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精美散文】在水一方(一)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在水一方(一)

文/蓝衫紫玉

孔子说,“《诗》,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是的,《诗》是自然纯净的天籁之音,朴素无华,平淡如水,是心底真实感情的流露,不遮掩,不虚伪,抒发灵魂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喊出了内心最真实的声音,也倾诉了最纯洁,最执着的情感。《诗》的语言,无华丽辞藻的修饰,只是一种原生态的写就,尽管平直地有点呆板,却最能打动人心,因为,只要动了真情,再朴素的表白,也只是一种借喻,真情已经撼动了那片古老的天地,《诗》一定是带着丰沛的感情之水,激荡我们的心扉,感动我们的灵魂,使我们与之拥抱而感觉相见恨晚,如若与之失之交臂,恐怕就要遗憾终生了。那些句子,那些重复单调的表达,其实早就藏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只是我们借助了《诗经》的勇敢与其共同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初读《诗》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那些古老的爱情诗篇,这些爱情诗篇从远古的诗风中走来,走到了我们的身边,感受到了那些简单,平直,往复,回环语调中的一慨三叹,吟咏踌躇,徘徊惆怅,而又充满了希望和憧憬。

有人说,女子如水。做水一样的女子,是我追求的情怀。如水一样的女子,轻盈独立,如清水芙蓉、空谷幽兰,绝世而立,自净绝尘。如水的女子总希望有一片水是静的,能照出蓝天白云的浮影,也总想拥有一片自己的水岸,愿意遥望水岸远处的风景,把一些追索的目光,送给那隔水而立的人,诗经中的女子是我独爱的,喜欢那里的关雎之音,采薇之影,蒹葭之境,伊人之情;《诗》里的水是灵动的,可以顺流而上也可逆流而下,可以隔着水岸倾慕相望,也可以对着彼岸倾诉思念,无论结果如何,无论这样“宛在水中”的女子,到了何方,我的目光都不曾远离,一直勇敢的追求,无怨无悔。

《诗》是古老的但似乎离我们并不遥远,它带给我们的永远是一幅优美的图卷,要么清新婉约,要么哀婉迤逦,我们的感情之泉由它诱引着,把心里的那些情愫汩汩流淌,仿佛自己身临其境,穿越那些早已远离的岁月,置身于那里的时空,用眼睛和心灵感受如水情怀的滋润,从心灵到骨髓,都在进行一次脱胎换骨的洗礼,看到这样的水岸,欣赏水中聘婷的伊人,是心无杂念的,而就神圣纯洁的,也是自由向往的,时空可以静止,水波可以凝固,但此时,一颗心却不能不随着《诗》的倾诉,蜿蜒着美丽的希望,憧憬着时空流转下最美丽的怅惘。

一、《关雎》

【原文】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紫玉之感】

《诗》的开篇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关雎》,最出名的就是那两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在河水深处的沙洲之地,水波的浩渺朦胧之下,一位窈窕的美丽女子,就在那儿采摘荇菜,荇菜长在清清的水里,左右随着流动的水波分流,美丽女子用纤纤的素手采摘,动作灵活,身影婀娜,一位年轻的男子站在岸边,禁不住地倾慕遥望,采摘荇菜的美丽女子就是他梦中要找寻的伴侣,那美丽的身影,使之一见难忘。那关雎动情的叫声,仿佛是求爱者追求女子发出的求偶声音,虽然,他没有发出任何言语,但是从关雎的叫声里,我们好像清楚地感觉到了他的大胆表白,美丽的女子已经进了他的眼,入了他的心,再难忘却,从此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追求不到的时候,窈窕淑女的倩影就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彻夜不眠,辗转反侧,不得安宁。就是这几句啊,让我们的心也跟着他一起着急,心慌,惆怅进而彷徨。

在关雎鸣叫的那片绿洲,天空是澄碧的,水是轻灵的,人是美丽的,溶于自然风景中的感情,随着追求者的目光,我们看到了,立于水岸远处的爱情是纯洁的,美丽的,是令人心动的。水的舒缓流动,烟波的微澜衬出女子清丽的风韵,漂浮在水里的荇菜也成了爱情遥望里的风景,那随水漂动的荇菜,是此时女子心绪的传递,那采摘的动作,有时缓有时急,是不是受到隔岸求爱男子的干扰,或羞涩或甜蜜,不得而知,只知道,她在男子的眼睛里越来越美。

女子的窈窕身影,还留在那片采摘荇菜的水岸沙洲,那男子追求的脚步也不会停止,看来这位男子无疑是幸运的,“琴瑟友之”、“钟鼓乐之”,都是既得之后的情景。无论最后得到的喜悦,还是没有得到的惆怅,从“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这几句,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的失落,他是哀而不伤的,执着无悔的。

少女怀春,少年动情,大概是人间最自然的情感,不需要按压,不需要鄙视,也不要搬起脸孔来说教。《诗》的开首之篇《关雎》之所以伟大,在于把真正的想法和性情表达出来,其实《诗》给我们早就唱出了最真挚动人的情歌,也可以说是千古绝唱。较之古人的《诗》的表达,我们的一些对爱的表述和诉说,是模糊了,含蓄了,因此最美丽的爱情也错过了。《诗》不仅给我们带来美好的爱情憧憬,也给我们好多感悟,也许在爱情方面,我们早就失去了本真,更多地是重视了物质方面的需求或者其他方面的因素,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大胆的追求,青春只有一次,真正的爱情也许只有一次,一生一世的幸福,当隔着水岸的时候,不要再彷徨迟疑,勇敢地像那两只相视而鸣的雎鸠,大声地鸣叫,唱出最动人的情歌。

《诗》的风是清凉的,使人欢喜,也使人沉静。也许这股风,是借助了沙洲之水的飘渺,隔离出如此美妙的时空,使我们总是氤氲在朦胧清爽的诗意中,如同沐浴夏季清凉的雨,常有意想不到的沁入心脾的爽快。其实,水岸,并不遥远;沙洲,依然永恒;只要用心守候,《关雎》的天籁之声就会飘然而来。

(紫玉落笔于8月7日)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