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无法同行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放风筝的季节已无可奈何地变得遥远,一如继线的风筝,在清冷的天空里捉摸不定地飘浮,我知道,我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小女孩。

南方仲夏在轻似飞花的梦里婉约,无边丝雨细如愁绪。在星光下的小路上,随意地走来走去,穿行于孤独冷寂的岁月,亦梦亦歌,漫漫的征途上,我一个人走走停停,却总走不出那块长满心事的青草地。我原本是草海里最亮丽的风景,无人喝彩无人惊叹。

可我怎么也不能置信,美丽的裙裾飘飘会独自憔悴独自凋零。你聪明的,能不能告诉我,此生该与谁同行?

从云层中发现云雀,那种叫声凄美绝伦,可我无缘得此美丽的感觉,即使是在草丛中偶尔发现的一只受伤的蝴蝶,它也会挣扎着飞快地逃离;我曾经试图为自己营造一种紫罗兰般美丽的心情,可刚刚开始,便被残酷的现实碾磨得支离破碎。我想,因为一开始就失去了云雀的翅膀,蝴蝶的信任,还有紫罗兰的浪漫,才让我与太阳下的美丽无缘。

当然,你不要用不解或嘲笑的目光面对我。也许,走出幸与不幸的窄巷,我们聆听林间鸟语,也会听到它们鸣唱的彼此呼应。

想你在暮色苍茫时,独对一处风景。

风景,远逝于你的天边。

你说你是风,无边的旷野是你流浪的去向;你说你是云,缥缈的高空是你迁徙的故乡;而我生就是一条柔柔的小河,日夜只是摇响丁当的梦想,与我相属相随的河柳啊,也只能为风送去温婉的牵挂,只能为云栽下记忆的阴凉。同存于一下世界是一种缘份,而缘份的另一半不属于自己。

悄然为自己绾上一个心结,让目光走出镂孔无数的篱笆墙,默然如你。你我的心境,为何竟是同一枝上的两片孤独的叶。

走过冬日,我们都无法忘记看那片柔柔的雪。

的确,在梦与现实更迭的世界面前,对于你我和你我之外的一切我都似懂非懂,只是那片空灵的雪花为什么竟浸湿了我一整个冬天?

我不会追问,请你也别用目光追问我,只要所有的一切都还为我真真实实存在。

当我用怀疑的目光面对一切的时候,你不要远离我,真的。在这个独自唠叨得乏味时,我说过我是一个不懂得存在的女孩,一躺到荒原的冻土上,就睡着了。

纵然除你之外,再无人同行同语,我也不会仅以寂寞来回报我一世的寂寞。

无法同行,就去流浪。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