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春天里的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春天里的故事

尽管北方的大地还很冷,早晚温差还很大,但春风还是阵阵吹来了。仔细看看脚下,最先感知春讯的小草,已偷偷地冒出了新芽,一个融融的春天已雷霆般来到窗前。那不仅是春天的繁花烂漫和柳绿花红,更有人们走进和谐社会的精神、物质和观念等诸方面春天的到来。

记得上世纪九几年,我刚参加工作,那时县城的设施、环境以及人文观念等远不如现在,春天的前奏就是大风鼓动着风沙机械而武断地宣告着春天的到来。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任风一次次咣地一下把门吹开,我心知春天到了,但无以表达。

还是广二哥的幽默让我觉得那个春天,有点味道。那时电视机还很少,下班后的娱乐往往只是看一场电影,再就是守着单位的一台黑白电视机。

头一天晚饭时,因有事,有一搭无一搭地看到中央一台播音员用充满磁性的声音,与观众分享唐五代诗人崔护所作的诗《题都城南庄》和有关春天的爱情故事……春天,被渲染的极尽其美。

第二天上班的广二哥却把《题都城南庄》倒背如流不说,还给改编了……

广二哥讲得眉飞色舞:“话说唐朝有一个诗人崔护出门踏青,不觉到了城南庄这个地方,远远地发现绿树掩映着一个院落,走近,看见院里一棵开满红红火火桃花的桃树,在那绚染着春天。更重要的是桃树下还有一位妙龄小姐,正在欣赏桃花。嗨,这小姐长得真俊,比那桃花还好看,把崔护看直眼了。看的小姐好不自在……”

大伙都笑着看他往下说,他乐着咽了口唾沫,自己都觉得很有意思:“小姐害羞的低下头那眼神似乎在问崔护,相公,你看啥呢?崔护方觉失态,连忙作揖施礼,说小生踏青口渴想讨杯水喝。小姐让丫环舀了一瓢水給崔护,崔护一边喝水一边用余光看着小姐。喝完一瓢他却挪不开步,也是他天资聪颖,舀起一瓢水伸手递给了身边的书童。书童没有那么渴,但碍于主人的面子,接过来喝了一瓢水。这时崔护意犹未尽,又舀了一瓢水递给了书童,书童为难了半天,看看主人,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喝……”

“第二年春天,苦读的崔护又去踏青,到了都城南庄,可惜院落还在,桃花也依然灿烂着,只是小姐已不见了芳踪……崔护怅然若失之余,提笔留诗一首: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然笑春风。这时一边的书童心说主人这个闹腾,也不甘示弱,在主人题诗的下首也题了一首诗:去年今日此们左,人面桃花红胜火。人面不知何处去,硬拿凉水生灌我。”

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及其爱情故事本来就是千古绝唱,令人荡气回肠。广二哥这么一改,大伙都很爱听,同事们尤其女性都被逗乐,有的还捶她几拳。那个贫乏的春天,本来无故事,广二哥的“新题都城南庄”像一个小小的标点,留在那个春天里。

现在又是一年春风暖,无论怎么说,今日春天都远非昔日春天可比,虽然阳光下还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毋庸置疑,我们已经跨进和谐社会的边缘了。如果早晨晨练,你置身南山,放眼县城,就说绵延的一栋栋的高楼吧,作为城市的脚步,已甩开了步伐;又像无数满载春风的专列,风驰电掣地驶来。再看昔日满眼的小瓦房,作为旧日子的足迹,退到城市一隅,几乎看不到踪迹。一个崭新的小城,像一幅画卷,展现在这个美丽的春天里。

但,我还常常想起广二哥,和他在那个贫乏的春天里,改编的春天的故事。

2012。4。8。

滦平县新建路西段南侧28号 青山出处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