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杂文】铁凝:“加油!”,全文欣赏 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巴金远走后,中国文坛一度群龙无首。

闻窈窕淑女铁凝已接过中国作协掌门之印,令远在虎狼出没的山野游荡的无业写民——笔者不甚欢喜。去年五月之震,苦痛终促使我蛮气倍增而克服夜色*笼罩之困难,垮着手摇供电装置登上了中国作协的官方网站——中国作家网,尔今在其“原创文采”乱投愚作百余篇。

男人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是非议最多的人物,即使是力挽狂澜的英雄,也往往难过美人关。在当前形势下,稳居高位的大男人一个接着一个落马,究其最深原因,无不为一个“情”字,“情”者“钱”也,无“钱”即无“情”,为了“情”就必须“钱”,于是乎“贪男”由此得“落”焉!

历经风霜学食(学食多即学识多)海量的巴金用“情”有方有制,他肩挑中国文坛大任,一步步走向光辉灿烂的文学文明;铁凝手握接力棒,以绝对克“情”制“落”之力,引导着新一代文学潮流劈荆更进。

祖国文学因铁凝而更喜,中华文明因铁凝而更起。文坛中国,铁凝掌门,导流斧正,重任在肩;言情天使,委身铁凝,百姓之福,祖国之幸。

然而,铁凝毕竟是一弱女子,即使凝聚钢铁正气,仍需各路豪杰打出阵容,以扬我华学正严,显我中文义威,小生作为荒野蛮夫,虽无佐冲之力,却有为之喊“加油”之气。

《论作家的素质》前,我给铁凝发电子邮件,曾称之为“姐姐”。我深知该邮件是否顺达也值得置疑,而即使顺达也不见得堂堂一代文坛领袖会认一个默默无闻下笔一惯不逊却“红气”十足的“弟弟”。

6月20日,我又有数篇满裹红情昂扬的文章(含《教育献策:中小学能否新增一门“社会生活”课》)跃跃欲试上“原创文采”,可是网站投稿打不开(得到的空白页面显示“系统正在维护中……”),到昨日6月25日结果还是一样。此前曾闻中国学术fu败导致众人所指,金钱、权势凌驾于学术尊严之上,玩弄着红土文明——不才担心,中国作家协会网站是否遭黑客侵袭,抑或是否也受到了金钱权势的影响,将拒绝难容丑恶的“红日今天”文化亲近,或干脆改版成“股份制公司”以彻底与“透红”却酸气横溢的“红日今天”绝缘?适逢“《在这抒情的季节》”,我却仍爱自抖臭相自掘老底,这对于任何一个“追求”男人来说,都是一大戒忌。别的网站如“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删除或关闭我的注册信息,我从不多言,而中国作家网一出现故障,我就向对方发邮件询问,这只是红心可亲可鉴的一种表现?

前段时间,我收到一位有关网站好心斑竹(毕竟天下好人多)给我发来的信息,说有人欲给他们重赏条件是要删除我(红日今天)的所有作品……如果中国作家网也在经受这种考验,那小生给铁凝就明显增加了负担:我相信铁凝,但别人我没有把握。

不管怎么样,对现实下笔不客气却家徒四壁的“红日今天”只会给中国作家网带来负担,是真的吗?“红日今天”是大家的,在大兴文字狱的帝王制古代,这样的“吃粥级”作者绝对不会有出路。

中华文化“承一片文明,载一方红光”已不容置疑,如果说巴金之别令中国文坛群雄“望尽天涯路”而各据一方,那么,从万花丛中翩翩而来的铁凝为“言情大使”当之无愧。哈利·波特、奥特曼与孙悟空成天价给幼稚园小朋友表演戏剧我们无可厚非,但成*人面对的是客观现实,曾经还不时有国家兴亡之势,在现实面前真善美与假恶丑历来都是厮杀声震天,而文坛即使不首当其冲亦难免有双方恶战,红姐姐主持正理扭转乾坤在所不辞,深感“言情大使”重负之余,愚生算是第一个冒天下之大不韪喊:“铁凝加油!”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