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杂文】借《团长》,为炮灰焚一缕青烟,全文欣赏 红日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

--------唐式遵

有人说逆行的时光,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刃,一刀又一刀的刻划着人的心,同时也让人的心之壁伤痕累累。我是一向不喜欢悲剧的,因为无法忍受那些比较“心爱”的人物在剧中承受痛苦,所以,我不喜欢悲剧。但我不确定,《我的团长我的团》究竟是悲剧还是喜剧。或者,如果说死亡是一种解脱,至少不用再承受后来椎心剌骨般的手足残杀,从这个层面上讲,这部戏,我认为多少应该有喜的成分吧。为了这部戏,我有一整个星期都没睡好。起初不分昼夜的守电视,直到终于找到了网络直播,然后通宵达旦的看了两天三夜,这才把一部戏全部完整的过了一遍。

个人算不上什么军迷,中肯的说,《团长》这部戏算不上最优秀的国产剧,剧中的BUG明显,剧情拖沓,缓慢,冗长,对白矫情,说教意味浓得令人喷血,结尾粗糙,整部戏似网游多过似一部真正的军旅故事。但是说不上什么原因,仍然十分的喜欢,哪怕权当它就是一部带有抗战题材的网游故事,仍然还是为它诙谐,妖孽,疯狂嬉笑怒骂的背后的波澜壮阔的悲状,深深打动。它真的算不上最棒的军旅电视剧,但无疑它算得上是最令人震撼的一部军旅故事。在它之后,我有时甚至都这样想,除非你是一个绝对的布尔什维克信仰者,否则,你甚至都会迷茫,你曾经那么迷恋那么狂热的追捧过的《亮剑》《潜伏》《红日》等等,到底为了什么意义?!

当然这里我并不是在为某支庞然大物的最终垂败叫屈,我相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也相信从古至今,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个最朴素最通俗的大道理。我从不为谁叫屈,我只是在当下这个不再讳禁的开明盛世里,通过《团长》这部戏,在略微了解了当年那一段不太遥远但却被我们刻意“遗忘”了的悲怆历史之后,我已经再也无法象从前那样从容并淡定,每天对着荧屏看漫山遍野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谈笑间看大江南北的有那一群人狼逃鼠窜,赞我们的英勇的同时,笑他们尸横遍野甚至是灰飞烟没。可现在我再也笑不出来,我也无法欢呼胜利,尽管我一度十分迷恋那一些情节,迷恋那样一些人,就象前不久我才狂追过的《潜伏》,就象我曾经狂热过很多很多年的那部《红日》。

当然我热爱过的那部《红日》是早年拍的电影版的《红日》,是那部唱“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一片片梯田一层层绿一阵阵歌声随风传...电影《红日》,新版的电视连续剧《红日》已然播放,我还没来得及看,但我想我不会再看。我也没法再看,我想起了我小时候总爱跟在村子里的一群小猴子们的尾巴后面扮八路,我们炸桥梁,冲山头,高喊:攻上孟良崮,活捉张灵甫!可是,知道了《红日》里刘胜披坚执锐力挽狂澜甚至弥留之际还念念不忘要活捉的那个张灵甫,就是我这些年才刚粗略了解到的那个国军将领中最文韬武略最英姿俊朗的张灵甫,就是那个在张古山阵地与日寇鏖战5天5夜,身中7块弹片,鲜血直流也奋死不下火线的跛腿将军张灵甫,我想我再也没法为《红日》的最终胜利而举杯欢呼。。。

我常说我非常庆幸我生在这个开明的社会,所以当网上很多人不厌其烦的在耳边鸹噪,什么民主什么普世价值的时候,我真挚的打心眼里仍然十分的庆幸,我们生在我爱的当下的祖国,我庆幸我们已经赶上了开明的这个民主并且更将民主的当今社会。所以,在这里我需要再次重申,我无意否定当时的某一个派别的腐朽与某一个派别的纯正,就象我无意否定某一段历史的俞久弥新,历史断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思忖而重新变更,历史就是历史,但是有时候我觉着历史就象一个人,就象一个承载着无数的矛盾与悲情的一个人。

比如我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叫《抓壮丁》,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电影叫《抓壮丁》,因为它是我迄今为止看过的唯数不多的真正取材于我家乡四川的影片故事,我是个绝对恋槽的人,凡是关乎我家乡的一切,我会打骨子里滋生出一种世身相关的亲近。而事实上我的外公一家四个兄弟便是曾经因为国民党时期的抓壮丁而年纪轻轻丢失了性*命,我的年轻的外公被抓去后究竟死在何方至今无人知晓,我外公的其他几个兄弟有的因躲兵役惨死异乡有一个甚至因抗丁自己跳了百丈深渊之下的青石潭。在我很多年的记忆里,我们一直是以一种沉重的悲痛诉说着壮丁外公无辜的殒殇情节。我们恨那支fu败溃烂的军队,我们恨那个党那群人。可是,在我看了《团长》以后,我忽然竟莫明其妙的平升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不肖的羞愧,深深的羞愧。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当这支抗战时期的从军歌从电视的那一端飘向我耳畔然后一直不停地萦绕时,我忽然前所未有的崇拜与羞愧,我母亲失去父亲的时候,其实还不及《团长》里迷龙那个捡来的儿子那么大那么壮。我曾经深深的怜悯我母亲的父亲,就象我曾经深深的热爱并怜悯我的伟大的母亲,我母亲在失去父亲以后经历过一生的坎坷与悲惨。可是当我从《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那么触目惊心的听到那个我深爱的死妖孽龙文章象报菜名似的报数着抗战当年,我们的国家,我们这个民族,从北到南,中国所有已丢失的土地所有已涂炭的生灵的时候,我忽然平生第一次不肖的为我这半生曾诅咒过的那支队伍深深的懊悔。真的,我深深的怅悔。

我们从来没有祭奠过他们,比如我的尊长们,300万四川炮灰。即使是今天,我们都过上了当年这些人无法奢望的生活,我们这些年祭过孔子,祭过屈原,祭过山山庙庙的大小神灵,祭过远远近近文才武将,可是我们从来不曾祭过他们,从不曾为他们磕过头,焚过香,燃上一缕清烟。哪怕是象一个晚辈那样祭奠曾经为这块土地浴血奋战过的长辈那样,祭奠那群人,那群炮灰。我们从来没有为那群人正过名,在我们的历史书上,他们仍然象一群猥琐的小丑出现在我们的教科书,是的,他们猥琐,就象《我的团长我的团》里所有人,他们猥琐,平凡,渣残,他们抓过丁,偷过粮,怕过死,但是仍然拖着那条烂命保过家,卫过国,打过倭寇,我们刻意的遗忘他们,遗忘了龙文章,要麻,康丫,还有可怜的被枪管蒸熟了的小豆饼。。。

因为我们深信,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记得曾经有个人说过这样一段话,自从有了人类文明,便有了战争。所有的战争,无论是败是胜,饱受苦难的都是无辜的人民,那些嗜血如命的战争狂人带给人类的巨大灾难是无以复加的。战争使地球变得-阴-森恐怖,许多人号哭着,挣扎着,呼唤着,想从死亡的威胁里解脱出来,却只能无力地倒下,化成一堆堆白骨累累的青冢!即使到了和平盛世的今天,我们仍然还在为战争的-阴-霪颤抖,我们仍然还在为守不住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感到无限的悲哀。我们的海防和国土仍然被人窥探,我们的国宝仍然流失于强盗们的手中得不到归还,而我们纯洁并神圣的心灵仍然因为某种信仰而惶恐,我们仍然还在因为这种惶恐,宁愿选择驼鸟似的遗忘以及淡漠。

战争,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除了那些永远无法抹去的创伤,在身体上,在心灵上。但是人故然有今天,毕竟终归是殊途同归,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另一域遇见那群庞然,我们会在泥土深处邂逅,尽管岁月以其闲散的尘埃迷糊了所有,可是,那些浸过热血与忠贞的尘埃,他们终归仍然存在,总有一天,我期望他们也应该以最纯洁最坚硬的花岗岩浮雕的方式,用他们原本应该有的方式存在。

2009.03.14于广州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