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门后也许就是暖冬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抒情散文】门后也许就是暖冬

  风,或者水流的速度永远赶不上生命奔跑的速度。夕阳的美丽只在远方停留了一会儿,便消失了。
  
  冬天里,除了寒风和人们厚重的呼吸,似乎没有哪样资源不稀缺——清新的空气、宽大的马路、挺胸抬头的善男信女这些平日里司空见惯的意象都已统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裸露的河床,消瘦的日月,萎靡的青春,泛黄且伤痕累累的江山。
  
  可生灵们仍然一直生活在这里,并毫不避讳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留下鲜血和鲜花。在每一个可以眺望远方的村口,在那些简易得足以让人忽略的坟头,仍然能见证先辈们坚持过的痕迹。他们的执着与坚韧,无论是近景还是中景,都那么生动和传神,仿佛史书中各种飘扬的幡,即便不在猎猎的斜阳下,也能证明它们曾经历炎炎烈日或凛凛风霜。
  
  眼下,这片土地一片焦黄,显然已经不再适合野草生长。远道而来的炊烟和晚霞用一种沉重的血色,涂抹山坳与河谷的狰狞,并让这种狰狞戴上黑暗的伪装,从而彻底颠覆了人们回到理想的任何旅途,心地的荒凉似乎已不可避免。
  
  最能感到冬天沉重的,是流离失所的情绪。飘着流星雨的天空仿佛是孤单单的人儿掉进梦中,一不小心牵动了泪痕,它们纷纷扬扬的面孔接天接地,一边孕育,一边变成化石,最后垒积在古琴的声中,穿越并点缀天地轮回。
  
  夜,是似灰似白的黑。没有笙歌,没有长亭短亭。悠远的往事绕过城墙和篱笆,走进深锁多年的天井,开始着床,开始布局,并繁衍生息——在结着蛛网的窗里,在稀奇古怪的世界里,在只能容下嘘唏不已的心怀里。最后慢慢变成冬天的情怀。
  
  这就是冬天,无论睡着还是醒着。
  
  当然,我只是过客,在特定的时间遇上了特定的生活。面对不期而遇的寒风,我在家门口掏腾钥匙时,故意让它们发出很大的响声,似乎是在提醒自己——门后也许就是暖冬。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