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抒情散文】茶 韵 千 秋,全文欣赏 茶叶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茶树这种双子叶植物,想必它一定也是一种很古老的物种,与其它远古的植物一起亘古地进化、繁衍生息在这片葱茏蒼翠的大地上。

直到有一天,人类也许在偶然间发现了品尝这种树叶后的奇妙,茶叶才脱颖而出,摆脱了阔叶树种粗俗于世的常态,融入了人类的密切生活圈。道其偶然,也应是必然吧,那么多的植物叶片,为何独独看上了它呢?也许,物竞天择,万物自有定数。

不知是哪一位先人发明了茶饮,但知道饮茶这一习俗在华夏大地上历史久远。溯至于西周,后兴于唐朝,盛在宋代,发扬光大于明清。一路风情万般而来,三千多年的演绎历史,这壶杯之中沉浮的自然奇幻妙韵,足够让我们在氤氲袅袅间回味长久。

晓得茶树原是长寿树种。见过高大的野生茶树,见过至今仍产茶叶植于二百五十多年前的“十八御茶树”,也晓得原生的古茶树能长高至数十米仍千年屹立风雨、两人合抱的巍峨。

它的原始形态原本就是乔木型的大叶种,漫长的传播过程逐渐被风土驯化,气候的偏冷,使茶树演变成了小乔木和我们当今所常见到的灌木型中小叶品种。

一千二百多年前,那位擅善茶饮、独谙茶事,被后世崇拜赞誉为“茶圣”的陆羽,写下了名扬天下的《茶经》。

这位先人唱响的茶经中以茶之源、之器、之煮、之具、之饮、之造、之事、之出、之略、之图
为篇,独具慧识地全面概述了茶的存在和应用诸要,成为当之无愧的茶文化奠基人。

陆羽曰:茶者,南方之嘉木也。

我国是茶叶的故乡,最早发现、利用并栽培了茶树。茶树适生在中国南方的许多地区。中国是茶叶最大的生产国和消费国。无论什么场合,奉上一杯新沏的清茶,是一种文雅礼数的彰显。

曾经,由此沿着岁月的长河,驰骋历史的帆船,以人类文明的名义,将茶文化向南流向各地,传往南亚、印度、斯里兰卡……自然条件得天独厚的斯里兰卡,现在已是世界上最大的茶叶出口国(锡兰红茶)。

中国人为世界创造了茶叶这一香美的饮料,当今已发展成为不含酒精成分纯天然的世界三大饮料之一。

曾经,崇山峻岭山路崎岖间,马铃儿叮当随山风悠远,马蹄声声空谷回荡,一队队马帮满驮南域的茶叶、茶砖,在一条条茶马古道上穿越关山重重,一路逶迤向北。北域的奶香与酥腻肉脂渴望着与茶叶醇香的完美交融。

往西,续上的驼峰,将茶叶与丝路同行,西域西亚,越过地中海……

下西洋的海运贸易,华夏宝物中茶叶必不可少,与丝绸、瓷器一同谱写了中华传奇,被青睐于西方世界。

…… ……

众多的茶叶品种,采摘成山的千枝万叶,以传统的工艺,杀青—揉捻—烘焙—干燥(绿茶),或者,萎凋—揉搓—发酵—烘焙—干燥(红茶),在这基本过程中,以不尽相同的工艺,“翻天覆地”各显神通,将茶叶香高、味醇、形美和微涩甘清的本性抬升到了极致。

明前、雨前、夏茶、秋茶,从鹅黄嫩绿的芽尖尖,一芽一叶的“旗枪”形,到一芽二叶、三叶等的粗放型,乃分时分季的采摘,分享着品质的高低,蕴涵着汤汁的浓淡醇寡……

生在山里,死在锅里,埋在罐里,活在杯里。粗放的俚语,形象简约地阐释了茶叶的一生。它是如此的淳朴粗放于山野,得天露之华,吮大地之汁,采乾坤精气。它又是如此荣宠风雅于冶情逸趣,蹈火赴汤后的从容,幻化出醇香缥缈、百味清纯的雅致。

一杯清茶在手,可氤氲出多少柔性无垠的遐思,演绎出多少随性而温婉的故事。由情愫主导,与浮躁无关。种种场合,它象征着礼性与风雅。诚如,把酒临风能激荡起豪情万丈,持杯茗香也会蕴发修身养性的意境舒畅。刚柔之间容天地亁坤之无形奥妙,这无疑亦是中华独特文化与情愫的含蓄体现。

绿、红、白、黄、青、黑诸茶,各路张扬,容各嗜所好,大可将壶杯之中的乾坤缭绕得水起风生,又不失温文尔雅之态。

含蓄、内敛、不事张扬,天地间精气神凝聚于叶尖,清醇香韵连同丰盈的微量元素,永远悄无声无息地在杯中恣意翩跹,尽然释怀。

茶艺是饮茶的艺术,艺术性地饮茶。选茶、备器、择水、取火、候汤、习茶的程式和技艺,为一种自然谦和、意境追求的高雅体现,它渊源流长。但那似乎并非大众的习俗,会令人产生神乎其神莫名其妙的感觉。似乎,茶艺的起始、推崇与演绎,与国教有染。

《茶经》的奥秘早已成为专业奉承的经典,茶马古道上的铃声早就远去,但那过往的一切,它们所承载的璀璨作用和功能的故事,还时时回响在人们的耳际。那缕缕清新隽永的茶香,在青枝绿叶间一直飘香下去。

除了品茶的切身感受,所有故事伴生的那袅袅升腾的醇香、微涩而甘美的清纯,一同清雅多情地惬意着我们悠然脚步的生活。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