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爱情散文】恋上戒指,恋上心·恋爱文章,全文欣赏 指环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奕扬说要给我买戒指的时候,我正站在商厦的柜台前,傻愣愣地盯着戒指看。

    其实,不是我真的想要买,我从小就不喜欢这些花花哨哨的东西。只是,与奕扬在一起,不知怎的,我突然动了心。

    我知道的,奕扬没有钱,我也没有钱。我们只是刚刚毕业的学生,有吃有喝就不错了,哪还有闲钱买这些。

    只是,我渴望,那份爱情的佐证而已。

    于是我左挑右拣,拿了一枚最便宜的玉指环。纯黑的,闪着黝黝的光芒。我问奕扬,这个怎么样?

    售货员阿姨可能是见我挑了半天,只是拣了一枚最便宜的,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奕扬一脸的内疚,颜夕,其实你可以挑枚更好的。

    我只是笑,我就喜欢这个,就如我只喜欢你一样。

    奕扬也笑,傻丫头。

    就这样,在我们的笑容里,在售货员阿姨不屑的眼神里,我把手伸向了奕扬,似乎有些严肃有些正经的让奕扬为我戴上那枚蕴满幸福的指环。

    在肌肤感触的刹那,一种凉凉的湿意侵入我的心。下一秒钟,我便爱上它。

    于是,便也明白,生活中,有些许的美好是要用心去感触的。

    回家的路上,我认真而天真的对奕扬说,从此,我就是你的新娘,我会戴着它跟你云游四方,某天,我们累了,想找一处安静舒适温暖的港湾来收留我们的脚步,我也会戴着这属于我的幸福的佐证,与你一同偕老,今生今世,我跟定你了。

    奕扬只是笑,他轻轻的用手指敲敲我的额头,傻丫头。

    我喜欢奕扬叫我傻丫头,有亲亲的疼爱的感觉在心头。

    我在奕扬的臂弯里做着幸福的梦。

    时光如飞似逝,不象天涯,亘古长存。

    不知不觉,半年竟过去了。

    指环仍在,牢牢的套住我的无名指,同时,手指上也有一圈白白的印痕出来。

    只是,奕扬已去了南方的城市。我还在我的小城里日复一日的等待。

    我哀求过他的,我说,最苦的日子我都要陪他度过。

    奕扬只是摇头,傻丫头,我一个人吃苦也就够了,干吗还要你也陪着。你乖乖的等着,等我一稳定下来,我就会接你过去的。

    然后,我看到奕扬满是诚恳和疼爱的眼神,我动摇了。

    我要去车站送他,他不肯。他说,经历了那年的毕业,他最怕的就是送别。

    其实,我知道,他是不想再让我哭泣。

    只是最终,我还是去了车站。

    我一直都努力保持着不让自己伤心。我像一个疼爱孩子的妈妈,用心叮咛着奕扬要注意的一切。千言万语。

    列车进站的那一刻,奕扬轻轻抱住了我。我紧紧的抱着他,汲取着我熟悉的温暖。

    奕扬说,傻丫头,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生病,不要再轻易哭泣,还有,为了我,不要吃太胖哦。

    我只是“恩”。

    下一刻,是奕扬转回身后有点决然的身影。

    泪水终究模糊了我的双眸。在列车越来越快的滑行中,我对着奕扬的窗口,用尽我毕生的力量,大喊,这辈子,我是你永远的新娘。

    低下头,看见无名指上黑色的指环。

    一个人的时候,日子开始变的缓慢。墙上的挂历被我圈圈点点,弄的一片模糊。我常常在老挂钟不紧不慢的“滴答”声里,翻看曾经我和奕扬的幸福剪影。

    于这天天的思念牵挂里,我盼望着奕扬归来的佳音。

    只是,仍会做幸福的梦,在梦里,我和奕扬举行着豪华的婚礼。

    醒来后,我仍会傻傻的笑,仿佛幸福就是即手可垂。

    我在电话里给奕扬讲述我的梦,绘声绘色。

    奕扬总是笑我,说我现在也变成了结婚狂。

    我只是嘿嘿的笑,尽管笑里有许多无奈。奕扬不知道,我不仅仅是在讲梦,我是在讲述我的渴望,我想听到奕扬的承诺,哪怕只一次也行。

    奕扬找到了一份算不得太好也算不的坏的工作。每一天都很努力。我知道他是很要强自尊心又很重的人,自然免不了辛苦的。我嘱咐他要注意身体,千万不可以硬撑。奕扬总是说,年轻就是资本,吃点苦又有什么,先苦后甜。

    有时候,我会问他,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要不要我过去给你打杂啊?

    奕扬就说,快了,快了,等我忙完这一阵子。你再耐心一点点,就一点点,好不好?

    脾气不好的时候,我会说,不好。

    然后就会听到奕扬哀求的声音,傻丫头,再等等哥哥吧,哥哥这会真的很忙,你就让哥哥安心工作完吧。

    我听着就笑了,那有什么回报啊?

    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你如梦以偿的。

    于是,我就痴痴的笑,奕扬,你终于让我有点安心了。

    我低下头,看见手指上黑色的指环,又想起了当初奕扬那满是内疚的脸。我告诉自己,一切等待都值得,一切思念都是水。

    我仍做着五彩缤纷而幸福的梦。

    张小娴说,所有的寻觅,却总有一个过程。

    也许,幸福就是枝头的花朵,只有你奋力采摘,才能闻其芬香,看其缤纷。

    我在等待的流里,开始慢慢失去信心。不是我不相信奕扬,也许,是我不相信自己。

    于是,才发觉,我也有自己远行的权利,也有自己寻觅的机遇。只是呆的久了,等待的长了,却忘记自己可以去寻觅。

    我对奕扬说,我要出去走走,透透气,换换心情,顺便找找我要的东西。

    奕扬没有我期望的诧异,他只是很平静的嘱咐,那好啊,路上要小心,看看风景,对身心都有好处。

    我不做声,只是内心涌起巨大的浪来。

    我从来没出去过我的小城,甚至,我连怎么坐火车都不知道。

    奕扬问我去哪,我只是说随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似乎有些陌生了。

    我低头看见那枚黑色的指环,心微微的痛。岁月的洗礼终将它的光芒磨平,如今的它,再也没有昔日的风采,只是,岁月的日积月累后,它变的更为圆润和柔和。

    可是,当初,我要的,不就是那黑黝黝透着亮光的锋芒吗?

    我将我的行程告诉了小弟,他告诉我从小城到S城最近最便捷的行路。而S城就是奕扬所在的地址。

    我揣着一颗惴惴的心,用我无畏的勇气,坐上了南去的列车。

    一路无语。眺望窗外匆匆飞驰的风景,我的心痛了又痛,我不知道,我的寻觅是怎样一个过程。

    到达S城,已是夕陽西下。落日的余晖映红了每一个人的脸,也映照着匆匆来又匆匆去的脚步。

    我站在月台上,打量车站的熙熙攘攘,突然就有些许的凄凉,无名的悲哀来的漫无边际。难道我也只是这匆匆的过客吗?

    出神的当即,隐隐的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欣喜的环视四周,然而只是无边无际的陌生。我不仅傻笑,天地之大,也许只是同名而已。既然明知不可能,又何必太过于敏感?

    然而,那声音愈来愈近,直到我再次转身,我便看到那熟悉而思念的笑容。

    是奕扬?真的是奕扬。我顾不得惊讶,跳下月台便飞奔过去。

    我一头扎进奕扬的怀抱,紧紧的抱住他,泪水汹涌如潮。我久久不愿抬起头来,生怕是一场梦,那熟悉而久违的温暖。

    我说,奕扬,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奕扬亲吻着我的头发,有些责怪的说,傻丫头,天底下还有哪个男子能够这样有幸被你抱着。倒是我要问你,来之前,为什么不给我打声招呼?

    我笑,那你为什么知道我会来,再说,我早提醒过你,我会远行,要去寻觅。是你自己不在意而已。

    奕扬只是笑,一如既往。

    我打量这个让我朝思暮想的男子,许久不见,奕扬瘦了,只是越发显得更干练了,有种成熟男子的魅力。我凝视良久,只说了声,你瘦了。之后,又笑了,不过更帅了,还是我喜欢的类型。

    奕扬又用手指敲敲我的头,傻丫头,那是当然了,不过,你可是又胖了,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天天吃炸鸡腿啊?

    我笑,很开心的味道。想想之前自己的猜想,我不仅有些许不好意思。

    奕扬带我去了他的住处,依然是那个干净陽光的他,小小的房间虽然看似有些许的拥挤,但却是那样井井有条,洁净有加。为了我的到来,奕扬决定要亲自动手搞一次烛光晚餐。

    席间,我只是一直望着奕扬傻傻的笑,那种幸福的感动让我忘记多日以来思念的煎熬,也忘记了许多许多要说的话语。

    “颜夕,嫁给我好吗?”

    不知什么时候,奕扬拿出了一个玫瑰色的小盒子,里面镶嵌着一枚泛着纯纯的白光的银戒,上面是五彩的钻石,在烛光的照耀下,闪的格外的耀眼。

    我一怔,随即泪流满面。这曾是我渴盼已久的时刻啊,这一刻它终于到来了,只是我还没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去迎接它的到来,去迎接我生命中的幸福。

    奕扬为我轻轻地拭掉眼泪,傻丫头,还是这么爱哭啊,你不是说要做我一辈子的新娘吗,难道你现在反悔了?

    不等奕扬说完,我立即说,我愿意,我愿意的。

    我把手伸向奕扬,奕扬说,还真是个傻丫头,这枚指环你还戴着啊。

    我只是笑。奕扬又怎么可能知道它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幸福佐证。

    然后,是奕扬轻轻取下那枚黑色的指环,再为我轻轻戴上那枚银色的戒指。

    泪,终是无声。

    也许,最好的爱恋,不是千言万语,不是海誓山盟,而只是两颗互相等待的心。

    即便无声,也终是幸福。

    我把那枚陪伴我两年零六个月的指环,轻轻放进盒子,也放进我的心。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