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记事散文】在那宁静的傍晚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记事散文】在那宁静的傍晚  
  我不知道风从哪个方向吹,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倘若我有预感,也不会在那一个宁静的傍晚,沿着银杏大道散步。一切都是那样的巧合,一个酒后急驶的电动骑车男子,风驰电掣,悄然无声地从背后将我重撞击倒。于是我便全然不知,躺在沉沉的夜色……我似乎觉得有许多围观者说,头部在流血哇!
  
  谁送我去医院,意识模糊,只晓得头很痛,恶心,并呕吐了……
  
  第二天清晨醒来,已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家人亲属陪伴床前。医生例行每天上班后的病房查看询诊,告知我右侧头,身多处外伤,并有三根肋骨骨折(做ct照影清晰可见),需卧床静养。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住了十一天院,医疗费,检查费昂贵,且交通事故不能走医保费用。对方也受伤了,在另一个医院治疗,肇事者的家人也没有出现,所有的医疗费都是自费承担,真是流血又流泪呀。已经是两天不发烧了,我便出院回家静养。难忍的疼痛折磨着我一宿宿睡不了觉,伏天夜晚闷热的喘气困难,并且平躺的一个姿势愈加痛苦不堪。在炼狱般的煎熬中,凭借止疼药和睡眠药方能睡上一,二个小时,然后又是无休止的疼痛。整个胸腔有如一盆火焰在燃烧,我虚弱得很,没有力气与之抗争,只能慢慢地忍受煎熬,直盼鸡啼星月消……
  
  一场车祸让我像笼中的小鸟儿一样失去了自由,又宛若折翅的孤雁独卧芦苇荡中,不由病榻随感;雁不飞,雁声凄,羽翅折,归难随。芦苇卧,流云急,仰天望,总无期。
  
  我是6月22日傍晚出车祸,如今已过去了一个多一月(出院后又低烧半个多月)。痛定思痛,生活里的一点儿疏忽都会酿成大错与灾难。回想车祸当天,我本是在沿着林荫树下的人行道漫步。回家的时候,当看到有人遛狗,我又是最怕狗的人,便走下了人行道(在慢行道也有行人在散步)。谁知就是这一无心的举动,竟遭来不可挽回的车祸。诚然,我的双腿和股骨头没有受伤,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沉沉的夜色渐渐淡去,朝阳由东方燃霞升起,人们对新的一天充满了希望。我躺在病榻上,隔窗抬望,苍穹蔚蓝,云卷云舒,怎不令人羡慕……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