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三月梨花雨,全文欣赏 奶奶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又是一年清明节,天空阴霾笼罩,风幽幽的呜咽着!桃花粉红梨花白,雨打花枝树树开。袅袅渺渺的青烟升起在原野,漫山遍野飘荡着思念的长歌。悠悠流淌的哀意和着一缕缕清风哭泣,一朵朵悲伤的云儿在断魂处徘徊低迷。

三月的梨花开了,雪白雪白的花簇满枝头,清润的雨打湿了花朵,仿佛潮湿的心弥漫着无端而酸楚的痛,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总在心头呼唤唤着我,那是奶奶慈爱而温柔的声音。

眼前的梨花如冬日的雪,开着的满是奶奶的记忆!那是奶奶生前最爱的花。

奶奶在家乡的那片地里沉睡了十八年,在那遥远的天国度过了十八年,但十八年的岁月流离没有抹去我对奶奶的思念,却像那陈年的酒,愈藏愈浓。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遥祭远在天国的奶奶,不知过得安好?是否还像从前那样疼爱着她的孙女?

忘不了奶奶宽厚而温暖的背,背着童年的我,在自家的园子里给我讲各种各样的故事。一到春天,果树开花了,粉的桃花,红的杏花,白的梨花,竞相开放,引得成群的蜜蜂忙碌采蜜,蝴蝶翩翩起舞.....奶奶指着那梨树上一簇簇的白雪似的花说,秋天来的时候,它枝头会挂满梨子,可甜了,可脆了。那在雨中湿润的着花瓣,晶莹,轻柔,一夜春雨,花落似雪。在奶奶的背上度过了我懵懵懂懂童年,总盼望那挂满枝头梨子,甜滋滋,水汪汪。奶奶的背是我童年五彩斑斓的梦想。

忘不了奶奶那一遍遍倒背如流的三字经。小学时,晚上几乎没什么作业。总爱躺在奶奶的怀里,听奶奶不厌其烦的教我诵背三字经。奶奶的手轻抚我的头,摇着身体,和着三字经的节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背完了,奶奶总是讲她小时候私塾读书的情景,老师很严厉,背不下会打手心,屁股,有些孩为此手肿得端不了饭碗,坐不了凳子。但奶奶总说,不打不成材。也许是几千年的传统教育给奶奶打上深深的烙印,是啊,“玉不琢,不成器”。“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今已为人师的我,仍时时刻刻不忘那久去的的记忆,仍不忘“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的孟母的伟大壮举,仍不忘“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知礼仪。”的谦逊友善。初背时的似懂非懂,随着岁月递增,愈来愈明白其中之精华,做人之根本——善良,孝悌,诚信。成才之道___磨砺,雕琢,修养。如今,每当校园里清晨经典诵读时,那记忆深处的音节不断传入耳中,不禁感慨万千,仿佛回到了我的少年时代,在奶奶温和的声音里,和着节奏,“人之初,性本善.... ”

忘不了中考时奶奶的叮嘱和鼓励。那些奋斗的日日夜夜,奶奶总是陪伴着我。夜晚,灯下,刷刷的笔尖声,轻轻的咳嗽不时打断奶奶似睡非睡的梦。夜深了,奶奶看我还在用功,便起来穿上她那长长的旧式的大襟衣服,从她的小木箱里拿出小麻花、冰糖、果子或者核桃大枣,给我提提精神,驱走疲劳睡意。在那个物质不算丰富的年代,奶奶的小木箱总是那么神奇。而每当天麻麻亮,奶奶就早早叫我起床读书,我总是在黎明的时间给奶奶读课文,背英语,尽管奶奶听不懂,但每次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夸我读得好,背的好,在奶奶欣赏声里,我感觉学习是那么幸福的事情。记得每一次捧回三好学生的奖状和奖品时,奶奶满是皱纹的脸笑的开花了,顺手把好吃的东西塞到我的嘴里。中考出来了,我如愿考上了师范。妈妈忙着准备上学的用具,每天晚上奶奶孙子总有说不完的话,奶奶让我给她梳头,说我上学走了,她该自己梳头了。记得从我会给奶奶梳头起,奶奶的头发一直都是我给梳,奶奶夸我梳的头发最好,紧实,光溜,那些日子,甜蜜幸福。上师范后,每次放假,都迫不及待的回家看奶奶,和她挤睡一炕,而奶奶总是把炕烧的热热的,一直舒服到心里。我贪婪的吸吮着那炕上的味道,那是奶奶身上久久不去的熟悉而亲切的味道......

四年的师范生活一晃而过,我参加工作了。每次回家,奶奶总是问,找对象了没?当他第一次进我们家门时,奶奶不动声色的观察了好半天,悄悄给我说:那个娃儿不太面善,眉毛上扬啊!在好一阵子观察之后,奶奶终于说:这娃儿可靠着呢!好!

忘不了, 就在那年的冬天,奶奶一场重感冒再也没起来!听到消息,我心急如焚的赶回家,买了奶奶喜欢吃的龙须面,猪蹄。可奶奶却连眼睛都不睁一下,迷迷糊糊,吃药打针都无济于事。偶尔清醒一会,看到我在她身旁,断断续续问我的小孩在哪?我抱过孩子,奶奶望着孩子,眼睛里闪着慈爱的目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一会儿,又昏昏睡去。煮好的龙须面也只吃了一点点。就在奶奶病倒的日子里,昔日发福的身躯愈来愈瘦弱,到最后竟压出褥疮。每次给奶奶上药膏,看着那溃烂的伤口,我的心都碎成了渣,不忍心去看,却又不忍心让奶奶遭受更大的罪,我只能硬着心每天替奶奶换药。也许是上苍怜悯,那褥疮竟慢慢好起来了,还长出来新肉。在盼望奶奶好起来的日子里,奶奶却每况日下。就在那年的腊月,上天把一个慈祥而善良的灵魂接到了天堂,我永远失去了奶奶。任你如何撕心裂肺的哭喊,都唤不回奶奶的音容笑貌,唤不回奶奶那朗朗上口的三字经,唤不回奶奶那甜蜜的糖果.....那年奶奶九十三岁,在世上经历太多的悲欢离合,风风雨雨之后,走完了她的一生。奶奶的去世留给我心头一个无法抹去的痛,多少年了,梦里相见,却不见奶奶对我说一句话,多少次梦里奶奶活过来了,一阵狂喜,梦醒却是一场空,不禁泪湿枕巾......

缱倦的梦魇游走在过往的记忆里,殇阙的思念荒诞在似水的流年里。细数着这十八年的日子,每每将心结郁结成为荡漾涟漪的一湖春水,落着心的眼泪。思念在坠落的星光里,灯火彻底流离!

如今梨花似雪,纷纷扬扬的飘在我心头,空气中弥漫着思念的味道。奶奶的坟头飘着纸钱,跪在奶奶坟头,斟一杯清酒祭奠,只希望她老人家在天国安康幸福。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细细的雨丝,仿佛来自天国的眼泪,轻轻伸出双手,想承接几滴,是那么轻盈,却凉凉的触痛了我的心弦。在这感伤的清明满是伤怀,伤怀的时节牵挂着远去的记忆.....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