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我们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三)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之后,我们俩的角色开始变换。“话唠”头衔被夺,有时,我会听喜梅讲东西讲几节课……不过,我却很开心。因为,我唱的不再是独角戏了。

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她不在是那个只是沉默着看书的安静“淑女”。因为有时她会喋喋不休,俨然有一老妈的范儿。于是,我知道了她有个还在怀里的妹妹,还有个刚上小学的妹妹;知道了她家的奶奶重男轻女,父母因此受累很多;知道了她家老小过生日时在鸡蛋跟书本之间选择了后者,喜梅笑着说‘咱家老小将来肯定是读书的料儿’;知道了安静的她坚强的一面……

就这样慢慢了解,我发现她给我的初印象,又或者是我自己给她在我心中定格的初印象,基本完全被颠覆了。她并不柔弱,并不是只是傻傻的看书、发呆,只是她内心里有太多事,却一直没有人走进去,去了解……我一直很开心,因为我觉得自己是那个走进喜梅心理世界的那个人。但现在我觉得:我错了……

一学年很快结束了,升学的升学,复习的复习。我在两者之间矛盾了许久,直到开学当天,我和喜梅再次相遇,一个暑假的长度还不足以使我们之间的友谊变质。

“我要复习。”喜梅依旧面容平淡,浅浅笑着。

“我不知道要升学还是要复习?”我眉头紧锁,低着头,咬着嘴唇。

“那你就让这枚五角硬币帮你决定吧!”喜梅突然把持着一枚硬币的手伸到我面前,笑着对我说。

……

一片静默之后,我回复了她。

“嗯,好吧!”这也不失是个好方法。

“花的话,升学;字的话,复习。”我说道,喜梅点头表示同意。

接下来就是五角金色硬币的光辉时刻,我们两个的目光都紧盯着它,不敢稍加闪失。它落下时,大概是抛掷的太高的缘故,我没有用手接到,掉到地上了。我们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它金色的身躯。

喜梅我俩的名字不在一个班级里。但最后的结果是我跟喜梅又是同桌了。只是,后来老师排座位时,把我们分开了,但我们还在一个教室,这总归是很好的。

我的座位在中间第三排靠近走道的地方,而喜梅的位置在靠墙的旁边,大概在五六排的位置。

这一年,我不再像以往那样,走着叛逆的样子。只是有一点未变,就是上小四门的课时,我依旧不听课,该干嘛干嘛。旁边的同学好好听,下课把书借来对着画下重点。早晨起早晨读,背诵记忆。老师提问时,从来没有不过关这一说。只有一次,政治老师提问,我没有答上来,原因是我前面的那丫头听课时走神儿,那个点没画到。那自然我也就没背会。

既然选择了现在这条路,那你就要走的精彩,就算满是荆棘。

这个学年,我把大部分时间放到了学习上。所以,与喜梅的交流自是少了许多,再加上我们不再是同桌,位置又离得远。我也只是尽可能的一两天里去她那儿坐一会儿,顺便把她学习上疑惑的地方给她讲解一下。一开始时,喜梅没什么变化,但越到后来她就越给我种回到从前那位“淑女”的感觉,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我开始有点担心。因为开始时我去她那儿她会主动地把自己不会的地方标出重点等着我给她讲,后来,就变成我挑着难点重点给她讲。问她听懂了吗,她就是不做声。我开始变得有些不耐烦了,便开导她说:“喜梅,如果你没听懂,告诉我,我可以给你讲,直到你听懂为止。但是你一直不说话,你怎么要我知道这些知识点哪些你会,哪些你不会?……”

我们之间的沉默开始变的尤其特别的多,比我们刚被分配坐同桌时更多。因为那时她沉默,我还是有话说的,可现在是:我们俩一起沉默。

我的沉默是在等喜梅的回答。最后,她终于张口了。

“算了,别浪费你的时间了,你去学习吧!反正我也学不会……”她语气平静,可我分明听出一种她从未给过我的伤心。

“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朋友!我给你讲题也是学习啊……”我在努力争取些什么。但结果……

上课铃响了,被我暂时占着座位的主人回来了,我不得不起身离开,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当时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无奈……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