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经典散文】思念的滋味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这是巫启贤的歌曲《寂寞是因为思念谁》中,对思念的情节最具体、最形象的诠释和解读。

思念,是一种隐性的不予言表的情感,常常惹得人静默无声,轻靠着窗案极目远望,似乎眺向远方就可以洞穿世间的阻隔,就可以拉近彼此间的距离。然而掠过眼际的,不过是幻变无序的风卷残云,直至明丽的光线刺痛了双眼,流下了清泪,却仍然日复一日爱上层楼、独倚轩窗。

思念,是一座无声无形却又无处不在的牢笼,圈住的不止是一个人的记忆和怀想,更阻绝了除良人以外所有的精彩,一叶障目,再美的风景都抵不过一个曾经,再多的美好也无法入眼入心,沉沦静寂、画地为牢。你曾试着用全天候的忙碌来驱赶这恼人的情绪,可一旦倦怠下来,思念便如久滞初泄的洪水潮涌一般淹溺而来,瞬时就被俘获、困厄、吞噬,无法遁逃,挣扎也是徒劳。

思念,是一根不可触摸却时时牵念的弦,有着见缝插针、无孔不入的侵蚀特性。一个熟悉而疏离的背影,一个似是而非的笑靥,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轻易就重建了尘封的记忆,撩乱了心弦,抨击了伪装,自以为已然云淡风轻,顷刻间就掀风鼓浪,用尽了心力掩饰好的坚强和淡薄不堪一击,颓败、坍塌成残壁断垣,一败涂地再无力拼凑。

思念不是有形存在的物质,却又是真实萦绕的情丝。思念,会让人焦躁不安、手足失措,也会让人平宁黯然、静若处子;会让人独自怀想、讪然浅笑,也会让人孑孓茕立、潸然垂泪。我想,思念是有形态的,那么绵长、那么悠远,思念也是有质量的,那么深沉、那么凝重,或许思念还是通灵附体的,人们总是在春花秋月、人事幻化的时节思念故人、感怀世事,思念便亦以变化的事物为依托而存世,花月雨露总相知,秋霜冬雪是旧识。

思念若酒,它丰富和宕延了两个人的回忆,微醺中,可将天涯浓缩成咫尺。每当想起某人,哪怕只是提到那个名字,就犹如近在眼前般亲切、温暖,笑意盈溢在嘴角、眉睫,那样地甘甜如饴、陶然自醉。

思念是毒,有着侵肌蚀骨的魔力,温庭筠《杨柳枝》“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是最直白的佐证。形销骨立、双眉颦蹙是思妇的忧伤,纵使“为伊消得人憔悴”,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

思念似禅,“思君如明烛,煎心且衔泪。”离愁别绪于人而言是一场修行,心中所念便是泅渡彼岸的佛,听雨轩窗、望月凭栏是离人的苦修,灯火阑珊、温热茶盏、持手相望即是极乐故园,人们于思念的煎熬中自视反省、拂尘悟道。

思念如水,不可阻滞、隔断,只可疏引、沉淀,诸多春怀秋思、愁绪感怀不如就交由岁月长河静水深流,一任记忆之石磨砺出圆滑模糊的轮廓,激荡轻泛起清亮的水波,回首观想,会有着微甜微涩的滋味,耐人寻思,只是欲语难诉。(贺丽琼)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