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江南春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春风又绿江南岸。

在园里,倚着栅木,看青年画水的静,水的动。赏阳光透过绿叶的缝隙倒映在水面上;江南的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这满园的春色却也关不住,竹外的桃花早已羞红了脸颊,迎着微风在池边轻慢地摆弄舞姿,就只一两只鸭在胜似天蓝的池水里嬉戏。

朦胧的雾里,乍一看,山水浑然一体,那些撑着槁架桨的老夫老妻一唱一和,歌声便轻妙地回荡在湖与山之间。那山也不算山,青葱的一大片,似极了庞大的树冠;在雾里伸展;雾散,青葱的那片,就青色泛黄了。

古老得长着青苔的屋檐边,一眼望却,便知下过清沥沥的酥雨了,最值得一提的得是那住宅院里的柳树,一到这季,柳絮就如个没见世面的小孩子,满院子跑着,跳着。等过些时日,一串串帘子就高高地挂在了湖平如镜的侧旁,那雾雾的感觉,也唯这有罢了。

江南的院子里,有那俏得起了灰层的墙壁,圆木门也发出了种檀香味,云竹就在靠圆木门边的假山旁,小巧的云竹和小巧的假山,互村而立。

乡下的油菜高得抬过了人,与人较较真儿,恰似返童的油菜花,遥看着是片金黄色的海洋,高梗子上的蜜蜂成群结队地在上允汁;没想象中的美丽,却有淡淡地清香,令生命被它所熏陶。这乡下,可是够惬意!

春暖花开的时节,除了使人萧然的莺歌燕语,便是那阳春三月姹紫嫣红的气派。春耕的人儿,在坎下;踏青的人儿,在坎上。春风煦煦照痒了田里刚萌芽的苗儿,那惠风和畅,拂人脸颊,使人感到无限舒适。春色弥望,看那绿肥红瘦,晚间,听春雷一声惊天地;晨里,看山上绿草茵茵,闻野花飘香,好一幅春光无限盎然的江南画。

“迎得韶华入中禁,和风次第遍神州”里漫天飞舞的樱花;春光融融,杨柳依依,情意绵绵的江南,欣欣向荣,气象万千。缺的是文人荟萃,脍炙人口的诗句“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那无可名状之韵罢了。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