瓜的照片给我,你说我该怎么想念那条又聪明又傻气又胆小又顽皮的死狗?

瓜瓜,你可知道当我看到一条狗尾巴长长的时候我都会觉得陌生,我试问我自己这是条狗吗?确实是,只是我被你的短尾巴影响了。

瓜瓜,你可知道当我看到别人抱着和你差不多的小狗时,我都会觉得那条狗肯定没有你聪明,毕竟你可是灵气十足,狡黠的小眼睛会说话。

瓜瓜,你可知道我再不曾见过像你这样可以四脚八叉小肚皮可以贴到地板上的小家伙。今年夏天很热,不知道此刻你是不是也像以前那样趴着。

没有你的照片也不知道你成长成了如何的模样。

8.

我曾试想,当我毕业后,工作稳定,自己一个人,我定会养一条如你一般的狗,聪明又顽皮,哪怕它倒弄垃圾桶我也决不会骂它打它,我不会再让它向你一般学着站军姿,不会让它体验从四楼掉下去的感觉,它将会成为我的亲人,如你一般,值得我好好对待。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