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最是那惊鸿一瞥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风动烛火冷雨斜,湖笔徽墨又一帖。欲问伊人何处去,最是惊鸿那一瞥。——豆浆油条

泡一壶紫砂淡茶,在洒满夕阳的庭院,翻几页闲书。晚风拂来,茶香,花香便在这风中缠绵,交织,融合。清香诱人的气息,像是给这燥热的夏日泼上了一盆凉水,使人安详舒适。

风吹翻书页,滚落出几滴清泪。那洗尽铅华的女子,却是满脸的愁云。渡口送别,这似乎是昨日戏里的桥段,今日却亲自端起了离别的酒杯。吆喝的船家几度催发,显得特别的刺耳。渐行渐远的小船,消失在模糊的视线里。重如铅,细如丝,乱如麻的思绪,也在瞬间被扯断,残留下不可言状的痛心。只怪夕阳微弱,照不清伊人远去的背影。

手轻抚着泛黄的书卷,满是厚重的故事,心绪久久不能平静。那别离时的誓言,早就遗落在了各自的归途。只是那女子含泪的惊鸿一瞥,一直在记忆的深处重播回放。似一段前世的纠缠,在今生的时空里剪不断,理还乱。错综复杂,没一个头绪。放下书,静坐在石凳上,品一杯淡茶。一只白蝴蝶在枝头翩跹,我的思绪也渐渐平复。我相信那是女子在自由的舞动长袖。

黑夜如期而至,轻解罗裳,推开轩窗,迎进如水的月光。抚琴一曲《在水一方》,吟诵着蒹葭的诗行顺流而下,在白雾茫茫,绿草萋萋的水面上寻找她的踪迹。定是美若仙人,温柔多情,令红尘世俗皆失色。曲到浓处,我分明看到她温婉的对我一笑,然后优雅的转身,留下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背影。我便在波光粼粼的夜色里回味那倾城一笑。

曲罢情未尽,续一曲《高山流水》。风动风铃脆,烛火摇动漂泊的青春。屏风无言如意轻,檀香引圈圈幽香。这样舒心的环境里,音花也多了份乖巧,满心的演绎曲中真情意境。仰慕伯牙子期,知音胜却一世盛名。宫商角徵羽,弦弦心有灵犀。唯一人闻琴懂我弦外音,幸遇知己。岁月如水流淌,过往都在水中沉淀,留不住带不走。得一知己共叙情怀,人生一大快事。

捻一抹冷月作舟,画两方思念为浆。沿着时光苍老的斑驳痕迹,滑向那布满灰尘的光景。望一段未央宫中的妖艳红舞,任舞女的纤纤细指拨乱我早就悸动的情丝,在琼浆美酒的作伴下迷离沉沦。听一曲秦淮河畔的萧萧笙歌,岸上悦耳的歌声透过飘渺的千里烟波,脉脉含情的飘到我的船艄。就着这月色,吟一阕含泪的诗词,弯腰捧透凉的河水,洗涤浊世的尘埃。

一段舞,一段曲,迎合了多少看客的笑容。殊不知这喧嚣浮华,竟毫不留情的灼伤了自以为是的繁华。轰然倒塌的盛世,袭来猝不及防的阵阵寒意。多少豪杰,几世英雄都化作云烟。盛世功名也终究抵不过时光年轮的碾压。只剩那女子的惊鸿一瞥,深深刻在低柔婉转的心头,任凭岁月风沙的洗礼,越发的明媚清晰。

夜正酣,月照无眠。举杯对月,豪饮两盏淡酒,快哉快哉。冰冷的玉枕纱橱,此刻也多了一份暖暖的温柔。在醉眼迷离中,我分明看到了那最惊鸿一瞥。如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石板街乌篷船,还有位撑着纸油伞宛若丁香的姑娘。那就是令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啊!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