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缕缕茶香,悠悠文字,全文欣赏 喝茶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缕缕茶香,悠悠文字

                       文/超凡

 

    本人平生有两大爱好:一曰喝茶;二曰写作。哈哈,首先声明,本人正值中年,还谈不上一生;更没有上好作品问世,不敢问鼎“作家”之头衔。虽然,用“平生”、“写作”诸词有些“冒顶”,但是,这两个“怪癖”,恐一生难改之了,姑且就这么定论吧。

   

    说起“喝茶”,可能是遗传。父母爱喝茶,尤其是母亲,极爱“这一口”。于是乎,在我年幼时,便以干茶作为点心。父母沏茶时,总要偷偷地捏一小撮放入嘴里咀嚼,很喜欢那种苦苦的味道。久而久之,便迷恋上了吃茶,父母很惊讶他们的茶会莫名其妙地少了许多。又不知什么时候,小小年纪的我,一边写作业,旁边还有一杯浓茶相伴。

    人都知,年龄渐长,兴趣爱好也会不断更新和变换。而我,却独爱“喝茶”,钟情了她几十载。

   

    外地求学时,尽管家庭条件异常得拮据,但是,书箱里总要带上一小包茶叶。舍不得喝,更舍不得吃。每当想家时,就会打开书箱,轻轻剥开一层又一层的报纸——那是妈妈亲手包裹的,里面露出一个精致的小铁盒子——那是父亲从单位带回家一直用着的,再从里面小心地取出那用草纸包裹着的茶叶,双手捧托着,就像捧着一个刚要出壳的小鸡,把头伏下去,用力深深地吸一口,一股清香透过纸包穿过鼻翼,送入了心脾。啊,好醉人,好温暖,……

    出嫁时,陪嫁的茶壶茶碗盛满了茶叶;爱人出门带回来的少不了茶叶;亲朋好友慷慨解囊相送的也是茶叶…… 饭前喝茶,饭后还喝茶;工作时喝茶,休息时还喝茶。不管是红茶、绿茶,还是其它什么茶,我是来者不拒,统统“拿下”。如果说这一天让我绝食,我会答应你三天都行;如果说让我一天没茶喝,我会说那是真正地要我的命。

 

    尽管“嗜茶如命”,但是,我却不懂得品,只喜欢“喝”。也许,本人是一个极没有品位的人,亵渎了这“清高之物”啊!

 

   “写作”这个词似乎太专业了,而我呢,断断不可用这个词了,只是爱写之人,信手“涂鸦”而已。

    说起我的“写”来,也是“历史悠久”了。大概从我认字起,就开始胡诌乱拼起来。父母惊喜的目光是对我的鼓励;一张张参赛作文奖状是对我的褒奖。那个时候,大我几个年级的哥哥的书包便是我的主要淘宝对象,哥哥常常会因为上课时找不到书本而回来怒斥我。那个年代,家里藏有多本小人书便是向小伙伴们炫耀的资本。而我不知不觉中,便成了小伙伴们崇拜的对象,同时也是被攻击的对象。因为我爱书如命,谁也别想从我的手里借走一本书。只能在我的视力范围内和严密的监控下看书。

   

    我真正的写作生涯是从五年级的下学期开始的,其方式便是写日记。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养成了一种癖好——每天如果不写,就像少了些什么,坐立不安的,觉是无论如何也睡不安稳了。

    我写作毫无章法,看到哪,写到哪;想到哪,写到哪。诗词歌赋、散文小说、读书随笔,啥都涉猎,啥也不精。懒于投递稿件,报刊杂志所登寥寥无几,家私却富足得很。尽管如此,兴趣使然,悠哉游哉,乐此不疲啊!

 

    不过,千万不要以为我视写作为“玩”啊,我是很认真的哟!名家、好友,凡我一字之师者,我皆敬之,并认真学习,虚心请教的。我的底线是,每一篇作品都必须是在用心来写。不是有“十年磨一砺”之说吗?我天生愚钝,就用我的一生来磨这一砺吧!

 

    我不知别人相信不相信灵感,我是极信的。灵感来的时候,那种势不可挡之势,不由你不去疾书。灵感和我相约越来越有规律,常常选择在深夜。晚上十点半后,我就会处于一种高度的兴奋状态,思维敏捷,思路清晰,那些文字就好像自己在行走。你的手只是在不停地写啊写啊,容不得你有片刻的怠慢和慵懒。直到手酸得实在是无法再敲击键盘了,而嗓子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想要呕吐。我知道,这个时候,再也不能坚持了,必须休息。此时,时钟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或四点了。有时候,我自己也很惊异。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

    只可惜,我不具备“夜战”的条件。白天,我要工作,不可能凌晨四、五点休息一直睡到自然醒。因此,我常常盼望节假日,又常常幻想突然国家改制,把退休时间提前了。能够用于我写作的时间真的太少了。除了工作之外,每个周末我都要去陪伴患脑血栓的母亲,这是我必须做的。作为一个女人,做家务,照顾丈夫和孩子,也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尽管如此,写作,始终是一件令我乐此不疲的事情。

 

     一杯浓茶,散发着缕缕清香。

     一行行文字,注满了真情,游走着快乐。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