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清明节散文】风起清明,季月之暮莫忘归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将逢清明时节,天空亦见细雨纷飞绾就淋漓哀歌,火神巷多了神色凝重的行人,脚步皆为缓慢,在临街贩卖白事用品的商铺购买上坟物什。

从记事开始,每逢清明节,奶奶都会督促父母都为家中逝去的亲人焚纸烧香。她总是担心在自己身后,没有人会为她烧香、为她焚纸……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奶奶逝去十四年之后的这个清明节,分外的想念她。

在我记忆中,奶奶是和蔼、亲切的。没有一般小老太太那么重男轻女的思想,对我这个长孙女极疼极爱。她习惯了在每天临睡前独酌一杯小酒,每年菩萨生日的时候领上我去几里地外的小庙,敬上香火郑重叩拜,对菩萨默念自己的祷告与期盼,不外乎是保佑子女生活昌盛,孙女孙子健康之类的。

族里常有老人讲,我像极了奶奶,母亲也这么说。于是,想念奶奶,期盼奶奶、遐想奶奶,既是我成年之后生命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又是我感情世界中的一种烦恼。有时侯会为过早地失去奶奶而觉得遗憾,强烈的想念之情常差使我想要了解她。常捧着那黑白照片凝视的倏然瞬间,心头都会暗涌着无限哀愁,没来由的疼痛,让我格外心疼这个守寡几十年含辛茹苦拉扯大四个子女的女子。在这片刻间心头还是有些独怜、落寞,同样的眉眼、同样的模样,是否会续就同样的宿命。

我常想,我该是不孝的孙女,该受人谴责的。奶奶坟头常是野草丛生,荆棘密布的;对奶奶的模样的相关记忆也只能依靠那张泛黄的黑白照片来维系,更不记得她的声音,只隐约记得奶奶唤我“美儿”。

其实我是羡慕那些家里有老人的,羡慕使我愈发的想念。无论青葱岁月,还是现在半步沧桑的时期,多少艰难,多少痛苦,多少无助,我都习惯默默无言望着镜中自己酷似您的容颜,泪眼朦胧的模糊中便觉暝暝天国中的奶奶,是陪在身侧的。

“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连日来无休止的绵绵细雨,似是为清明节的到来做铺设。情绪便纷杂起来,桩桩件件的往事涌到眼前,最清晰的便是奶奶弥留尘世最后的一刹那,连细节都那么清晰。我就那么见着奶奶咽下最后一口气,自此幽冥相隔,再不能见。

三柱清香,两行浊泪,一杯淡酒。

季月之暮,寥寥数语,告与君知。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