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精美散文】开席啰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李文旺

对于宴席,我见过不少,可是我最难以忘记还是故乡的宴席。故乡是个鱼米之乡,现在虽然因为劳动力过剩,大批大批的劳动力都到沿海去打工,可是,在我小时候,故乡的辉煌是很多地方所无法比拟的。

不管是谁家过生日、新屋落成,还是谁家有红白喜事,当二十桌甚至三十几桌宴席摆在厅堂、大院里的时候,一阵长长的鞭炮响过之后,设宴的东道主都会大喊一声“开席啰”,那喊声,常常越过一望无边的田野,越过一条又一条纵横交错的小河,直向鄱阳湖传去。在这些宴席中,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结婚的喜宴。

我家是个大家族,除了出五服以外的亲戚,兄弟姐妹也很多。我爷爷四兄弟,我父亲又是兄弟四个。所以,我同一祖爷爷的弟兄有二十三个,姐妹就更多,二十七个,加在一起整整五十个。故乡有个规矩,谁家里要是有女孩儿结婚,我们这些同一祖爷爷的人家全部通知到,不管男女老少,全部聚在一起享受一天的盛宴,那是在中国还有不少农村根本没有解决温饱的情况下举行的,所以是很难得的。不过那时候在农村,我们大摆盛宴,以为全国的农村也差不多,没有比较,也无所谓幸福不幸福。

农村有句俗话,叫“抬头嫁女,低头娶亲”,嫁女儿的人家特别要受到优待,包括出嫁人的所有娘家亲戚。在同一家族,要是谁家嫁女儿,一定会请家族里每家每户派一个人随同娶亲的队伍,伴随着新娘子到新郎家里去做客,称为“做新客”。那时候的做新客,常常是八九个人,到了1978年以后,也许是生活越来越好了,也许是攀比和讲排场的多了,做新客往往会达到十六七个人,加上迎亲的人们,红红火火的迎亲队伍简直是浩浩荡荡,气势不同一般。

我长到十五六岁时,对于做新客十分熟悉,主持仪式的人也轻车熟路,后来干脆把每家该派谁去做新客的名单提前报到东道主家里,在迎亲队伍即将离开东家的时候,就会听到透着喜悦、高喊名字的声音:“李解旺,李牧旺,李兴旺,李文旺,李军旺,李宝旺,李仕旺,李乐旺,李火旺,李义旺…………”,被喊到名字的人即使是成年人也满脸喜滋滋的样子,毕竟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做新客,毕竟是去接受新郎一家的殷勤接待。

到新郎家,鞭炮响起来,好酒加好菜,大声把拳猜,人人乐开怀,红包接过来。当然,大家动筷子之前,照例是一声高喊:“开席啰。”

离开故乡二十多年了,更大的宴席也见过不少,可是,不知道是城里人更加文明,还是禁止喧哗,没有一个喊开席的,所以,特别思念那一声长长的吆喝:“开席啰。”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