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写景状物】荷塘晨光,全文欣赏 荷塘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仲夏,树,列队在路边苦等着,个个灰头土脸儿的,没了精神;野花野草,也低下了平素里高昂的头。几多期盼,几多忧怨,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昨晚化解;我也伴着窗外的雨声,默唱着童谣而悠悠入眠。

童谣是这样唱的:“荷塘有个冷风口,热天站那(儿)不想走;大旱夜雨有奇观,清晨雾洞东西穿。”冷风口倒是常去体验,可雾洞奇观还未曾得见,今恰具条件,想验证童谣,一睹雾洞芳容。

通往荷塘的路不足一里,两边的白杨,长的郁郁葱葱。枝叶纵横地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条蜿蜒的绿色长廊,能遮蔽烈日;能挡住小雨。每日去塘边晨练,都往返与此。今儿起的早,路上就我一人,雾气缭绕,幽幽的,有些惬意,不知不觉就到了塘边。

环塘的柳,生的亭亭玉立。叶子,经雨的淋洗,洁净翠绿,如妆后佳人的弯眉挂着;枝条,受雾的滋养,润泽绵柔,似出浴美人的长发垂着。

荷塘较大,约占市区最大的锦江广场的四分之一。荷塘呈太极图形状,阴鱼眼处为大的圆形赏荷台,尾处是小的船型赏荷台,两个赏荷台周围,长满了大片的荷花,鱼身处为碧波水域;阳鱼眼处是浅池,供儿童戏水用的,鱼身、鱼尾处为绿地。在乾、坤、离、坎四个方位上,分别为不同树种的高大树木;在震、兑、巽、艮四个方位上,是各异的灌木花草。今天,远远看去,花草树木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时沉时浮。

圆形赏荷台是观荷赏景的最佳地点。 从政府大楼一侧,下行四十三个台阶,经双子桥即达。往日恢弘威严的政府大楼,看上去成了漂浮在空中的仙台楼阁。

踏上双子桥,不禁回想起这里“桥廊覆雪身如玉,水面栖霞波泛金”的初冬晨景。今日别有不同,雾在脚风的带动下,向外卷散着,在走过的地方,聚来散去的,仿佛身处瑶台。

走近赏荷台边,眼前呈现出一幅缥缈的画面。乳白色的雾气,由近及远,由薄变浓;荷塘东西方向上,果真出现了一个雾洞,有点像科幻电影里的时光隧道,还不时地变幻着形状和大小;原本不能动的船型赏荷台,在流动的雾气中,有如穿行在荷间;一朵白云慢慢飘来,缓缓遮住了太阳,从云隙中射出的缕缕光线,穿透了薄雾, 直达荷塘水面,好像琴弦系在了琴箱上。 真想飞过去,激情地弹奏一曲,来讴歌这大自然的杰作。

一股小风冲开了薄雾,荷叶莎莎作响,叶浪推来了淡淡荷香。风惊动的和未惊动的荷花,一朵朵被碧绿的叶簇拥着,那绽开的,韵满如少妇;那含苞的,羞涩如处子;那欲放又止的,娇媚如怀春少女。我更喜欢欲放又止的,白里透着粉,粉里透着红,红的发了紫;花瓣上附着的露珠,在阳光的映射下,像珍珠一样晶莹;亦如女孩委屈的泪珠,欲坠不落地挂在脸上,惹人怜之、爱之。

忽然想起了周敦颐的《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莲,花之君子者也。” 若人能如莲,独善其身,亦不失君子风范矣。

太阳拉上了帷幕,荷塘也被刷上了暗色。看叶茎上的水印,水位下降了足有二十多厘米,感觉有点阴森森的,不由想起了另一首童谣:“荷塘水洞深无底,里面住着大锦鲤; 锦鲤千年已成精,吃人不把骨头扔;锦鲤肚皮大大大, 塘水一口喝半下。” 再有传说:“把荷塘改造成太极图形,就是接受了道士的建议,用以镇住锦鲤精。”

然则,童谣就是童谣,传说总归传说,荷塘存在的自然现象,很容易科学地解释。但无论如何,太极图都是很美的,阴阳鱼首尾相接,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圆,谕示出世间万物,阴阳相生、此消彼长、物极必反等深刻的哲理。

太阳悄悄升高,迷雾渐渐散去。燕飞蛙爬,絮飘鱼跃,久寂的心也荡漾了起来, 遂赋诗一首,一抒胸臆:“昨夜轻窗雨打纱,半塘薄雾半塘花。落单紫燕荷旁绕,配对青蛙叶上爬。水面泛涟鱼摆尾,空中飘絮柳生芽。芙蓉哪朵为仙子,明月扁舟共品茶。”

鸟儿在树上叫着,该晨练了,几步一回头地离开了赏荷台。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