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记事散文】浪子日记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在昨天到学校来的前一个小时,我和爸爸又闹了意见。因为弟弟在学校不听话,爸爸说是因为我没带好头,说什么老大搞不好小的自然没希望,他骂了我。

我知道自己以前是做了很多错事,可我已经在改,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老是骂我,难道做错了事我就一辈子是坏人吗?

我是知道爸爸的辛苦的,全年在外打工挣钱为的只是我们能好好读书,受的罪受的白眼真的不是我们做儿子的能够想象的。还记得他说过有人要打他,那一刻才知道原来爸爸没我们眼里那么坚强,也不是那么天不怕地不怕,也是那一刻我明白了自己当初有多不孝有多伤他的心。

他说过这次要是弟弟考不取二类本科,我也没必要读书了。说实话,我明白爸爸的苦心,他之所以一年到头拼命挣钱为的只是我们能给他一个念想,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儿子也能从读书这条路走出去。

作为这样一个父亲的儿子,我是有愧的,来到这个学校我还是做了很多对不起他的事,所以这次他骂我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知道怎么着他都是为我好,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好。

把那几个小猪找到了以后,我拿起行李一个人走了,妈妈在后面跟着问我到底从哪儿走,我没作声,因为我怕她听出我想哭。

爸爸也跟了上来,他说要送我,我回过头说“不用送”。我走了,我提着行李从小路一步步的向车站走着,我想起了常常在想的高中生活,又想到了爸妈的辛苦,我还是把泪水逼回去了。

走在这条小路上,我没敢往回看,我怕看见妈妈还站在那个路口看着我远去那无助的叹气过后的低头,我怕看见爸爸脾气过后想道歉而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嘴唇微动,我怕自己践行不了“好男儿走路不回头”的古谚。

好不容易走到了那条所谓的村级公路,我停下来擦了擦满脸的汗水,当我忍不住回头时我看见爸爸骑着车追上来了,他没说话我也没说,他把车停在了前面的平路上走回来伸手准备帮我拿行李,我没让,我躲开了。

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突然之间我很后悔,他没做错什么。我追上前把最重的行李给了他,他笑了笑把我提着了。

来到车前,因为路面不是很好,我帮着把行李绑好就走了。走到大路上,他早已把水龙头拿下来了,他让我把脚上的泥洗洗,我了走过去。我没想到的是自己用木棍在弄右脚的时候,他却用手帮我擦了左脚····

坐在车上,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只有无声才是最好的变现形式。就那么一路无声之后,我开始说一些开车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很快就把话口说开了,好像只要一个人开始了就有好多话要说似的,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镇上,坐车去了水布垭,在那里坐上了去宜昌的车,路上不止一次的打来电话,问的都是是否已经上了车路上是否安全····

到了宜昌,他发来短信问的还是这些问题。我好感动,在以前他也是这么做的啊,只不过今年他学会了发短信,只是几个文字就让我比以前多了这么多感触,多了这么多无言的动力。

在路上,我一直在想如果自己学不好会是怎样的结果,我想了又想结果是可怕的,我只能尽力阻止它的发生,避免那时的后悔和心酸。为了爸爸的那一点点他所谓的私心,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瞎混了,以后他说的每句话我都会照着去做,在以前我也曾怀疑他的真假,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发现还是他说的对。

我对爸爸撒了谎,我说这个学校比我们高中大了不知多少倍,其实,它比我们高中小了又何止百亩?只是为了他放心,我说了谎,也许有一天他会发现事实,可我相信等到他发现时我已经走向了成熟,走到了成功的行列。

也许,以前做错了太多现在才会这么后悔和自责,可是我依然相信我能变好。

到了学校就打电话回去了,报了平安后好久的无言,“你要跟你妈说话吗?”“嗯”之后电话给了妈妈,还是那些话,最后挂了电话,我心酸已极。我怎么会和他们这么远?!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