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水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那一年,19岁的他终于实现了自己在孩提时代播下的“蓝色之梦”,成为了一名潇洒的水兵。他所在的连队,驻守在一个远离陆地的海岛上。

大海给他的诗歌创作带来了无比的激情,他在穿上军装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写下了近百首洋溢着大海气息的诗作,这些诗作又从海岛飞向全国各地的报刊,并且变成了铅字,他还为自己起了一个非常亲切而有气势的笔名—水兵。

后来,他就在众多诗友来信中,结识了雪儿。她是从南方一位诗报编辑那里知道了他的通讯地址,而且知道了他是一名真正的水兵。雪儿在信里告诉他,他也非常喜欢写诗,而且写了厚厚一摞诗稿,不过都是发表在她的日记里面。雪儿的老家在一个名叫“凤凰”的小镇上,她在信中描述,小镇的每一个角落里都生长着彩蝶兰,每到夏天,那葱郁、纤细的叶丛中就会绽开一朵朵像彩蝶展翅飞翔的小花。

那是在他踏上海岛的第二个春天,雪儿在一封来信中,坦然地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她已经被诊断出得了一种绝症!现在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到海岛上看一看波涛汹涌的大海,还有他们这些拥有大海一样激情的水兵,这也许会成为她生命中最美丽的一段过程……

他把雪儿的想法告诉了连长,还有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他们的眼睛也都湿润了。连长爽快地说:“让她来吧!你‘水手’的女友,也是我们水兵的女友啊—”

雪儿千里迢迢的赶到海岛上来。他长得比想象中还要文静、白皙、俊俏的面孔上架着一副精致的眼镜。她给他带来了一株自己栽种的彩蝶兰。雪儿略显担忧地问他,“喜欢这一株彩蝶兰吗?还有我为你亲手做的?”他告诉她“这是我至今看到的最美丽的花”,雪儿听了欣慰地笑了。

在为雪儿特意举行的联欢晚会上,连长郑重地宣布:雪儿的到来形再一次改变了这个海岛的历史,因为她是第一个登上海岛的女性,雪儿的歌声和她的笑声一样甜美,令人丝毫感觉不到她是一个绝症患者。战友们都被雪儿的歌声打动了,他们偷偷地低下头,去擦拭着眼角的泪花。

两天的时间是短暂的,因为雪儿要回去接受治疗。他们依依不舍的为雪儿送行。此时,雪儿竟像孩子似的哭了,她哽咽着说:“感谢你们给了我生命里最美丽的东西—战友们纷纷要求“水兵”替我们吻一下雪儿吧!这是珍藏在战友们心中最珍贵、无邪的礼物啊!

雪儿没有丝毫的羞怯,她扬起挂满晶莹泪水的面庞。当她俩的唇碰到一起地时候,他感觉到雪儿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他轻声地告诉她说:“无论何时我都会牵挂着你,并为你祝福。”雪儿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我们还会见面的。”伴随着战友们一阵阵热烈的掌声,雪儿搭乘的车远远的驶出了海岛……

在雪儿离开海岛的日子里,他经常一个人坐在礁石上,默默地为雪儿祈祷。然而噩耗还是传来了。一个多么清纯的女孩呵,就这么匆匆地“走了”;他一直不肯面对这个现实,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连长知道后便劝慰他说:“如果雪儿在天有灵,他一定不希望你像现在这么伤心,让我们一起把他的名字刻在海岛上吧!”如是他们一起把雪儿的名字,刻在了岛上南面那块最大、最高的礁石上。复员后的那年夏天,他为了一个未了的心愿,独自乘车来到了湘西凤凰,那恰巧是彩蝶兰盛开的季节,五颜六色的彩蝶兰把小镇装扮的异常美丽。

他采了一束彩蝶兰,和雪儿的母亲一起来到墓前,把那一束彩蝶兰摆放在她的墓前……

很多年过去了,而雪儿生前送给他的那一束彩蝶兰,至今任摆放在他的书桌上……

文章是用心写的,因为经历过,所以真实,希望天下所有相爱的人能够在一起!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