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浣纱溪的回眸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浣纱溪的回眸

作者:雾吟风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题记

浣纱溪又名若耶溪,充满诗意的名字。若耶溪傍采莲女, 笑隔荷花共人语,那里的女子一定很明媚,得江南山水钟灵毓秀,春来,似桃照水,巧笑妍红,夏至,如鹭展飞,香袂风举,人生若得见,烟迷青衫不思归,归去空断肠。西施便是这万千红尘一朵最嫣然的桃花,粉面,红唇,皓齿,乃至青丝云鬓,纤纤葱指,水一样柔软,风一样婉约,雨一样缠绵。

她如流水的柔柔,如轻烟的缓缓,如晨露的莹莹,如轻红的袅袅,只希望是一个人的禁地。等待那个梦里的人,等待他入侵,等待他攻城拨寨,她只属于他的一瓢水,只解他的渴。他不来,她就与清风白云对话,与花木虫蚁共语,惯看门前溪河空水悠悠,绿阴沉沉。在一份淡然的流年中沉淀,她的梦想一直这么简单,直到那个人抛开红尘琐事,与她共赴一场人世的长约。不管四季如何变幻,对她一如初见,牵着她的手漫步烟波长堤,并着她的肩拾翠芳汀长洲,对着她的眸诉说春花秋月。在他的心里永远是绝世的美丽,在红花绿叶衬托下,再没有人可替代。

她记不清是三月还是……,桃花正开着,她浣纱溪边,他溯流而来,一叶兰舟,一柄笛管,惊了一林幽静,惊了卧水鸳鸯。一抹水花溅了她那袭白纱罗裙,她还没触及他修眉下的浅笑,就腮生红霞,一头倾城的羞涩蔓延。就因在烟水茫苍处看了一眼,他就住进了她的心,融入了她的魂,他的笛声在她心间恣意飞扬,他的身影在她梦里纵横驰骋,他的舟直抵她的心岸停泊。她知道他已让她心动不已,她中了他的情毒,从此无可救药,甘愿为他花开,为他飘零。她是多情的,象所有的女子一样,热衷织梦,用情针爱线密密地缝织,缝织多少旖旎的梦境,他的范蠡那样风情翩翩,迷了心,醉了眼。她也自信,范蠡会给她竖起一个家的屋檐,因为从他的笛声听到了悠然南山的向往。三两间茅舍,你我端坐对面,轻拿竹筷,嘴角轻开,往彼此的碗里加添饭夹菜,窥彼此的青颜梅腮,直到流年尽抛,韶华老去。

然,这终是一个梦想。范蠡是所有女子心中的英雄,国家重于泰山,情感服从理想的需要,奔波在复国的大业。他是那样耐心细致,大义凛然说服她,她知道自己是千般不愿,本已相思难捱,何况另抱琵琶。她还是任凭她的驱策,谁叫她中了他的情蛊。如果他是一首诗,她就是她诗句中的一个词,一个字,她要为他平仄押韵;如果他是一棵树,她就是一树繁花,为他飞红千溅。爱是如此难舍,命运却叫分开,左边猜来右边怪。她被故国交易了,被心爱的人送到仇敌的怀抱,却要她肩负伤害爱她另一个男人的重任,让他国破家亡,万劫不复。这是怎样的痛楚,她只是一个弱弱的女子,她那窄肩纤腰,如何承担这强加的巨痛,一场男

人的争王称霸的游戏硬把她拽了进来,这是爱的戏弄,还是命运的不公。她迷茫,她纠结,不要这般悲壮,她只想重复两个人简单的爱情,守着一院的鸡鸭,浇一畦菜地,走过四季,慢慢变老。

就是门前这条若耶溪,千百年来,通向水性吴山越水,通向悠远的峥嵘岁月,通向一个女子的传说。那一年,是否春暖花开,是否雨洒江天,已无从考据。可以想象的,是她带着浓浓的眷恋,丝丝的不舍,缕缕的伤感。一叶舟,一架车,云鬓高挽,白纱飞扬,漫过长长的烟堤柳岸,辗过凹凸不平的山阴小道,莲步轻移,缓缓走向未知的命运,一腔心事,欲与谁说。那个爱笑的女子从此蹙眉,已然失语。随行的范蠡感染了她传递过来的疼痛,用微笑接纳,以一段沉默的死寂,来静观这远去的孤独,从此欠山欠水,又有谁来感念与抚慰……

多少年后,站在这高耸入云画阁深殿,烟锁重楼,柳围黛墙,小院闲来春已暮,重帘未卷影沉沉。望极故乡的苎萝山,渺茫不见,那里的桃花是否谢了,藏在心中的灯影渔火也渐渐熄灭,山阴道上的牧童柳笛声消难觅。遥望雾迷津渡,归鸦入巢,渐浓的暮色,锁了一庭风露。黑色的蝙蝠从重檐的一角飞出、翩舞,是她心中的一种痛。清瘦如月的她,或穿行廓桥,或倚遍栏杆,或轻吟,或浅唱。直至夜半怯怯入梦,念念不忘的梦呓,是他的名字。不管梦里梦外,点点滴滴关情。一念起,醒来独对一窗风清月白,抬眼已泪流满面,这眼泪的成分,有憎恨,有怅然,有无悔,有失落。

远处传来喊杀声四起,巍巍的宫殿,烈焰熊熊。那个王,眼眸里充满无可奈何的责问,关于王的一切,象烟一样轻轻消散,王的功绩,只有寥寥数笔,时间,地点,不详。他的目的达到了,而她的心碎了,碎得那么彻底,这是她要的结局吗?悄然隐去,留下一个秋风般怅然叹息。

细将瓦砾分明看,片片飞来落叶愁。

而今,我站在这片历史的废墟,凝视这片土地,每一寸都是历史的沉积,每片瓦砾都散发沧桑与一段隐秘,最初营造的辉煌已经湮没于尘埃。而那个女子爱的泪水与迷茫,迫使我沉思。透过密布的苔痕,青石的摩刻,依然不能挖掘你断魂的故事,积淀的情怀,尘封的幽思,我的笔画不出你几丝清明,点不成你几滴清泪,缝不拢你感伤的落寞。我很想时光逆转,在一个春天遇见你,询问你心底的惆怅。我久久地徘徊在这洁净的青石板上,我的跫音由浅渐深,却生怕惊醒了你千年的心事,这么美的你,这么静的你。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