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怎一个贪字了得---广州印象之一百零三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车厢里平平稳稳,轻微的震动犹如脉搏跳动,证明了列车还在奔驰,还在向世人展示着其旺盛的生命力。靠近窗口,我平静地望着稍远的参照物,一忽儿是村庄,一忽儿是树林,一忽儿是高压电线塔。这些参照物有条不紊地向后退去,完全感受不到风驰电骋般的刺激和快意,只有生活本就如此的恬适和安详。想来那个判了死缓的刘志军,也为我们办了件好事,把中国的出行速度提升得比美国还快,还使人产生了理所当然的感觉。

六月下旬回荆州办事,几乎是空手上车,连鞋也没有多带。脚下一双舒适便宜的塑料拖鞋,将伴随我走过半个中国,去也是它,回也是它。图书馆借的一抱书,留在了暗无天日的出租小房里,孤凄的等我归来。别当心没有书看,荆州古城的图书馆,更是我交往几十年的老朋友。在它刚躲过文革的大火,从地下室出来重见天日的时候,就与我一见如故了。这次回家,打定主意,不沾电脑不想广州,办完事后,扯起胯子睡他个天昏地暗,让身心彻底的松懈下来,做个连环美梦。

车厢里像教室一样安静,是做梦的好地方。出市区不远,就有不少人把头靠在高大的沙发上睡了。也有几个人埋头玩手机游戏,还有人在看列车上提供的杂志。我随手抽出一本杂志翻了几页,了无兴趣,又插进椅背上。百般无聊,突然想起上车前买了一份报纸,急忙从塑料袋里取出来。好厚的一叠纸,足有半斤重,怪不得有一篇投资指南的文章写到,去年只有投资报纸的才能盈利。一块钱一份,卖废品能卖一块五。

摊开报纸,头版醒目的提示刺得心疼,白云区官场地震,以原区委书记为首的七八十人受审。广州市下手真狠,走进沙地随便一扯,就带起了一大把连根带须的花生。我到此地一年多,就住在白云区,没想到是在一群贪官的英明领导下生活。这次好了,贪官没了,区里开会也凑不到法定人数了,我们这些老百姓该谁来领导啊!本想丢开广州,丢开工作,轻松个十天半月,可广州就像一块狗皮膏药,贴上身了就很难扯下来,让你酸麻难忍。我一直关注着案情发展,到七月中旬仍然一头雾水。只说是征地卖地引发的腐败案,事例和涉案金额一概未提。有篇文章透露了一个细节:一个村干部贪了三百万还不知道自己触犯了法律,可见流入这七八十人腰包的钱财数额是多么巨大。

那天的报纸上还有另外一则消息,香港红会负责人用捐款打通大陆的关节,受到审查。用公款办公事,在我们这里算个屁,说不定还要嘉奖他有开拓精神。境外的法律就爱吹毛求疵,丢西瓜捡芝麻,一路诸侯收点儿小礼品也要上缴,否则就当贪腐处理。真正的大案要案没查出几个,尽是一些鸡毛蒜皮。哪像我们,鸡毛蒜皮不管,那是小节,要查就是惊天大案,涉案金额换成纸币得用汽车拉。这就显示了制度的优劣,在西方,只抛出小鱼小虾糊弄人民,我们就敢打老虎。想来这些倒下的人,真替他们不值,错生在这个国家。若在西方当官还不是屁股坐得稳稳地,哪怕贪了再多的钱也没事。君不见在那些发达国家里,这些年来,查出来几个贪腐大案?相比我们,不啻两重天。我们的政府开会,九成代表否决阳光法案。不明白吗?这是在养虎,养大了再打,打虎崽好没面子。

贪官里也有能人。在京广高铁上,看着无边的美景飞奔而来,转眼又急驰而去,不由得感慨物是人非。当年刘志军在这条线路上试车,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列车像脱离了地球的引力,扎向宇宙深处的黑洞中。工程师吓得脸都白了,他却满不在乎说,老子一个部长都不怕死,你怕什么?高铁在他手上起步,在他手上辉煌,可他在辉煌中腐朽倒下了。

六月下旬,他的判决还没下来,但人们早就把他忘了。列车上没有一个人提到他,只是偶尔有人说起了票价太贵。我想,对这种不怕死的干员,应该像朱元璋惩治贪官一样,身上挂着待决的牌子,脖子上戴着枷锁,由全副武装的衙役用绳子牵着,依旧放回衙门里办事。

七月上旬,判决下来了。

死缓。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