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不了的烟缘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吸烟人的事,谁心里都不见得是什么好滋味,毕竟烟有毒害,既花钱又燃烧生命。沾上了它,就像是一不小心惯出的坏毛病,永远有着揭不得的伤痛……

有人说我,你哪算什么吸烟,三抽四戒的。话虽这么说,可谁人心中不曾有过感伤?谁人心中不曾有过情结?毕竟不是每一个人生印迹都能轻易的挥之而去。

儿时,总幻想着那叼着烟卷的感觉,吞云吐雾间说出的份量,听着、看着都是一种羡慕,闻着就是一股清香。那时,因为家父早逝,弱小的烦恼成了我心中最大的阴影。那时,我和村里的几个同龄人经常混在一起,嘴里叼起草烟卷,手搭在后背,装着大人腔,一幅神气活现的样子,几次被家人发现,就被母亲骂得狗血淋头;有时拾得个长点的烟屁股,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村头巷尾;结果下来,大都呛得哈欠泪流,可谁也不愿在人前服软,不知不觉间便埋下了一生的祸根。结束儿时的好奇,是因为吸完一根烟屁股后得了一场重病:发烧连着打摆子,上吐下泻,天旋地转,山崩地裂。大病之后便不再有过冲动,幸好不久入学了……

师范毕业那年,也许是因为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间,同学和朋友经常聚在一起,便偷着学起了时髦,多抽得几回伸手烟,不知不觉间口袋里也揣起烟盒。不过,这的确只是好玩。

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到离家百里外的山村小学,因为起初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那种遭“发配”的感觉甚是凄凉。每到黄昏,我守着一人的学校,心里怪憋屈,总认为自己被亏欠,老有怀才不遇的感觉。在那段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黄昏都独自一人站在高山之巅,对着天空、向着远方无休的呐喊,喧泄着心中那无尽的抱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一人躲在房里偷偷落泪。那时,心有浮躁,尚且肤浅的我并没有被书本和知识所包容,心里那份孤独和寂寞难以掩饰。俗话说:闲烟闷酒无聊茶。闲着总不是好事,无事便生非。那时,吸烟便逐渐成了一种习惯,后来还学会了卷土烟,真有点像大烟鬼。

出道久了,便多有在人前走动,可教师的那份薪水说什么也咽不下大气派,老觉得在人前不得劲,特别是上瘾那会烟难见人心难受,便横下一条心来:戒吧戒吧。吸烟上了心,不是说戒就能戒的。我的运气还算是好的,一场重感冒,茶饭不思,烟的感觉少了……这次戒烟还真就这么简单。

母亲住院那会,我在医院陪护了一个多月,那时县医院条件还很差,病房里的杂味令人作呕,我用了几次清新剂都不管用,最后把烟给点着了,当然,也是为了迎合的需要,没想到这膏药帖在伤疤上很快就起了口,我里外都着急。母亲白挨了一刀就出院了,最终落下了半身瘫痪。每次回家都是面对母亲强挤出的笑脸,那种病痛中无奈与依恋的神情,现在回想起来特别心痛。母亲三十才几就开始守寡,二十五年含辛茹苦养育了儿女七人,其中的艰辛是她唯一的“专利”。母亲为了我们受了太多太多的苦,我们却为她做得太少太少,而且,因为我们的无知与无能让她老人家过早的离开了我们,还遭了那么大的罪。这次骨肉般的分离,最终了却了我的又一段烟缘……

成长中的阴影并不会因岁月的移转而消失,那一份隐痛总会在一定的时候再次轮回。刚任校长那会,我还能洁身自好,但是,毕竟教学之外还有很多东西值得研究。有时几杯苦酒下去,烟又上来,前科又要犯了,虽然不怎么上心,却很少间断,有时不抽上一口心里还觉得少了点什么,一个危险的信号又在我心中响起,接下来又将会是一场怎样的劫难?我在默默的祈盼苍天快快变冷。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健康对于一个中年人有多重要,而根据以往的吸戒经历,一个不寻常的人生磨难在不远处等着我……

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咒骂天气变暖的事。你看:过几天就大雪季节了,还不见霜呀雪呀的,看来这个环境的破坏已触及到了每个老百姓。听有经验的人说:冬天里一场秋雨一场寒。果不其然,一场难得的甘霖之后,天气骤然变冷,冷不防还真得了一场重感冒,我心里不住地感谢上天的这份恩赐。这才过几天,倒也不怎么感到难受,不过这冒感得是一次比一次切心入骨!

……

人生如登山,不同的高度就有不同的境界,不一样的人生就有不一样的体味。我想,此生注定有这不了的烟缘,冥冥之中它似乎总在诉说着什么。人在旅途,总有些东西难以割舍,一旦拥于怎么会想没就没、说了就了?它总会在你人生的特殊时刻不期而至,如影随形,相伴久远,而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不再拥有。人生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人生的起起落落、世事轮回,不正是在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之中延续着的吗?

斩不断,理还乱。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