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忽有斯人可想(上)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只是一低眉,真的,一低眉就够了。————题记

我不再苦苦寻找你的踪影,因为已经找到.那你为何还是低眉,是否未悔平生意?对不起,我实在无法不想你。无时无刻不念你,彼时知卿心,闻说无归期,我自看桃红、自望月光稀。世界一如既往的平静,可我的城府已经泪雨滂沱。尤记青衫少年时,最肯忘却古人诗。不见风流不见愁,独对黄昏独对词。已是黄昏,蝴蝶在明灭的余晖下好像要焚成灰。静默,良久,很久,等什么从灰烬里面给我一点希望……回忆旧时节,你的城上下弦月,我的府凄凉凋谢,许下的谎言埋没在黑夜 。逆风穿过荒野,我无力面对,只能依稀认出你的眉睫,却无法辨别。恍惚中,我想抓住你的手,可只抓到一把浓浓的落寞。这会是哪儿?为何如此难走!点起千秋灯,才知道这里便是我的城府了。宛如寻常巷陌,偏偏缺了人物。可是缺了谁呢?检索记忆的空白,貌似熟悉的情景已然走远。还能回到当初么?记忆是什么?或许在思考这个问题时就已经离记忆越来越远。摇摇头,微颔首,静敛容,在我的印象中有一个淡静若水的女子,白衣素裳,清容俊秀。然而你现在又身在何方,可知远方的人一直为你等待?

是夜,未央。虽是夏季,可寒意还是一层层地把我包裹。开启折扇的姑娘啊,你应该依旧在浓浓的关怀中轻扑流萤。窗前的吊兰不安分的伸向外面的世界,我的眼神随着它的枝叶。于我,它是知道的,知道你在哪个方向,所以我夜夜听它的碎语,听它讲述着关于你的讯息。抱歉,我确实瞒了你一件事。我之所以睡得迟,不是失眠,是不敢睡,生怕忘记关于姑娘的一颦一笑、一蹙一怒。不过这是我最后瞒你的事了,不会有第二次。等待天空破晓,只为求得一天的新始。再有一会儿便是第二天了,想到曾与你谈论那么长时间的时候,你不知道少年等了少女的时间远远多于几万次的日升月落。你更不会知道,为了如今的时刻我已屠尽了诸神,我攀爬过断情山、穿越过荒原和沙漠,我曾用只剩下骨结的手画出“慈悲”,我否认了“人就是人,妖就是妖。”,我成为过狐妖,我变成过道士,我………………

月光稀,寒露衰草萋,少年已不想重踏故人地。深夜,忽有斯人可想,不亦乐哉!!!!!!!!!!!!!!!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