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优美散文】蒲公英的种子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优美散文】蒲公英的种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爱上了蒲公英的种子,这个淡淡的柔柔的种子,安静的在他手心,风一吹,悠悠扬扬。也就是这个时候起,他爱上了她的笑靥,和她干净纯纯的羞涩。
  
  有一次,他看见她在长满蒲公英的花丛里笑。那是一个迢遥的梦,漫漫的逼近,驻足,他开始明白她不是一个长久存在的女子,出现在花丛里,注定纷纷扬扬。他靠近她,默默的凝望,她的肌肤脂凝如水,没有任何作假的成分,娇俏,妍美,恬静自然。女子的嘴唇犹如花瓣柔软。蒲公英的种子掠过她徒削的肩膀,在空气里飘荡,轻盈的仿佛一只蝴蝶。
  
  其实他对她一点都不不了解,不知道她从那里来,更不知道将去往何处,偶尔相识,如一个梦境般不可现实。他喜欢看她在河里濯足,风吹来,一袭白衣素裹,贴着她纤细的腰身。“你真美”他说。她妩媚的笑,作势的用水泼他,然后小鹿般轻跳着躲开,他看她可爱的样子,跟着傻笑。有时候他恨自己笨,恨自己不肯释怀,明知道她不会属于他,他只是一味的爱上她的羞涩,爱上她的存在。她不是这个城市里的人,到了夜晚的时候,他就偷偷的在她的窗外凝视一会,有些时候灯没亮,他就会想,她去哪了呢?是不是回另一个城市了?她有她的世界,是他无法触及的。天空里的云朵大片大片如流浪的歌手蔓延……
  
  第一次她进入他的住所,在楼梯的过道里,他眼神狼狈,他抚摩着她的长发,海藻般摊在肩头,散发着花的香气。他试图拥抱她,但她说不可以,他有点想哭的冲动。“对不起”他淡淡的说,试图重新拥抱,她退去了心理防线。他在她耳边说“我可以爱你吗?我不会伤害你的家庭”她掉下泪来:“退回原地还可以吗?”一个女子不能掺和太多的情感,否则会很快的老去。她在镜子里看自己的容颜,每个女子都曾是天使,女子的美丽都曾是永恒的,但是掺和了太多的负荷。所以美丽的女子往往都虚无,爱情也已经够虚无了。
  
  有一段时间,他认为他们可以长久,但是错了。就像这个夜晚,他们还是走到一起,在相识的地方。蒲公英的种子开始纠缠,沉默如深冷的湖水。不是因为你不会伤害我的家庭,她幽幽的开口,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到适合我的地方生存,而你也会找到一个真正属于你的爱人。他一直缄默的望着她,还是退回原地吧,就当我们曾经相爱。他想起一句话,合情的未必合理,合理的未必合情,或许这就是他的情感写照。
  
  又一个夜晚,风势凌厉,夹杂着沙子与落叶铺天盖地,大团大团的云朵寂寞成僵硬的姿势向前游移,她的头发在风里狂乱的舞动,才入秋而已,怎么会有了冬天的错觉,她颤抖着站在他门外,始终不敢敲门。她屏住眼泪告诫自己,女人即使在最脆弱的时候,还是得懂得掩饰。他开门,她徐徐的抬头看他,明天她就要回她生活的那个城市,和她的丈夫。他慌乱的看着她,不相信她就此消失,在他来不及给自己准备一丝余地的情况下,甚至在他已经付出了所有的感情。他来不及后退,他想抓住某些能阻止自己崩溃的东西,此刻的他仿佛一碰就碎。
  
  过了今夜他们不会在一起了,他们决定在去走走,那片花草地带上了露水,湿湿的透着凉意。他轻轻的拥抱她轻吻她的额头,晶莹透明的液体在也忍不住,在风中掉落。接近黎明的时候,她说,我要回去了。她鞋跟的印子在泥地上划出一个回旋的弧度,那么柔和舒服的背影,夹着蒙蒙的黑暗和心痛,全在一瞬间颓然,她慢慢的在黎明的雾气中,在他曾那么溺爱的视线中消融`````在她走过的路线里,一地枯叶。
  
  很久了,他还是会想起她,他不知道很久这个词的概念能否把一个人的想念定格。他很累,有时候无力在去想那个凄美脆弱梦境般的画面,她离去时幽幽的背影。他的心慢慢的长出茧子,把自己困在里面,无法释怀的是对她的思念。她现在还过的好吗?一颗蒲公英的种子注定随风漂泊,纷纷扬扬,落在哪就在哪里生根,他一直都无法触及的世界。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