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今日又逢君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白落梅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而我想说:“所有的重逢,都是因缘未尽。”

有的重逢因再次的相遇,故事又有了新的开始;有的重逢只是又一场泪眼相送。

重逢,一个多情而又心跳的名字,一个浪漫而又暧昧的词语。多情是因它可让已经冷淡的情再次升温,或擦出新的火花;心跳,只要是曾经深爱过的恋人,再次相遇,或多或少都会撩动一下那根藏在心底深处的弦;之所以浪漫是因它可让因种种原因而不得不分开的情人又有了一次美好的邂逅;之所以暧昧,往昔的情人相遇,难免会有眉目送情,虽然只是眉眼间流露出的浅浅情份,但往往就是因这浅浅的情更让人遐想连篇。

很多人都有过在心里遐想与昔日恋人相逢的种种场景,或者在安静幽深的某个公园的角落,或者在深秋的某个清晨湖畔,或者在山涧的一条小溪边,或者或者……

而我与风分手之后,同样也想过,我们相逢的种种场景,或是在江边河畔,或是在某个黄昏的路上,或者……

风,是我曾经倾心相爱过的一个男人,他的温柔,他的帅气,他的那浅浅的笑容,和他种种的好。曾使我迷醉并深陷其中。

如果不是因早就有了静的存在,我想我和风会一直相爱到地老天荒的。静是他从小的玩伴,也是他未婚妻,这是他父亲从小为他定下的娃娃亲。这年头本不兴什么娃娃亲,可静不同,静不但是他的未婚妻,也是他的恩人。因为风上大学的一部分学费是静辛辛苦苦在外打工挣来的钱支资助的。

风家在农村,他妈妈又长年多病,无法劳作。家里的重担不得不全落在他父亲的肩上,父亲只是一个在地里刨食的老实农民。家中还有一弟一妹,正在上学,经济的窘迫可想而知了。

风本想高中毕业外出打工,为父母分担些家庭负担,这时是静的顶力相助,才让他顺利得以上学,静是一个如她名字一样安静,但固执的女子。

风并不是一个不知道感恩图报的人,只是恩情要用爱情来回报未免也太沉重太悲哀。风在求学的过程中总是拼命的打工,尽量不花静的钱,他说这样会让自己少了些负罪感,因为风并不爱静。

风有次试着对静提出分手,并说会加倍还给她支助的钱,可静要的不是钱,她要的是和风一生的相守。并说如果风一定要分手,就以一死来结束这一切。

当爱情遇上生命为代价时,这场爱情不管有多美好,也是不幸福的。爱情是圣洁的,也是沉重的,如果再加上一条沉甸甸的生命在里面,这样的爱情不管谁也无法承担得起。所以我毅然选了挥刀斩情丝。痛是肯定的,也是彻骨的。一段倾心相爱的情就这样生生的切断了哪有不让人痛彻心扉呢。但与其长痛不如短痛,这是我的风格。

风与我本在一座城,城很小,重逢是必然的。有人说,有些相遇只是一个悲剧的开始,有些重逢只是把原本淡化的痛再次撕开重痛一次。我和风当初的相遇只是一个悲剧的开始,如今的重逢也只是让曾经彻骨的痛再次重痛了一回。

那天,我正在河边漫无目的走着。不设防间,对面走来一个同样懒散的男人。英俊,潇洒,浅浅的笑,只是多了一份淡淡的忧郁——是他,风。那个曾经让我魂牵梦萦的男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他,心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相遇微微触动了,如一粒小石子撩拨了一下平静的湖面,涟漪微颤。

风,如当年的他一样,依旧帅气,潇洒,笑容依旧迷人。从彼此凝望对方的眼神里,依然看到了曾经刻骨铭心的爱与不舍之情。只是,今日,与当时一样,现实依旧如一个狰狞的魔王横亘有我们中间。

除了能问候彼此之间过得是否可好,就是道一声尊重。

风转身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他眼里滚落的泪,一段情相隔了这么久了,再次相遇还能使对方为之潸然泪下,也是一种欣慰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风,看着风离去,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慢慢变小,变小……

泪水不知何时,无声的滑落,掉落在我脚下的一朵紫色的小花上,花因泪的突然滴落在上而微微抖动着。不由得弯下腰,摘下了那朵带泪的紫色小花,看着躺在我手心里的小花。思绪飘回到了与风在一起的种种画面。

婷,我看到一只美丽的紫蝴蝶在我身边快乐的飞舞。风说。

在哪儿?我傻傻的问。

在这儿呀!小傻瓜。风指着的我鼻尖说。小傻瓜是风对我的爱称。

……

这是那个夏天的一个傍晚,我穿着风为我买的紫色裙子和风在校园里的榕树下散步的一段对话。

一阵风吹来,花随风而飘落到河水中,看着它随着水流离去的身影……

仿然明白,再次相逢,同样只是彼此最美的彼岸花,只是又一场泪眼相送。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