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初秋小集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初秋小集

一公司老总碰上一个官司,是起诉他还账的。他夸口道:“他想告我?妄想。我上面有的是关系,随便找一个人就能压住法院,他要是能打赢那就是中邪了。”

出乎这位老总的预料,一审他败诉了。

他随即提起上诉。

上诉之后,他又夸口:“第一审我是没在意,不值得找人;你们看吧!第二审我随便找个人,就把一审推翻了。”

二审判决下来了,结果是维持了原判。

他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继续夸口道:“我还要申诉,官司还没打到头呢!”

有人告诉他:“虽然你可以申请再审,但不妨碍执行啊!”

他大脑蛋一摇,还是满不在乎地说道:“呵呵!不要以为我会给他钱,等着瞧吧!”

大街上,一些人十分休闲,溜达着,还带着一条或几条小宠物狗。这些人中有男有女,宠物狗的品种也各有不同。这些宠物狗们,有的被主人用绳子牵着,有的则是没有缰绳,放任自行。带着缰绳的,只能紧随着主人的脚步;放任自行的,则逍遥自在多了。

这些宠物狗们,颇具灵性,一点也不怯生。有的还很会配合主人的思想似的,主人高傲,它也会昂头挺胸,一幅谁都不服的样子;主人悠闲,它也半睁着眼睛,从容淡定。

这些倒不以为虑。

有些宠物狗的主人们,带着一条或几条威猛高大的宠物狗,有的牵着,有的也是放任自行。也许是的确很了不起,也许是真的财大气粗,他们带着他们的宠物狗,行走在马路上,炫耀似的。看到路人惊慌的躲避,绕行,他们会流露出一幅轻蔑的、自豪的神情。路人看到这种情形,应该都会选择躲避,不然不但惹不起这些宠物狗,也许更惹不起这些宠物狗的主人们。

一老太太,今年八十五岁的高龄了。她从六十五岁那年,因为老伴死的冤屈,就开始和老伴的单位打官司,可到现在也没结果。今年她又贪上了新的官司,这场官司的被告不是外人,而是她的一个孙女。这个孙女是她大儿子的女儿。原因是老太太的一直单身到病死的一个女儿的房子被这个孙女霸占,她听从了其他儿女的鼓动,坚决要和这个孙女争女儿的房子。

我问她:“你这么大岁数了,和你孙女打啥官司?”

她回答:“我不打不行啊!我女儿的房子应该有我一份啊!”

我又问:“你不是有房子住吗?你孙女占就占吧,对于你来说,既然不缺房子,何必再去争呢!不如省点心啊!”

她回答:“那不行啊!我孙女不该占的,我争过来,等我死了,应该由我的全部儿女一起分啊!”

我无语,老太太竟然想着她死后儿女分财产的事呢。

几个男人到一家洗脚城洗脚,一个人去过,认识一位很胖的服务员。安排好房间,服务员过来。去过的这个男人提出还要那位胖乎乎的服务员过来给他洗.

不一会儿,那位很胖的服务员过来了。大家一看,就是很胖。其中一位随口说道:“呵呵!就是不是很瘦。”

正在给这位脱袜子的服务员噗嗤笑出声来:“呵呵!你真会夸人啊!”

昨天下午下班,下楼不远,前面有三个女孩,都穿着裙子,看来也是下班回去。突然从我身后发出一声喊:“美腿等等我!”我扭头一看,一个女孩正急步前行,从我身边匆匆而过。前面三个女孩都回过头来,其中一个不无调侃似的嘻道:“你喊谁啊!”接着几人大笑,一块儿行走。

2013年8月29日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