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写物散文】水仙散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写物散文】水仙散文

  篇一:我和水仙花
  记得我小的时候,没到冬天家里就总是养着一盆水仙花。浅浅的一点清水,一株水仙静静地立于其中,白白的根须密密麻麻,白白的球茎浑然可爱,淡绿的花茎亭亭玉立,看起来是那么的清雅脱俗,竟是不沾染一点的尘土之气。
  爸爸喜欢水仙,一有时间就要侍弄水仙。水仙特别爱干净,每天爸爸的哦普要给水仙“洗澡”:小心地把花球拿出来,用清水冲洗干净,还要除去球茎上枯黄了的老皮,然后换上一盆清水,再把水仙轻轻地放回去。没到这时候,我就站在一边不停地问这问那,爸爸笑呵呵地对我说:水仙号称“凌波仙子”,种养不需泥土,花开清香浓郁,是清雅高贵的象征,古来文人都爱水仙,有不少歌咏水仙的诗篇流传后世。我听得似懂非懂,眨巴着眼睛,盯着那绿色的生灵,盼望着它快点开花。
  水仙在我期盼的眼神里,一片叶,两片叶……慢慢地长大了,抽出了花苞。一天早晨,我高兴地看到水仙开花了!一串水仙花绽放在枝头,就像一个个小小的喇叭,白色的花筒,花蕾带点淡淡的黄色,上面还覆盖着一层毛茸茸的花粉,真美啊!我俯下身子,轻吸一口气,一股清香沁入心田,真香!
  爸爸对我说,你看水仙多美啊!做人要想水仙花,清白高洁,把花香洒向人间,不要让世俗的泥土沾染了你的心灵。我看着美丽的凌波仙子,想着爸爸教我的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篇二:美丽无比的水仙花
  滴答滴答,下雨了!窗外的水仙花,迎着雨,迎着风,花瓣上的雨珠,闪着光,像她的眼睛一样,那么明亮,那么耀眼,又像她的心灵那么纯净……
  她是我的邻居,叫恒巴提,恒巴提是“永远珍贵”的意思。我们之间的友情,就永远珍贵。
  那一天,也下着小雨,雨水顺着房檐往下滴。“哼!明明说好的!今天就给我送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怎么还没来?哼!我就知道新疆小孩不可靠!”我小声嘟囔着。他明明说好,今天一定要将水仙花种子送来,可是……算了!像这样的朋友,忘掉也罢!于是,我尽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怎么能让我忘掉呢?
  “当当当!”谁在敲门?打开门,恒巴堤浑身湿淋淋的站在我面前:“对不起!来晚了!刚才出去上课,忘记带伞,我借朋友的伞,可是刚才朋友有事将伞拿走了,我只能冒雨跑回家,再冒雨赶过来送种子!”“来!进屋坐坐吧!瞧你淋得,我给你找件衣服?”我歪着脑袋说。“不用了!我还得回家温习功课!再见!”她把种子往我手里一塞,慢悠悠的小跑,一会就消失在雨中。
  第二天,没见着恒巴堤,我甚是奇怪,便问邻居娇娇:“恒巴堤呢?”“她呀!听我妈妈说,昨天因为什么事,好像是送种子还是什么的!淋雨发烧了!好像还挺重的,现在去医院了!”说完便走了,只剩我呆呆地站在哪儿,心中升起无限的懊悔、自责和伤心。
  后来的两个星期,我们都没联络过,直到一天,突然发现我原来种的水仙花开了,眼前最先浮现出的是恒巴堤,恒巴堤!?我这才想到恒巴堤,四处打听他现在在哪!
  当听到她已经搬家的消息后,我放声大哭,家人问我,我便告诉他们我是为那三朵水仙花而哭,家里人都以为我病了,可他们那里会知道,我为了三朵水仙花,哭了整整一夜,并不是为了这盆里的水仙,而是为了那朵“水仙花”……

  篇三:水仙花

  冬天,窗外百花萧瑟,可在我家的桌上有一盆春意盎然的绿色植物,它叫水仙花。水仙花非常好养,它只需要一些清水,如果你想让它美观些,就在盆子里放上一些五颜六色有着自然花纹的鹅卵石。水仙花看上去像大蒜头,一养入水中,白白的“大蒜头”上就长出许多根须,接着绿色的叶子也渐渐的抽出来了。
  水仙花长得很快,有阳光的日子里把它搬到阳台上经常晒晒,它就会更加茁壮茂盛。我们家的水仙花,妈妈养得很是时候,总是在春节的日子里开花。那时候水仙花的叶子已经长得有将近一尺高,郁郁葱葱的,每一叉叶子中都串出一根茎管,茎管的顶端长满了花苞。一天一天,花蕾慢慢盛开了。水仙花可真漂亮啊,像一一个个小铃铛,白色的花瓣里是金色的花蕊。更诱人的是那一阵阵清香,让人闻着舒心极了!
  听妈妈说水仙花有着一个美丽的传说,那是古西腊的时候,有个美少年叫纳西索斯,他因为非常迷恋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就天天到河里去照“镜子”,终于有一天他掉倒水里死了,那个美少年就变成了水仙花……
  怪不得水仙花那么好看,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喜欢水仙花,不仅因为它有着美丽的传说,更因为它强劲的生命力,只需要一点点水,它就能生根开花,而且冒着冰冻严寒,第一个把春的信息捎给人们。

  篇四:水仙
  十几天前妻从市场上买来一棵水仙,鳞茎球形状,其球茎不大,直径约有六七公分、如洋葱大小、外皮为一层棕褐色的皮膜,膜内洁白如玉,玉洁冰清,旁边还有四五只小的球茎相连在一起,紧紧相拥,成为一个不可分割整体。看上去犹如四五个孩子们围绕在母亲身边,紧密相随,相互依存,其乐融融,这分明是一个和谐融洽、温馨欢欣的小家庭。
  水仙主球茎上已生长出三四丛叶脉来,小球茎中央也各自长出一丛叶脉,总有十来丛之多,它们扁平直立,质感肥厚,叶片宽不足两公分、高不过三十厘米,环绕相伴、一起生长,其茎叶,叶姿秀美、叶片青翠、郁郁葱葱,叶片中间已有几棵长出了短短的披针形管状花茎,头部已显露出花苞芽头来,仿佛就要绽放似得。
  妻拿来一个粉彩七子游戏图的陶瓷大烟灰缸来,倒上水、放入刚买来的水仙后,看上去道也很是般配。水仙青翠优美、瓷盘古色古香,二者相得益彰。置于窗前三四天浇涣一次水,除此之外也无需照顾,任其生长。
  不过二周多点时间,这水仙花就相继展露出优美淡雅的姿色来。花朵不大,约二公分左右,花瓣大多为单层六片,排列成伞形花序,平伸而下倾,扩展而外反。花为白色,副花冠形成环状,金黄色,如一顶皇冠,罩在花蕊之中,生怕它们会受到伤害似得。
  水仙它有许多美丽的传说:一说它们是尧帝的女儿娥皇、女英的化身,她们二人同嫁给舜,姊姊为后,妹妹为妃。三人感情甚好,舜在南巡崩驾,姊妹二人双双殉情于湘江。上天怜悯二人至情至爱,便将她们的魂魄化为江边的水仙花,二人成为腊月水仙的花神了!前人据此抒写了不知多少赞美水仙的诗赋。如“清香自信高群品,故与江梅相并时”。它那傲视寒霜勇气,难到不让人敬佩吗。这里附上宋朝诗人,刘邦直一首描写水仙花诗赋:“得水能仙天与奇,寒香寂寞动冰肌。仙风道骨今谁有?淡扫蛾眉憯一枝”。
  水仙这原本生长在东南沿海地区的一种水生花草,千里迢迢来到地外西北的高原小城,并在这里开放,也算是一种新奇吧。虽不及它们在其故乡的茂盛、繁荣及普遍,确也或多或少地将其身姿和芬芳展现在我这个飘落异乡的他乡人眼前吗!不觉有点亲切,又有几份相思,几许伤怀。此情此景相似命运似乎有了一种相怜的感觉,它虽也婀娜多姿、亭亭玉立。幽香袭人,确也显得有几份孤寂。
  或许是快到清明时节原由吧,看着那纤弱的水仙,思绪回想起早已逝去多年的父母亲情。父辈早年参加革命,参军入伍,一路征战西行,最后响应党的号召扎根西北,建设西北。至此再也没能离开过西北,后来父母相继辞世后,做子女的只是将其骨灰安葬在生养他们的故乡的泥土中,以了父母亲叶落归根之愿。
  此时不觉眼睛已经被泪水浸湿,不能亲自去父母亲坟头烧一柱香、叩拜双亲、寄托哀思、添一丝新土,诉说思念之情,那就烦请眼前的这有灵性的凌波仙子,将我们做子女哀思之情带给远隔异界的父母亲吧!拜托了水中仙子!

  篇五:水仙
  腊月的一天,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很偶然地看见一家花店的门前摆着水仙。
  水仙,一听这个名字就会使人耳目一新,凌波仙子的清俊飘逸,似乎就在眼前了。我特喜欢这花,于是向着花店紧步走去。
  这是一家精致得如同一朵鲜花的小店,季节的原因吧,水仙很多,里里外外地摆着,宛如一首首请丽的小诗。卖花的是一位老人,正坐在一边低着头十分专注地刻着什么。定睛一看,原来是在刻水仙!他的身边,摆着不少刻过的水仙,奇形怪状地躺在那儿。我并不是一个太有闲暇弄花的人,自然也不是甚懂其道,于是便问那老人:“您为什么要刻这水仙呢?”老人抬起头来,看了看我,不无自豪地说:“养水仙是要刻成形状的,原来俺也不知道,今年俺去福建才学会的,这可是艺术哩!”他好象把我当成了知己,讲得十分起劲,并把刻好的水仙一一指给我看,告诉我这个像仙鹤,那个像公鸡,等等。
  我虽然不大会养花,对于艺术,却不是一无所知的。可是,我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观赏这艺术,我看着刀痕之下,水仙花头的苞瓣里涌起的汁液,如泪珠般地凝在一起,我的心不禁隐隐作痛。我想,水仙之美,在于凌波凝翠,叶丛如聚,花开如星,自然和谐中,生机盎然中,才有无限的美。水仙不就是水仙吗?为什么强要刻作某种形状呢?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可不想附庸风雅。最后,我买了水仙,可是我在心里说,水仙,我才不苛求你长成什么形状呢,你只要长得潇洒自如,开得独有神韵,也便够了。
  今年冬天,我养了一盆水仙。春节过后,水仙由盛开到衰萎,连叶子都疲惫地垂了下来,在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我觉得扔了怪可惜的,于是从盆里拿了出来,放在一个小花篮里,挂在了墙上,也算是一个小景观吧!
  那丛水仙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那儿,依着雪白的墙壁,泛着很有生机的绿,乍一看,还挺精神的。但是叶子都无力地垂着,就如睡美人的手臂,很有些伤感了。
  一天,有朋友来访,看见挂在墙上的水仙,有些诧异,就走过去仔细端详起来,突然,他说道:“瞧这水仙,花还开得好好的呢!”
  我听了,也感到惊奇,急忙走近仔细地翻看。果然,那水仙虽然离开了水的滋养,虽然已经搁了四五天了,却依然坚强地活着。水仙的花依然像以前那样开着,连花梗都倔强地坚挺着。花梗的绿色也明显的要比叶子的绿色丰润,似乎是整株花的生命力都集中在了花朵和花梗上了。有先开的花谢了,可是正开的`未开的,还是保持着旺盛的生机。
  我在那一瞬间被这棵小东西打动了,我好象是刚刚读懂了水仙花的心事。在黑暗的土地中数年的孕育,不就是为了这一季的开放吗?开花才是你最真的心结啊,水仙。再看你玲珑如玉的花朵时候,那晶洁的花瓣中,小巧的进盏像是你轻启的樱唇,诉说着不尽的心事。
  我一下子惭愧极了,真的,水仙,我站在你的面前满脸通红。我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呢,在你心事未尽的时候,早早地把你从赖以生存的水泽中拿了出来。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