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沙湖自然湿地的黄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沙湖自然湿地的黄昏

程志峰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前往沙湖自然湿地的打算,能目睹沙湖自然湿地水、芦苇、夕阳浑然一体的壮丽景色,却是我一次机遇中的偶然。

我与同伴小叶子等几人来到了这里,是受北斗星影视制作公司刘总之邀,观看《沔阳1911》电影在此场景大戏的拍摄,因为车座问题我一度决定不来的,由于刘总诚恳相邀才得以成行。时序九月,节至中秋;郁郁葱葱的芦苇荡凝岚蒙紫,处女般的恬静淡定,丁字形水泊,一处伸向不远的对岸,一处笔直的向南延伸;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也照耀着浩渺的芦苇荡,在这里我暂时离开了囹圄般的书斋,离开了喧嚣不已的街道,离开了充满汽油废气的小城,来到大自然的圣地,求得一次心灵的释放,满足一下对拍电影场景的见识和好奇。中午转钟两点才吃上拍摄剧组提供的午饭,土豆烧猪肉片、清炒藕丁及炒包菜加米饭,我们肯定是饥肠辘辘,小叶子饿得哇啦哇啦的叫唤。我们刚吃上几口,从四十公里远的沔城转场的剧组人马就到达了,导演张少军、一号女演员高赫和其他演职员工不声不响的盛饭盛菜,吃完就投入到紧张的拍摄准备,人人干练利索,其敬业精神让我肃然起敬。

辛亥革命时期沔阳义军民众千帆竞发救汉阳的场景戏拍了一场又一场,那么多渔船和那么多临时群众演员得力于沙湖镇政府的组织。一只摩托艇高速来回穿梭,指挥着这盛大场面的拍摄。这个情节拍完了,开始转移地点筹备拍另一个情节戏,这时间已近下午四点多钟,一辆小车回仙桃,车上有一个荆楚网的记者,还有三个空座,我将机会给了小叶子等三人。我捡了一小张别人扔下的报纸垫在屁股下,目光扫描在水泊与芦苇之间。

处的高潮时出现,无疑是整个制片过程的一个亮点。

小叶子和我说话的时刻,叫秦孟婷的年轻女记者也和我很快混熟,她注意上我手中的相机,说她未带相机,等刘书记到场时帮助照几张相。相谈正浓时,我意识到时间不早了,提议到拍摄场景地去。

到了场景地,看见刘新池书记和剧组人员交谈,不少人举着相机就近拍照,我越过人群站在几米开外拍摄,拍完抬头的一瞬间,看见市委秘书长王军娥正朝我点头微笑打招呼,王军娥是我一个同学的老婆,在我眼中是平易近人的领导。我走过去给她说:“您让刘书记多站一会,荆楚网的记者来了,我是帮忙照相的。”王军娥笑着说“不要紧,照吧,照吧”,我抓紧拍了几张,刘书记本已转身欲离开的,也许看见我这里照相吧,和人说着话停留了片刻。

猜测秦孟婷对我照的照片可能感觉不太理想,我将相机交给她,她在大堤上“沙湖湿地影视基地”前又捕捉了刘书记等领导人的一个镜头。这时已是沙湖自然湿地夕阳西下的时刻,刘总匆匆跑到,邀秦孟婷上摩托艇风光一下,我再一次偶然跟上了摩托艇。

摩托艇已擦洗得干干净净准备歇业的,可能是刘总打过招呼,见我们到来即发动了马达。

摩托艇在平静的水面上箭一般向前冲去,冲开的波浪呈扇形卷开,激昂地在两边长满芦苇的岸坡澎湃出闪耀的浪花,浪花在折射夕阳后的一瞬间呈现绯红色彩,让我感叹人类无法复制的大自然的美。摩托艇靠近右边芦苇行驶,感觉芦苇为我们树立了一堵绿墙,象要我们遮挡什么,我看出来了,似乎要为遮挡那坠落但鲜红的夕阳,与早晨喷薄而出的太阳一模一样,夕阳映射出的绚丽晚霞与飞速而过的芦苇和一泓水面浑然一体的壮观景象,使我冒险的站起来用手中的相机拍下这慑人心魂的一瞬间,这是瞬间即逝的景色,只有身历其境在水道,置身在高速飞驰的摩托艇上才能抓拍到的镜头。

我不是一个佳宾角色,佳宾角色是荆楚网记者秦孟婷,她坐在我的前面,刘总陪在她身边,陶醉中的她转过头来让我拍下了一个镜头。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的千古名篇《滕王阁序》的名句就是此刻沙湖湿地风景的写照。我抬头眺望天空,正见一行大雁排着整齐的人字形向南飞去,千里迁徙的大雁要飞向那里,会不会在前方的芦苇荡中歇息,那高高飞行的阵势分明会展翅不停的飞向它们所向往的远方,载着人的摩托艇马达的轰鸣对它们就是一阵惊扰。

此刻的我多想变成一只雁,加入天上飞行中大雁的行列,在即将降临的暮色中飞行。不是我想入非非,每当看到飞行的大雁,我的心总被它们带向远方。

我站起看到的落日在芦苇荡的地平线处,苑若是谁执掌的火炬燃烧着绚丽多姿的火焰,要照亮即将到来的黑暗,变幻多姿的奇景也让一颗顶礼膜拜的心产生虚幻。云彩是火一样的鳞片,涂抹在西部天空的下边,夕阳消失了,暮霭给远处的芦苇和水泊覆上淡淡的黑帘,晚霞却将近处芦苇和水染成让人情何以堪的玫瑰红,依然是晚霞、芦苇和水泊线条分明的风景,这是一个令我永远记忆的风景,一个最美丽却最易逝的风景。

摩托艇一个九十度转弯返回了,夕阳已逝,晚霞犹存,光线更加暗淡下来了,我们陆上的行程就要开始了。我的心肯定是不平静的,沙湖自然湿地的黄昏令我如此感叹,世间生活中的多少个即将到到和已经到来的黄昏也令我如此感叹么!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